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風評:新國會進擊的力量─以五敵百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6/2/24
© 由 風傳媒 提供

新國會開議,不論是第一次佔有過半席次的民進黨,或者淪落到「過渡執政小黨」的國民黨,風頭都遠遠不及僅有五席、名符其實的新政黨:時代力量,遑論費大力氣搶進立法院,成為「舊時代」倖存政黨的三席親民黨。所謂「朋友是老的好」,不知道享受過半多數的民進黨,私心有沒有一點感嘆,「對手還是老的好」,溫良恭儉讓的國民黨畢竟比生猛又認真的時代力量好對付。

時代力量照說是民進黨的盟友,不過,時代力量從開議質詢到修立法提案,連番出擊,交接條例比民進黨版本還狠,甚至要求現任總統提前解職(此議若通過,下一回輪到的就是蔡英文);兩岸監督協議條例堅持「兩國論入法」之「初衷」;連國會改革都提出調閱權限及於民間團體與個人。逼得民進黨立委跟進提案差點提成「新三寶」,從廢孫文遺像、訂定鄭南榕言論自由日、更別提連土壤液化之「手測」都被拿來當笑話。

持平而論,初進立法院的時代力量,的確較諸國、民兩個熟門熟路的老黨,更敬謹於國會議事和已身職權,總質詢同志上陣,必然一字排開,套用衛生署長魏國彥的喝采「國會殿堂的質量中心」,政務官列席備詢守著空蕩蕩的議場早成慣例,沒有立委肯理會同僚的質詢(其實也不必),不論意見同不同,他們的認真無懈可擊,黃國昌為了質詢,背的資料大概比他進中研院研究室還重,林昶佐則提前進議場演練。

時代力量林昶佐23日進行首次總質詢,在會議開始前二十分鐘進議場,熟悉電腦操作和質詢動線。(環保署長魏國彥臉書).jpg © 由 風傳媒 提供 時代力量林昶佐23日進行首次總質詢,在會議開始前二十分鐘進議場,熟悉電腦操作和質詢動線。(環保署長魏國彥臉書).jpg
時代力量林昶佐23日進行首次總質詢,在會議開始前二十分鐘進議場,熟悉電腦操作和質詢動線。(環保署長魏國彥臉書)

為了能到職權得以發揮的委員會,他們找國、民兩黨協商,想像得到,兩黨沒人理會他們,國民黨輸到這步田地,不可能放棄有限的地盤,民進黨也不會沒事找碴把大砲擺進特定委員會,畢竟五二0之後,砲口對準的不再是國民黨政務官,而是民進黨政務官。從這個角度看,國民黨還真的可以讓出砲台位子給時代力量,如果時代力量質詢放水,丟臉的是時代力量;時代力量質詢火力到位,倒楣的是民進黨政府;民進黨應該慶幸,他們老對手的權謀肚腸一貫只對付黨人而不會對付黨外。

不過,進入體制之後,時代力量應該體會「後座力」這件事,上百立委寧可焦點全部集中在時代力量五席「菜鳥」,這表示好事壞事他們全得頂,風光一時不可能風光一世,一把牌打錯就可能輸掉全部家當,不能不慎,舉例而言,林昶佐高調唱台獨,閃兵經歷就被起底,這還是小事,畢竟台灣閃兵多了。但是,法案就嚴重了,因為一經修立法,就是「制度」。

立法委員林昶佐、高潞‧以用、徐永明、黃國昌、洪慈庸及邱顯智律師出席時代力量黨團「進擊的新國會」記者會。(顏麟宇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立法委員林昶佐、高潞‧以用、徐永明、黃國昌、洪慈庸及邱顯智律師出席時代力量黨團「進擊的新國會」記者會。(顏麟宇攝)
立法委員林昶佐、高潞‧以用、徐永明、黃國昌、洪慈庸及邱顯智律師出席時代力量黨團「進擊的新國會」記者會。(顏麟宇攝)

兩國論入法,問題不大,因為多數黨說了不要,基本應該過不了;交接條例問題不大,因為提前解職於憲於法皆屬荒謬,連憲法學者都不依;國會改革法案,問題說大不大說小不小,重點在擴大國會調查權,時代力量在提出法案前,應該做過不少功課,除了國際法例之外,對於立法院曾經有過的討論不能疏忽。

國會調查權不是新鮮事,一談再談談不攏的原因,最重要還在於中華民國的憲政體制,台灣不是總統制,照搬美國制度說不通,就算先不修憲改總統制,至少得修憲廢掉「形同國會」的監察院,立法院行使調查權第一關就是侵犯監察院職權,這也是為什麼立法院擴權只及於「調閱權」。

更重要的,照時代力量的版本,要將調閱資料的對象擴及法人、人民團體和個人,甚至列出罰金和刑責,強制要求被調閱資料者,無正當理由不得拒絕,或謂美國國會聽證就可以調查個人,麥卡錫的年代連好萊塢巨星都得進場聽證,這實在不是好例子,而且是讓人聞時代力量要調查民間團體或個人就反感的例子。

或謂金融海嘯華爾街大亨也得接受調查,相應舉例,黃國昌要調查中嘉案,要求遠傳不得拒絕調查,有些人可能很爽,但一經立法,這兩天喧騰的浩鼎解盲試驗未達標造成股市跌停,中研院長翁啟惠或許不能拒絕立法院要求他列席備詢,因為中研院是政府機關,但若是「調查」,翁啟惠大概第一個無法接受,而浩鼎是否肯提供所有財務與數據分析給立法院?時代力量若堅持立法院行使調查權,沒有干預市場之嫌嗎?何況國會之外,還有櫃買中心、金管會、乃至司法機關。

或許時代力量相信,國會除了不能讓男人生小孩之外,什麼都做得到,事實不然,民主制度的要義在「節縮政府權力」、「保障人民權利」,對人民和民間團體而言,國會主旨在保障而非調查,甚至調查不可得而入人於罪(罰金與刑責),而立法院當然是政府,行政院向立法院負責,而非人民向立法院負責,主從(僕)豈可顛倒?修立法涉及制度,不能有個案考量,萬萬不可腦袋發熱啊。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