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風評:民主台灣三十年─唱個歌都能打到流血?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9/24
© 由 風傳媒 提供

'

上個周末,既熱鬧又不平靜,一方面重返執政的民進黨,在三十年前創黨之地召開全代會,身兼黨主席的蔡英文總統閉幕講話時,特別提醒「中國的崛起,是現在全世界所有國家,都必須謹慎面對的趨勢。情緒式的仇恨,或者一味地討好,都無法誠實正視中國的崛起和發展。」她強調,堅持台灣主體意識與主權原則下,尋找和對岸互動的新模式,是這一代民進黨人的重要使命。

而民進黨召開全代會前,連續兩天,由「台灣研究基金會」主辦的「總統直選與民主台灣」學術研討會,盛大召開,回顧總統直選以來,政黨競爭、民意變遷、憲政制度之扞格,乃至兩岸關係的影響,前國安會秘書長蘇起感慨言之,「政治人物為了當上『大總統』,不斷操作兩岸關係,不但讓台灣民粹當道,更導致兩岸和平關係十分脆弱。」他認為,執政的民進黨不乏審時度勢的高手,但卻被塑造的民粹氛圍綁架,失去了適度調整政策的彈性。

極其諷刺的,就在這兩大「大人的活動」舉辦之際,一場原本在台大田徑場要舉行的「中國新歌聲,上海‧台北音樂節」,因為學生的強烈抗議而被迫取消,取消不打緊,抗議尾聲竟有統一促進黨成員以甩棍打得抗議學生頭血流!

民粹,顯然已經不只綁架了執政的民進黨

2017-09-24-台灣大學舉辦「中國新聲音」歌唱選拔會,愛國同心會打傷台大學生。(取自田昀凡臉書)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7-09-24-台灣大學舉辦「中國新聲音」歌唱選拔會,愛國同心會打傷台大學生。(取自田昀凡臉書)
台灣大學舉辦「中國新聲音」歌唱選拔會,愛國同心會打傷台大學生。(取自田昀凡臉書)

事件發生後,強烈質疑台北市警察局和文化局者有之,冷言冷語批評抗議學生莫名其妙有之,這到底是不是各打五十大板就可善了的事件?

首先,「中國新歌聲」不是在台大首發,早在去年十一月間,就已經從校園到社區,舉辦了八場,表演地點包括:亞太創意技術學院、東南科技大學、世新大學、真理大學、花博公園、南投暨南國際大學、景美女中和松山文創園區。什麼事都沒發生,平靜地彷彿沒有這個活動。其前身《中國好聲音》在二0一五年甚至在全台灣各大專院校辦了二十多場選秀會。

今年情況特殊嗎?在台大場地之前,分別已經在世新大學和文化大學舉辦,若要說不同,就是台大場次擴大舉辦,把多所大專院校甚至高中都邀請到現場,以六小時不斷電演唱的方式,呈現「音樂節」的形式。結果,台大學生嚴正抗議,先是質疑舞台搭設不當,毀損跑道和草皮,損及學生權益,此外,更質疑北市文化局校方協商出借場地有程序問題,認為有「政治立場的介入」,所有的「質疑」都屬正常,不過,事態發展到學生衝上舞台拉起「台灣獨立」的布條、大喊「統戰活動退出校園」,接著統促黨人士持甩棍襲擊抗議學生,就徹底扭曲,而且,落入蔡英文所言「情緒式的仇恨」。

中國新歌聲數天前才在文化大學舉辦過。(主辦單位提供) © 由 風傳媒 提供 中國新歌聲數天前才在文化大學舉辦過。(主辦單位提供)
中國新歌聲數天前才在文化大學舉辦過。(主辦單位提供)

首先,以「中國新歌聲」包裝雙城音樂節,是否適合?容或見仁見智,但中國新歌曲是浙江衛視主辦的選秀節目,不是國台辦的活動,上海兩岸交流協會即使有任何力量「介入」,也是商業力量而非政治立場。

只准台獨不准唱歌,親愛的,這是什麼道理?

其次,「中國新歌聲」到底算不算是「統戰」?如果要靠進入台大辦演唱會才能統戰,那檔次未免太低了,隨便上網就能聽能追新一季的進度,真要反流行歌曲或文化的統戰,只能封網!何況中國新歌聲裡,有多少是台灣唱過去的歌手?有多少是台灣寫過去的歌曲?這不也是一種「軟實力的反攻」嗎?

第三,學生既質疑有政治立場介入,搶上別人的舞台拉「台灣獨立」布條又是什麼?台獨不正是旗幟鮮明的政治立場嗎?難不成台大學生只准台獨活動進校園,不准兩岸歌聲進校園?

第四,學生還抗議宣傳海報「矮化校格」,因為「國立台灣大學」被印成了「台北市台灣大學」,這個主辦單位沒得辯解,就是避開「國立」二字,當然,在校名前冠以所在地,也是常見的,比方說「北京清華大學」、「天津南開大學」、「上海復旦大學」…「新竹清華大學」、「高雄中山大學」、「台中中興大學」…,不知道若主辦單位若少一個「市」,以「台北台灣大學」冠名,會不會讓台大學生心裡好受些?但就為了這個激動嗎?請問,台灣大學不在台北?還能在哪?最重要的,正式海報已經還給「台灣大學田徑場」一個沒有「台北市」的天空了。

中國新歌聲的正式海報並沒有在台灣大學前面加上「台北市」三個字。 © 由 風傳媒 提供 中國新歌聲的正式海報並沒有在台灣大學前面加上「台北市」三個字。
中國新歌聲的正式海報並沒有在台灣大學前面加上「台北市」三個字。

第五,這個活動是經過陸委會核准,台北市政府掛名協辦,即「官方同意」的交流活動,所有的程序再不濟也省不了。台大學生有沒有權利主張學校租借場地的活動範圍或類型?就大學自治的精神,學生理當有發言權,但有發言權不代表可以砸合法申請並獲准的場子,學生會或任何學生都可能向校方抗議,但豈能砸別人的舞台?活動因此被中斷,主辦單位依法依理是可以向台大求償的。(不過,照校方的說法,草皮的確被破壞,還要向主辦方求償。)

學生言行校規處理,不容外人暴力相向

所以,統促黨人就能打學生嗎?當然不可以!學生在校內任何抗議,都歸校規處置,豈容外人指三道四,遑論動手!即使是在校門口之外!

不論是統促黨或愛國同心會,統派人士動輒在街頭騷擾滋事,不是第一回,台灣有言論自由,但是,沒有隨意打人的自由,出手就是現行犯,沒有第二句話說,依法該怎麼辦就怎麼辦,學生要提傷害罪告訴,還是得賠償吃官司。

總統直選以來,四任總統都出自台大,對「操作民粹於政壇起伏」深諳箇中滋味,對台大發生的這起事件,能沒有絲毫不安嗎?「情緒式仇恨」的種子到底從哪裡開始滋長?還會蔓延到何方?或許,四任總統都應該重回台大為學生講一堂「何為民主,何謂自由」的課,同時,歡迎統派人士安靜旁聽─不得帶任何足堪傷人之器具。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