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風評:「先富豪之憂而憂」的蔡總統,心到底為誰而痛?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10/1
© 由 風傳媒 提供

'

一千多年前的十月一日,是北宋大政治家范仲淹的出生日。他的功勳事業未必有轟動可書之蹟,但是他那句「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卻傳頌久遠,咸認是理想政治人物應有的圭臬。范氏這兩句話的關鍵詞是「天下」,表示他所懸念所繋掛者,是天下云云眾生、尋常百姓。如果政治人物把范氏名句中「天下」二字改為「皇上」,那麼他們就只是狗腿;如果把「天下」二字改為「權貴」,則呈現一幅倚附的醜態。試問,如果政治人物把句子改為「先富豪之憂而憂」,這又是什麼樣的嘴臉?

蔡政府所推稅改,學術界反對最力的,就是股利所得的分離課稅,而且其單一稅率26%遠低於其他綜合所得稅的最高邊際稅率40%。學術界發聲反對的可不是阿貓阿狗,而是曾任台灣第三次賦稅改革委員會主任委員、中華財政學會理事長的陳聽安教授;美國華盛頓大學講座教授、中研院賦稅改革白皮書撰寫人的王平院士;台灣、美國、第三世界科學院的三棲院士、世界知名經濟學者朱敬一。遺憾的是,這些反對意見完全發揮不了作用,只因為蔡英文講過「內外資不同稅率是我心中的痛」。

總統聽了名嘴的胡言亂語,莫名其妙地「先富豪之憂而憂」,擔心起他們將資金轉出轉進炒作股票的不便,心生疼惜。於是乎,整個內閣、黨團就像起乩一般,硬是弄出一個圖利大富豪的股利分離課稅案。這是什麼樣的執政團隊?什麼樣的執政黨?那位先富豪之憂而憂、而痛的大小姐,我們又該用什麼詞句來描述?

不同所得級距股利所得占比重 © 由 風傳媒 提供 不同所得級距股利所得占比重
不同所得級距股利所得占比重

日前,財政部長開記者會回應外界質疑,還在強調稅改方案有助社會公平。但是通觀其論述,充斥著答非所問的閃躲、指鹿為馬的辯解,一場記者會盡是蒼白軟弱、百般無奈。我們真的沒有辦法責難財政部,因為他們為了要維護那位「先富豪之憂而憂」的總統,在論述上本來就委頓頓不堪。財政部要從「天下」的立場,為「與富豪心連心」的總統抗辯,這注定是要灰頭土臉的,完全不令人意外。

學術界為政府整理的圖表真的非常清楚,老嫗童子人人能懂。當股利所得由40%邊際稅率降為26%分離課稅率時,由於最有錢萬分之一富豪的股利所得佔其總所得的91%,故其降稅百分比為12.74 (91%*[40-26]);最有錢千分之一者股利所得佔總所得的77%,故其降稅百分比為10.78% (77%*[40-26])。同理,最有錢千分之五者降稅百分比為7.98%。至於絕大多數天下百姓,由於其原本適用的綜所稅率不及26%,故分離課稅選項對他們完全沒好處,其實質降稅百分比為0%。

20160705-001-SMG0035-台灣近年綜所稅股利所得統計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60705-001-SMG0035-台灣近年綜所稅股利所得統計
台灣近年綜所稅股利所得統計

我們一路算下來,只要不是IQ零蛋的「天下人」都會發現:股利分離課稅會使所得越高的富豪降稅的「百分比」越大。請注意:不只是越富有的人降稅的絕對金額大,而是越富有的降稅的「百分比」越大。請問「心痛」未癒的總統大人,越富有的人降稅的百分比越大,這難道不是圖利富豪嗎?這樣清楚的數據還要硬抝,是把人民當白痴嗎?

大院士、大學者不是政府的敵人,而是政治人物偏聽偏信的善意提醒者。他們所提出的精闢分析不是要財政部提出官腔官調的回應,而是要指出主管機關模擬討論的盲點。從應然面的角度來看,學者專家的職責就是對公共政策提出就事論事的評論,行政院與各部會應該要感激,而不是虛應故事地開記者會解釋。

如果,稅改是蔡政府繼續年改、司改之後的「改革」重點,豈能以「全民減稅」 包裝,冠之以「吸引投資」的想像(臆測),掩蓋其核心在富人減稅的事實?甚至妄顧所得分配惡化必然的結果?而院士級財經專家的建言,難道竟比不上進出市場的名嘴?不值蔡政府一顧?

很遺憾的,在「先富豪之憂而憂」的英皇領導之下,一切的提醒、點撥、批判都如石沈大海,水波不興,只因為,她已經先說了「心痛」。普天之下,除了那幾位不知好歹的學者,誰敢忤逆?這,就是「史上最會溝通的政府」!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