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顧爾德專欄:李明哲案帶來什麼訊息?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9/13
© 由 風傳媒 提供

'

李明哲在中國境內做了些看起來沒什麼大不了的事,但灰色地帶卻讓中共當局有機會做文章。但為何此時此刻出此重手?而台灣政府這次的反應又為何如此?

在中國岳陽市中級人民法院的影片中,台灣非政府組織工作者李明哲以及同案被告彭宇華坦承犯罪。幾個線上線下的聚會、倡議,一個沒有具體內容的公司殼子(談不上組織)與發展夢想(談不上計畫),就構成一個被中國政府認定顛覆國家政權大計畫。依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一○五條,「顛覆國家政權」這個罪名是指「組織、策劃、實施顛覆國家政權、推翻社會主義制度的行為」。這些行為不局限於暴力。

「被認罪」戲碼,兩岸威權政府都擅長

這種場景五十歲以上的台灣人應該不陌生,台灣解嚴前,國民黨政府也不時以正常人聽起來匪夷所思、天馬行空的「陰謀計畫」為由,用「叛亂罪」起訴人民。控方指稱的情節並非全是捏造,但他們就像充滿想像力的編劇,把一些看似平凡無奇的事實,編串成一個驚濤駭浪的革命大業。而且,英明的威權政府,總能洞燭先機,遠在星火未燎原前,就破獲意圖顛覆叛亂者。

李明哲在庭上急於認罪悔過。很少看到像這樣的被告,除了承認犯罪事實,還會特意用上「惡意」、「抹黑」來形容自己所做的事;除了承認犯罪,還準確說出犯下的罪名;甚至說近半年關押讓他「對中國有重新的認識」。

這個戲碼在香港銅鑼灣書店案也上演過,所以書店前店長林榮基在李案審理前就判斷,李明哲開庭時應該會認罪。

不讓對岸專美於前的是,一九七○年代末的台灣,現任高雄市長陳菊就曾「被失蹤」,政府招待她到金門戰地考察戰地的進步,回來台北後也在媒體前面無表情地讚頌政府的偉大建設。這齣「被認罪」戲碼,兩岸英明的威權政府都擅長導演。

從法庭上檢方鋪陳出李明哲與彭宇華的「犯罪事實」,大概可猜測到為什麼中國政府會如此重視這個五年前的案子。檢方指稱的犯罪時間點多在二○一二年、一三年那段時間,正好是中國異議分子許志永領導的「新公民運動」發展時期。

2017年9月11日,台灣非政府組織工作者李明哲在中國湖南省岳陽市中級人民法院受審,國際媒體高度關注。(AP)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年9月11日,台灣非政府組織工作者李明哲在中國湖南省岳陽市中級人民法院受審,國際媒體高度關注。(AP)
2017年9月11日,台灣非政府組織工作者李明哲在中國湖南省岳陽市中級人民法院受審,國際媒體高度關注。(AP)

「同城飯醉」讓中共警惕

許志永就是從線上討論,再結合線下活動、到各城市舉辦「同城飯醉」活動,也就是「網聚」,以聚餐之名進行串聯。從虛擬到實體,從無組織的圍觀到有計畫的公民行動,這正是中共當局最在意提防的。而這也是檢方起訴李明哲與彭宇華時強調的重點──他們不只是在虛擬世界批評時政的鄉民而已。

但是許志永名氣更大,「同城飯醉」辦得更火,卻只被以「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被判刑四年;而十一日審判前,中國大陸很少人聽過「梅花公司」、李明哲與彭宇華的名號;同時,檢方陳述這群人在社群媒體上發布帖子的數量、轉傳與回應討論的次數都不突出──李明哲本人只發帖三百多則、五萬多的點閱率、兩千多次分享。而他們辦的同城聚會則如辯論律師所說,人數不多、影響不大,「就像太陽黑子,無法撼動政權」,李、彭兩人卻被以顛覆國家政權的重罪起訴。

許志永案與李明哲案的差異到底在哪裡?若說後者是為了特別突顯中國司法對台灣人民的管轄權,進而強化中國對台灣的主權宣示,這並不合理。因為顛覆國家政權罪的犯罪主體並不一定要是中國人,外國人一樣可能因此罪被起訴。

中國異議人士、「新公民運動」創辦人許志永(AP) © 由 風傳媒 提供 中國異議人士、「新公民運動」創辦人許志永(AP)
中國異議人士、「新公民運動」創辦人許志永(AP)

從關心中國民主到疏離

李明哲的確是在中國境內做了一些事,一些外人看起來沒什麼大不了的事,但灰色地帶卻讓中共當局有機會做文章。但為何此時此刻出此重手?其實還難以有明確答案。

這個事件也讓人想起香港的例子。當一九八四年香港確定了回歸中國的命運後,沒幾年就發生了天安門事件。六四讓香港人開始思考:做為一個「中國香港人」,如何面對一個以坦克對待自己同胞的未來統治者?

當時「民主回歸」成了香港社會一個重要思潮,也就是認同自己是中國人並積極推動中國民主化。從六四之後的救援工作,一直到後來長期紀念六四、關心支援中國維權人士,民主回歸派都出力相當多。

不過近年來,香港年輕一代發現中國政治有如鐵板,推不動民主人權改革,北京也長期悍然拒給予香港民主直選。於是香港年輕一代開始質疑「民主回歸」,也開始從中國認同轉向香港本土認同,不再認為該替中國民主人權付出心力。這樣的發展也造成中港之間更深的裂痕與更劇烈的磨擦,而近來的幾宗司法判例說明了,北京似乎信心滿滿地覺得可以用更強硬手段對付香港。

李明哲事件警告了想參與介入中國公民社會與民主運動的台灣人,但它帶來的效果也是讓關心中國的台灣人與對岸更疏離。依這個劇本走下去,似乎也預示了北京只能用更強硬手段對付台灣,讓它不至於愈離愈遠。

香港支聯會及社民連11日舉行示威遊行,聲援在中國被捕的維權人士及台灣非政府組織工作者李明哲。(AP) © 由 風傳媒 提供 香港支聯會及社民連11日舉行示威遊行,聲援在中國被捕的維權人士及台灣非政府組織工作者李明哲。(AP)
香港支聯會及社民連11日舉行示威遊行,聲援在中國被捕的維權人士及台灣非政府組織工作者李明哲。(AP)

李明哲給台灣政府上了一堂課

對台灣政府而言,也從李明哲事件上了重要的一堂課。

一開始台灣政府還搞不清楚事情真相所以低調;接著既為了當事人著想,也不想在兩岸低潮時加油添柴,所以繼續低調。相對於李明哲妻子的高調救援,政府顯得一點也幫不上受困對岸的子民。甚至香港公民黨立法會議員楊岳橋四月間來台時說出,台灣政府的做法「有點像香港政府」。最後,李明哲上了中國法庭受審,政府還是低調─ ─這時的低調彷彿真是無計可施了。

當這種低調保護不了自己子民時,台灣政府該思考未來兩岸策略要怎麼變。

*作者為專欄作家,本文原刊《新新聞》第1593期,授權轉載。

➤更多內容請看新新聞

➤購買本期新新聞

➤加新新聞LINE好友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