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顧立雄上任金融界憂慮多於期許

中國廣播公司 標誌 中國廣播公司 2017/9/11
顧立雄上任金融界憂慮多於期許 © 中國廣播公司 顧立雄上任金融界憂慮多於期許

顧立雄上任金融界憂慮多於期許(張佳琪製作的專題報導)

行政院新閣員中,最引起各界關注的莫過於金管會主委顧立雄。歷來政府財經首長中,顧立雄絕不是第一位法學出身的首長,前財政部長顏慶章、前金管會主委後擔任行政院長的陳沖,都是念法律的,也都是出身台大法律系,他們的任命案在當年從未引發爭議。原因在於他們都在財經領域耕耘已久,嫻熟金融相關事務,一步步爬到高位自然也能穩定帶領金融界。而顧立雄先前的經歷多與政治有關,與金融界未有太多連結。倒是他在查國民黨黨產時的雷唳風行,讓社會大眾留下深刻印象。

前金管會主委曾銘宗,在聽到這個任命案後,曾經說假如他可以當,路人甲乙丙丁都能夠當。其實,很多金融界人士當真覺得曾銘宗的這番評論很到位。曾銘宗本人說,只是想表達對人事案的意外與驚訝,畢竟顧立雄在法律專長的表現是傑出的,並不代表他就能適任於金管會主委。曾銘宗說:「我們有句話,決策錯誤比貪污還可怕。假設他金融專業不足之下做決策,以後假設決策錯誤,變成台灣社會要付出代價」。

經濟學家、前國發會主委林祖嘉也不諱言對於對於這項任命案的疑慮。林祖嘉說:「所以我個人覺得這個任命不是很合適,老實講,金融業的人蠻多的,我不知為什麼找顧立雄,我們對未來金融業的發展是有點擔心」。

沒錯,金融界內心的想法正也是如此,金融界人才濟濟,為什麼偏偏要找顧立雄。也因此,金融界私下都把顧立雄的上任,視為今後台灣金融業管理將趨於嚴厲。

曾銘宗說,金融界憂心忡忡,以他自己過去擔任主委一職的經驗來說,金融界不能只有整頓,寬嚴並濟才是上策。曾銘宗說:「假使這個金融企業守法性很好,你要給他很大空間,如果不給空間,萬一太嚴,其實金融監理可以做玉潔風清讓它窒息,結果會讓很多企業借不到錢,中小企業與個人都借不到錢,也沒有弊端發生,到時候沒辦法支援台灣經濟發展,我們要的是這樣的金融業嗎」。

寬與嚴,這兩個字說起來容易,方寸之間卻很微妙,力道一控制不好,要不就是放任金融弊端滋長,要不就是把金融業掐得喘不過氣來。由科技業董座退下,目前協助一家民營銀行經營的張忠本,用最實務的金融經營來分析。他說,同行間有人說,擔心顧立雄來了,猛查銀行帳的時代就來了,事實上國內金融法規面完備,銀行已不再像早年那麼容易上下其手,銀行對法遵也都很重視,這可以從台灣銀行逾放比只有0.29%、平均備抵呆帳覆蓋率達460%獲得印證,這個數字幾乎比很多成熟國家金融業同行來得漂亮。所以,張忠本認為,銀行並不怕也不用怕查帳,最該怕的是法律凌駕於金融,以及更過度的管制。張忠本說:「我們的金融已是過度保守的情形,今天又碰到一個外行的,且做作在慣例上是強橫的作法,這是我們金融界大家對他擔心的」。

以全球角度來看,金融業在法律完備的基礎下走向開放,是難以抵擋的潮流。林祖嘉分析,在FinTech的浪潮下,各國現在忙著做的不是把金融業抓得更緊,而是要協助他們與科技結合,走向全球,如果金管會主委不一定要金融領域出身者擔任,那麼,以現階段來看,與其找法律人當金管會主委,說不定真正適任者應該是科技界人士。林祖嘉說:「未來金融業發展如何把科技帶入,這是未來幾年很需要,且需要相關法律修改,監理查核等都要同時進來,這個需要產業與科技都很熟的人,當然法律也要熟」。

找個懂科技又懂金融的人來當得力幫手,是目前金融界最深刻又說不出口的期盼。不少人打趣,顧立雄未來在立法院財委會,恐怕難過了,尤其要面對更內行的前任主委曾銘宗。曾銘宗聽到後倒是立刻就說,自己絕不是心胸狹窄的人,怎會故意找麻煩。曾銘宗說:「我沒有要找他麻煩,我不會找他麻煩,我心胸沒那麼狹窄」。

對顧立雄的上任,他也誠心期許可以做好,做出好成績,讓金融業有好的發展空間,企業就能獲得協助,民眾也會得到照顧,將是好事一樁。

(照片:中廣資料照片)

更多來自中廣新聞網的文章

中國廣播公司
中國廣播公司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