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預防IS死灰復燃 重建摩蘇爾刻不容緩

中國廣播公司 標誌 中國廣播公司 2017/7/19

預防IS死灰復燃 重建摩蘇爾刻不容緩。(夏明珠專題報導)(6分18秒)

伊拉克收回伊斯蘭國在它境內的根據地摩蘇爾,堪稱是文明世界與全球最邪惡恐怖組織的這場對抗中,最令人振奮的轉捩點,它兼具了實質和象徵性的雙重意義。位在伊拉克首都巴格達以北,與巴格達相距大約400公里的摩蘇爾,原本人口有150多萬,是伊拉克重要的貿易城市,也是伊拉克北部最大油田和最大的煉油設施所在。

IS假想出來的哈里發國,就以摩蘇爾為首都,丟失了首都,哈里發國創建的夢想破碎,美國和伊拉克當局理當慶祝,但是要想高枕無憂,只怕為時尚早。

十五年前,小布希開始要對付伊拉克的時候,後來歐巴馬的副總統、當時是參議院外交委員會主席的

拜登曾經警告,一旦海珊垮台,美國恐怕沒有能力收拾伊拉克殘局,他的預言不幸成真。

2003年,美國出兵伊拉克,這場現在已經被認定師出無名的戰爭,很快就打倒了海珊,不過也讓伊拉克陷入權力真空狀態,在美國缺乏深思熟慮,只一心想要防堵海珊餘孽的單純思維操作下,伊拉克政治發展背離了種族生態,原本大權在握的遜尼派失勢之後,開始走偏鋒,伊斯蘭國就這麼崛起,它帶來的麻煩,果然比海珊更讓美國頭疼,就算現在它在武力對抗中敗陣,但是它賴以崛起的政治與經濟亂局依舊,誰又敢保證伊斯蘭國的殘餘勢力,不會死灰復燃。

要預防噩夢重演,摩蘇爾的重建,決不能拖延,戰爭雖然結束了,但摩蘇爾的人道危機還在持續。聯合國估計,從去年10月聯軍反攻以來,有92萬民眾逃離當地,返回的居民在食衣住行、醫療、衛生等一連串基本生活問題上,將面臨從零開始的難題。

眼前的當務之急,就是投入最大的資源,恢復穩定、安全的生活環境,讓流離失所的居民,可以放心的回去重建家園。好消息是,美國領導的68個盟國,已經籌措到啟動重建所需要的經費,交由聯合國統合運用。可以預見到,還沒有止息的內戰,必定會對城市復原形成挑戰,另一個可能更大的挑戰是,要如何說服伊拉克與敘利亞境內,和它們原生國家疏離的兩千五百萬遜尼派穆斯林,信任他們的政府,除非他們相信國家會保護他們,否則2.0版的伊斯蘭國,永遠不愁招募不到新的追隨者。

摩蘇爾的收復,為戰勝伊斯蘭國,提供了成功的範本,不過當政治的主控權,交還到伊拉克自己手中,許多人擔心,要不了多久,伊拉克很可能又會回到導致暴力激進主義生成的最初,加上各懷鬼胎的鄰國,各自扶持自己的派系,伊拉克的零和遊戲將永無終止的一天。

這就是美國外交應該要著力的地方,紐約時報的分析指出,雖然美國不能干預伊拉克的決策,但是它可以支持、鼓勵以及策動那些願意把伊拉克帶上正途的人挺身而出,敦促鄰國支持伊拉克統一的努力,以及扮演一個公正的中間人,特別是在庫德族自決的問題上,庫德人已經控制了伊拉克北部大約七成的範圍,它要求透過公投決定是否獨立,美國應該運用它的影響力,調解庫德人和伊拉克中央之間的矛盾,這一切可以從支持伊拉克總理阿巴迪所倡議的聯邦制政體開始,把責任和資源下放給地方政府,讓它們自己負起維護本身安全,照應民生和教育需要的責任。

還有什麼會比提供一個安穩的生活,更具有說服力,伊拉克必須要讓遜尼派民眾相信,他們的未來在統一伊拉克,而不是虛無的伊斯蘭國。

波士頓環球報的分析指出,追根究底,伊斯蘭國這場如同末世魔鬼般的組織,肇因於國家政權的崩垮,這個崩垮並不是激進主義所造成,而是發生在暴力的激進勢力崛起之前,這筆帳就算不能完全算在美國頭上,美國也要負相當大的責任,一直以來,美國都是阿拉伯世界混亂的製造者,有時,它用直接干預行動,破壞某個地區或是國家的穩定,有時,它會包庇腐敗、獨裁的政權。伊斯蘭國的崛起,讓大家認識到,國家機器失靈,可能衍生的惡果,只有在缺乏政府有效管控的地區,極端主義才有辦法呼風喚雨。

所以要解決伊拉克問題,最好的辦法,就是幫助它建立一個在穩定、有效統治的前提下、願意和不同勢力分享權力的政府。2011年,在伊拉克對美軍仇視的氛圍中,歐巴馬把美國駐軍完全撤離,在走過伊蘭國帶來的浩劫之後,贊成保留一些美軍人員,協助伊拉克訓練以及提供情報支援的伊拉克人變多了,如何在這個敏感的議題上,做出正確的決定,對川普任內反恐政策的成敗,將發揮關鍵影響。

更多來自中廣新聞網的文章

中國廣播公司
中國廣播公司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