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風評:欺騙民眾,燒煤加燒錢,一起來顧能源政策的面子!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10/29
© 由 風傳媒 提供

'

行政院長賴清德指示為推動綠能城市的誘因措施,讓全民參與綠能屋頂,要由經濟部補助40%的建置太陽能發電費用,並說未來提供相當於台中火力發電廠6部機組的容量、或說等同1.5座核電廠。

這是一番似真又假的外行話,而這個政策估計至少要燒掉600億元左右的錢外,實際能增加的發電量有限,但卻憑添許多風險與未知數。

賴清德在召開「加速投資台灣專案會議」中作了補貼屋頂太陽能的裁示。這項被稱為「全民綠能屋頂計畫」的政策,對裝設太陽能的一般家戶社區,政府將補助全額規劃費用、4成建置費用。依照經濟部長沈榮津的說法,預估效果未來可提供300萬瓩,相當於台中火力電廠6部機組的容量。行政院發言人徐國勇說,「綠能屋頂可以達成我們非核家源的目標,螞蟻雄兵可以增加3.5GW,等於是1座半的核電廠。」

我們先來看看政府與官員是如何巧妙的欺騙與誤導民眾。

依照官員說法,此政策最後的效果可得到「相當於台中火力電廠6部機組的容量」,「等於是1座半的核電廠」。如果比較數據,屋頂太陽能如真能提供300萬瓩,是中火10部機組是578萬瓩的約52%,核二、三廠分別各是約190萬瓩,所以說相當於1座半的核電廠,似乎也沒錯。

但官員或是外行無知、或是蓄意隱瞞不說的是:太陽能達成300萬瓩的「裝置容量」,與「裝置容量」同為300萬瓩的核電廠或火電廠,所能發出的電力比,是天差地遠,因為其中有一個「容量因數」的問題。

太陽能只有在有陽光時才能發電,下雨、陰天、晚上都是一度電都發不出,因此相同裝置容量的太陽能,放在不同地方能發出的電力會不一樣─例如南部比北部多、海邊多於山上。太陽能實際發出的電量,大概就是裝置容量乘上容量因數。

台電其實就有一份非常詳細的各縣市地方的太陽能「容量因數」數據;概括而言,中南部容量因數約在11-14%,北部與東部只有個位數字,如雲林最佳有14.01%,台南、高雄、台東都有13%多;東部的花、宜、台東為8-9%,台北市6.16%、新北9.35%,基隆則只有可憐的2.63%。因此,行政院敲鑼打鼓喊出的「全民綠能屋頂計畫」,即使在2020年順利達成裝置容量300萬瓩的目標,但實際供電量以10%的容量因數計,只相當於30萬瓩。

但核電廠與中火的燃煤電廠的容量因數,大概是在90%左右。所以官員說的「相當於台中火力電廠6部機組的容量」,「等於是1座半的核電廠」,是不折不扣、百分之百的謊言與欺騙。沈榮津為經濟部長,當知其中的差別與巧妙,因此其說法特別有加上「容量」兩字,但卻「略過不提」其實際發電量的鉅大差距。

而這個德政需要的花費,經濟部說還要精算,能源局長林全能只說「這會是一筆龐大的支出」。不過,民間根據市場行情計算,大概就可算出政府全部要補助的金額在600億元上下。

而且,到此故事尚未完結,後面還有收購價格與電價問題。

台電對太陽能發電的收購價格,在不同時間、不同地區(鼓勵北部裝設所以北部價格較高)、因為不同裝置級距及類型(屋頂或地面型)而有差距,但大致是每度4.4-7.3元左右,這個價格遠高於台電火電發電成本的每度1.89元、核電的2.03元。如果收購價格高的太陽能大幅灌進電力供給中,代表的是成本增加,電價有上漲壓力。1年前,從小英總統到經濟部長,都強調電價不會漲;後來前經濟部長李世光鬆口說可能漲1成,現任沈榮津說可能每度漲0.5元(約2成左右),下任部長是不是要再「加碼」?

目前經濟部尚未對具體細節與合約訂出規範;官員說對裝設太陽能者是儘量鼓勵「自發自用」,有多餘的電才賣給台電。這番話如果是「道德勸說」,意義不大;太陽能只能白天發電,大部份民眾白天上班不在家,而且基於自利動機,一定把收購價格高的太陽能電力賣給台電,自己則使用台電提供較便宜的電力。

而如果合約規範訂的是以「總量計算」─即太陽能的電力超過使用度數者才收購,則此方案完全沒誘因,因為大部份民眾屋頂的太陽能不可能提供超過其生活所需的電力。如果是政府補助裝設成本,卻在收購電價上就打折,這種作法也同樣會碰上誘因是否足夠問題。

至於由此引發的其它問題:如是否「隱諱」的讓違建合法化或甚至助長違建?十萬戶分散的太陽能如何接入電網?還有市場的供需與營建能量支援問題、遍布都市中的太陽能板的安全性問題、民眾投資種電後的投資風險等,都需要面對與解決。

過去1年多以來,為了實踐蔡政府的能源政策,仍可運作的核電機組停機,為了避免缺電,現有火電要滿載運轉,同時增加新的火電機組;現在則不問可行性、不管後遺症,砸下600億,把原訂2025年才達到的300萬瓩太陽能的目標提前5年,作法有如搞「大躍進」。

蔡政府的能源政策有其現實問題,其實是該調整修正,而且可以在不廢棄「非核家園」的目標下作修正;但政府寧可火電全開、拚命燒煤,也不願作任何修正。現在則是百尺竿頭更進一步的開始「燒錢」,坦白說,花費鉅資卻得到微小的效益,還可能引發其它風險與後遺症,只是為顧能源政策及蔡政府的「面子」─不能缺電、綠電比例要提高。

燒煤又燒錢,要顧蔡政府與能源政策的面子確實昂貴,而且也顧不了民眾因空污受損的健康了。其實,蔡政府「只要願意拋開一些面子問題」,要讓供電穩定又不引發嚴重污染,沒那麼難!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