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風評:是林全還是蔡英文,該擔負圖利富人之罪?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7/19
© 由 風傳媒 提供

'

中研院院士、前國科會主委、現駐WTO大使朱敬一,罕見、或甚至有違「官場慣例」的對即將公布的稅改方案,公開與當政者「唱反調」,反對把股利所得分離課稅,認為這是公然圖利富人、破壞公平稅制之舉。

蔡英文、林全,聽到了嗎?

財政部規劃中的稅改方案原本要在6月公布,不過行政院擔心變成「另一個地雷」,希望先「清除戰場」、解決完現有爭議問題後再公布。但坦白說,從政府高層到財政部目前釋出的訊息顯示,這次的稅改大概又難逃再成為一個地雷,因為其高度偏向富人的改革方向,不可能得到社會大眾的支持,屆時必然又是爭議烽火四起。

這次稅改號稱要取消兩稅合一。取消兩稅合一並沒有錯,李登輝時代推動兩稅合一,當時的全球的財稅思潮是要以兩稅合一去除「重覆課稅」─因為企業獲利已經課過營所稅,到股利分配到股東手上時,又要課綜所稅。但之後思潮改變,許多當年實施兩稅合一的國家,不是廢除就是大降股利扣抵比例。如德國直接廢除、法國把抵扣比例降到15%,其它國家扣抵比例少有超過30%者。

不過,問題是蔡政府的稅改取消兩稅合一後,不是回歸正常的綜所稅,而是要把股利所得「分離課稅」。分離課稅有多種方式,一種是單一稅率課徵,另一種是稅率仍分級課稅,此外亦可給予一定額度的免稅額後再分離課稅。財政部對如何分離課稅尚未定案,但問題是不論是那種方式,都是對富人大減稅、圖利有錢人,大部份的減稅利益全部流入高所得族群口袋。

有很多數字可以佐證此難以避免的結果。

一個數字是:國內每年發出7、8千億元的股利所得,超過半數是家戶淨所得在235萬元、適用稅率30%以上者拿走;如果以比例來看,這些家戶占近600萬報稅家戶的不到2%。

再以高所得富人的所得來源看,所得最高級距的1.2萬戶家庭,平均每戶應納稅額4023萬元,其中股利所得佔了2962萬元,股利所得占其所得的比重是超過7成。根據中研院院士朱敬一的研究顯示,台灣家庭所得中來自資本所得的比例,排名在前萬分之一的富人大約是92.87%,排名前千分之一者是79.71%,即使只看排名前千分之五的富人,比例還是高達61.55%。而所謂的資本所得,大部份就是股利所得了。

目前這些高所得者的綜所稅邊際稅率全是最高的45%;蔡英文的稅改要把最高稅率降為40%;這些人有7-9所得來自股利所得,稅改又要採分離課稅,其股利所得的稅率由45%一口氣降到30%或20%,富人享受多重的降稅利益。

如果更進一步細算數據,根據風傳媒稅改專題的計算顯示,稅改後全國金字塔尖的1萬多戶報稅戶,單是股利所得部份,平均每戶就得到444萬元的減稅利益,等於532億的減稅利益幾乎全由這1萬多戶富人享受。

問題其實還不僅於減稅利益多為富人所享一項而已。林全的稅改為富人大降股利稅,卻同時要提高至少創造了就業機會的企業營所稅率,是一種奇特又錯亂的作法。這個政府,鼓勵錢滾錢的賺錢,勝過實際經營企業。

再者,股利所得分離課稅破壞原本賦稅基本公平原則,完全無視或忽略累進稅率的意義;而未來的後患如何,看看富人與利益團體可以如何遊說取消證所稅、晉見總統談降股利所得稅就知道;很快的、那天股市不振、投資不足,又會有市場派與巫毒經濟學家,一起向當權者進言,說把股利所得稅率降它一降,就可以帶動股市、增加投資。

這幕戲碼,這10多年來,確實看得非常多了─從扁朝時的土增稅減半、馬政府的大降遺贈稅、營所稅,再到取消證所稅,全部依照相同邏輯走。但至今無任何可徵的證據、數字證明其效益。倒是台灣投資、經濟還是依照低落如故。

其實,財稅學者對這次稅改的疑慮多且深,曾任立委的國內財稅專家曾巨威就曾表示,股利分離分級課稅對大股東最有利,但卻會破壞台灣所得稅的「累進稅制」精神,讓股利所得者享有比薪資所得者更低的稅率,這樣的稅制改革,恐將得不償失。

朱敬一說他與林全有針對此案多次溝通,「大概已經說服了他,現在希望幫他說服其他人」這個「其他人」其實該是「單數」而非「複數」,就是發動此時稅改、說內外資不同稅是其「心中的痛」的小英總統。如果財政部再端出一個降稅利益全歸富人、破壞公平稅制的「股利分離課稅」,蔡政府亦照章全收,讓民進黨在立法院修法通過,這個「破壞公平稅制、圖利富人」的罪名,究竟是該林全擔、亦是小英擔?他們是嫌台灣的貧富差距不夠大嗎?

懸崖勒馬吧!蔡政府。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