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體育無關政治?曾遭希特勒「黑箱」無緣柏林奧運 德國猶太裔跳高選手103歲辭世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7/28
© 由 風傳媒 提供

'

德國籍猶太裔的世界級跳高選手瑪格麗特・貝格曼25日在美國紐約市皇后區住處辭世,享壽103歲。她出生於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的1914年,成長於納粹德國時期,因為猶太血統,而與1936年的柏林奧運擦身而過;貝格曼雖是1名運動員,但運動生涯卻受政治局勢掌控,傳奇般的一生也曾被翻拍為紀錄片《希特勒的犧牲品》與電影《柏林地下情》。

今年4月,德國聯邦議院體育委員會主席弗萊塔格(Dagmar Freitag)特地前往紐約,為貝格曼慶祝103壽辰。

曾為全德最優秀的跳高選手

早在青少年時期,貝格曼(Margaret Bergmann Lambert)就已是德國跳高國手中的超級新星,然而她卻生不逢時。1933年,希特勒上台,貝格曼剛滿18歲就被踢出家鄉勞普海姆(Laupheim)的訓練場,申請大學時也遭到拒絕,走投無路的她輾轉前往英國,並在當地贏得1935年的全英跳高冠軍頭銜,聲名大噪。

1936年的夏季奧運由柏林主辦,希特勒原欲藉由這次的世界運動盛會,展現亞利安人(Aryan)在體能上的優越性,然而納粹政府的種族淨化政策,卻受到外國抵制。迫於國際壓力,納粹政府徵召貝格曼返德,以彰顯遴選選手的公正性,安撫美國為首的國際社會;貝格曼雖不情願屈服納粹,但因貝格曼家人的安全受到納粹威脅,迫使她不得不點頭答應。

柏林奧運受脅回德 比賽前夕卻遭汰換

數十年後,貝格曼憶起當年,以挖苦語氣感傷地形容,自己曾是1930年代「美好的猶太希望」(the Great Jewish Hope),是德國猶太族群在納粹崛起的悲觀前景中,少數能夠讓他們抬得起頭的驕傲希望。她也自白,當年支持著她待在德國國家訓練營的想法,是為了讓希特勒丟臉,「我想讓他們看看一個猶太女孩能做到什麼。這是我的復仇。」

「我知道我會贏得金牌。我愈憤怒,就能表現得愈好。」然而,貝格曼的復仇還來不及實現,就在出賽前2周收到納粹體育當局的退賽通知,貝格曼非常臨時地被以「表現不佳」為由緊急退賽,納粹政府則對外宣稱,貝格曼是因傷退賽。

德國猶太裔跳高選手貝格曼(Margaret Bergmann Lambert)被納粹德國徵召出賽1936年柏林奧運,最後又遭納粹退賽(翻攝網路) © 由 風傳媒 提供 德國猶太裔跳高選手貝格曼(Margaret Bergmann Lambert)被納粹德國徵召出賽1936年柏林奧運,最後又遭納粹退賽(翻攝網路)
德國猶太裔跳高選手貝格曼(Margaret Bergmann Lambert)被納粹德國徵召出賽1936年柏林奧運,最後又遭納粹退賽(翻攝網路)

猶太人、黑人奪金 打臉希特勒種族優越論

當年的女子跳高項目結果,金牌由匈牙利選手恰克(Ibolya Csák)奪得,但貝格曼在德國國手訓練營中達到的成績,能與恰克不分軒輊。除此之外,諷刺的是,納粹不惜犧牲得取金牌的可能性,也要讓非亞利安種族的貝格曼退賽,以避免「劣等猶太人」成為金牌得主的精心策劃,最後卻是白費周章,因為恰克正好也是1名猶太人。

除了恰克之外,1936年奧運最火紅的體育明星,當屬一舉奪得4金的田徑傳奇人物歐文斯(Jesse Owens),他的黑皮膚也大大地賞了希特勒與他的「亞利安人種優越論」一記耳光。

然而,在看到這些「非亞利安」運動員爭相在賽場上取得優異成績之後,遭到犧牲的貝格曼更為抑鬱。她曾在多年後,接受美國猶太大屠殺博物館(the Holocaust museum)訪問時談到,在之後的好幾年間,她總是不斷回想著自己應當獲得卻錯失的一切。

貝格曼表示,如果當時她未能奪得獎牌,將會坐實猶太人低劣的論點,「會成為大笑柄,『看哪!我們早就知道猶太人做不來!』」但若她贏了,則會成為「對德意志精神的羞辱」,而她可能因此性命不保。她也想過,要是真的贏得金牌,領獎時她是否也需要像其他德國選手一樣,在頒獎台上高喊「希特勒萬歲」(Heil Hitler)?身為1名猶太女孩,她知道這是不可能的。

德國猶太裔跳高選手貝格曼(Margaret Bergmann Lambert)(翻攝網路) © 由 風傳媒 提供 德國猶太裔跳高選手貝格曼(Margaret Bergmann Lambert)(翻攝網路)
德國猶太裔跳高選手貝格曼(Margaret Bergmann Lambert)(翻攝網路)

移民、改名就為忘掉德國

柏林奧運結束後,26歲的貝格曼在1937年離開家鄉,移居美國,也將傳統德國名「葛瑞托(Gretel)」改為現今的「瑪格麗特(Margaret)」。她之後向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說明改名原因,「這麼說好了,這是忘掉納粹德國的最快方法」。隨著納粹變本加厲地壓迫猶太人,貝格曼的父母也追隨她搬到美國。

貝格曼回憶希特勒上台前的德國,「妳不會想到自己是猶太人,妳只會認為自己是1名德國人。」即便她是全班唯一1名猶太學童,「從未、從未有過任何不開心的時刻。」這一切,卻都在納粹德國的統治下變形,血統取代人格與能力,成為衡量人的標準。

移居美國後的貝格曼,在1937年奪得全美跳高與推鉛球兩項冠軍頭銜,並於1938年衛冕跳高冠軍。1939年德國入侵波蘭,引發二次世界大戰,1940年與1944年的奧運因戰爭緣故而取消,貝格曼事後表示,德國對外侵略的行為,使得她再也無法對跳高燃起興趣。

德國猶太裔跳高選手貝格曼(Margaret Bergmann Lambert)以103歲高齡辭世(AP) © 由 風傳媒 提供 德國猶太裔跳高選手貝格曼(Margaret Bergmann Lambert)以103歲高齡辭世(AP)
德國猶太裔跳高選手貝格曼(Margaret Bergmann Lambert)以103歲高齡辭世(AP)

傳奇人生改編紀錄片 辭世前終獲補償

半世紀後,年屆百歲的貝格曼才終於獲得補償。1996年的亞特蘭大奧運,貝格曼受德國政府之邀,成為德國奧委會成員,貝格曼當時告訴《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接受德國政府邀請一事,「我認為自己不應該把上一代的過錯,怪罪給這一代的人們。」1999年,她為了一座以她名字命名的運動場,而回到家鄉小鎮勞普海姆。德國政府也在2009年把她在1936年的跳高成績,重新寫回國家紀錄中。

2004年,HBO為貝格曼拍攝紀錄片《希特勒的犧牲品》(Hitler’s Pawn),記述原應在運動場上光芒四射的貝格曼,遭受國家政權陰影遮蔽的缺憾。2010年,德國導演海德巴赫(Kaspar Heidelbach)亦將貝格曼的傳奇故事搬上大螢幕,貝格曼本人看完後,更喜極而泣地表示,「過去雖已無法挽回,但公平的結局是最重要的。」

2008年,時年94歲的貝格曼接受美國猶太大屠殺博物館訪問,「1名猶太人能夠做得比所有德國人加起來還要好,這不只是體能上的勝利,更是意志上的獲勝。」「即使到了現在,這還是為我帶來莫大的滿足感。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啊,我現在應該要忘掉這些有的沒的,專心去想今晚要煮些什麼才對。」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