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風評:顧立雄豈可要櫃買中心對生技上櫃放水!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10/27
© 由 風傳媒 提供

'

由於生技業者上櫃掛牌受阻,金管會主委顧立雄說他要出面跟櫃買中心「好好討論」這些議題;在這裡,我們也要與顧主委「好好討論」金管會主委是否適宜介入,擺明要櫃買中心對生技公司上櫃「放水」的這個議題。

此事的緣由是因為不少尚未獲利的生技公司,在拿到經濟部工業局的科技事業評估意見後,到櫃買中心申請上櫃卻受阻,因此讓生技業者擔心櫃買中心的審查是否有「潛規則」。

而對此事,顧立雄是說:上櫃條件是否有改進之處、或有放寬的空間,申請上櫃是否一定要有獲利或不得有累積虧損等問題,都可以討論;甚至若要放寬上櫃條件,每個行業是否要制定不同門檻,也可研究。顧立雄說,他已經跟櫃買中心聯絡好了,將找個時間「好好討論」這些議題。

顧立雄似乎忘記去年才發生的浩鼎案,引發的生技泡沫討論、散戶投資人的受傷問題。

浩鼎因為有諸多生技產業的大咖在內,更有前中研院院長、國際知名的生技專家翁啟惠相挺,而成為生技產業的指標股,2015年底股價更站上755元歷史高價,浩鼎成為首家市值突破千億元的生技股。但隔年2月解盲失敗,代表新藥的富貴夢碎,導致股價暴跌吞下4根跌停,股價跌到447元,最低價甚至來到226元。在年初傳出浩鼎新藥在美國臨床三期將有新進展,股價回到300元之上,但在新藥無讓進展後再回跌,現在價格在168元左右。

浩鼎案不是一個特例,而是國內生技股的「通則」。扁政府末期、蔡英文任行政院副院長時力推的生技條例,正面看是扶植國內生技產業發展,負面看則是助長生技泡沫、坑殺散戶投資人。

在保護投資人的基本原則下,在審查掛牌上市櫃公司時,對其基本的業務、營收、獲利都有一定的標準。但為了獎勵產業發展,生技產業幾乎得到完全「豁免權」,生技公司要掛牌得到特別寬鬆的標準與認定。結果就是市場上充斥著一些「有夢最美」,無產品、無營收、無獲利的「一有三無公司」。

這些公司都稱其有充滿前景的新藥開發中、或正進行臨床試驗、或已在審查中,在大家「共同築夢」的熱潮下,掛牌股價即一飛沖天,市值暴漲。一旦美夢未能成真(解盲失敗、或審查未通過等因素),股價即暴跌。過去如基亞也曾靠著一顆夢幻中的肝癌藥,在3年內股價大漲16倍,但新藥解盲失利,連跌19個跌停,從高點近500元一路下殺,現在股價在40元價位。其它生技股如久裕、台微體、瑞基、中天…..等,幾乎所有的生技股都曾題材拉高股價,夢幻破滅後,股價就「腰斬、腰斬、再腰斬」。

市場機制導致股價暴漲暴跌,該尊重,但散戶的權利要保護。生技投資有其專業與風險,對那些尚未有穩定營收、獲利的生技公司,主力投資人應該是各種基金、法人企業、創投等專業能力較佳、風險承受能力亦高者,而不該是那些只能跟著消息面追高殺低的散戶。更糟糕的是往往在「夢醒時分」之後,受損嚴重的散戶才發現,生技公司那些大股東、高階經理人往往早已偷賣股票,先跑了!

櫃買中心緊收生技上櫃標準,其實是「份所當為」,為的是保護一般散戶投資人。顧立雄以櫃買中心「長官」的身份與姿態,出面與櫃買中心好好的「溝通,討論」,樣品櫃買中心豈能不買帳、放寬標準、對生技掛牌放水?顧立雄的作為,對要掛牌的生技公司而言,當然是大利多、堪稱皇恩浩蕩,但卻可能是把散戶推入高風險中。

而要拿生技業者拿到經濟部工業局的科技事業評估意見後,到櫃買中心申請上櫃就要「暢行無阻」,更是荒謬之極的想法,因為兩者所司與所注重的領域截然不同。工業局只管產業發展,是啦啦隊角色,因此對生技業者要申請「科技事業暨產品或技術開發成功且具市場性意見」,是傾向寬鬆認定。但櫃買中心以企業的財務面為主,同時要為投資人把關,標準當然是宜嚴不宜寬。

前行政院長張善政在卸任前,曾對生技產業提出一段給新政府的建言:「生技產業孕育期長,新政府要耐得住煎熬,也要避免生技股過熱、泡沫化,否則股民很容易受傷。………在審核新的生技上市櫃公司時,也應嚴格嚴謹。」

我們不應「以黨派顏色廢言」,張善政這番去年所講、給新政府的建言,值得顧立雄參考,別以金管會主委之尊,施壓要櫃買中心對生企上櫃放水,最後害死一群散戶。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