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高靖觀點:尼克森訪問大陸,美方下令台灣空軍停飛半天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12/2
© 由 風傳媒 提供

'

美國總統尼克森在1972年2月21日訪問大陸北京,尼克森專機抵達北京之前,美方也許是擔心台灣方面會製造兩岸事端,阻擾尼克森訪問大陸,美方在尼克森出發前幾日,透過管道向當時的行政院副院長蔣經國傳達訊息,要求尼克森訪問大陸時,台灣必須停止空軍的戰鬥機飛行訓練。蔣經國當面告知參謀總長賴名湯美方的要求,儘管賴名湯滿心的不悅。還是下令空軍戰機停飛半天。

美國對台灣頤指氣使,無非是拿人手軟,台灣靠美國提供的安全保障多年,在政治上不能不接納美方的意見。但是,台灣國府與美國雙方長期以來的雙邊關係,始終存在著某些不信任,因為美方總是藉著推廣民主為表面的理由,干預國府的內政,並且在台或明或暗支持台獨團體,1949年前後美國駐台外交官,為了不讓中共入侵台灣,甚至意圖組織政變,推翻國府在台的統治,讓台獨團體控制台灣,尋求聯合國或美國託管。反對國民黨的台籍人士或者如前台灣省府主席吳國楨這類外省菁英,多跑去美國,美國也容許他們批評國民黨在台統治,更讓國府對美國懷有戒心。

蔣中正總統在台復職後,對於台灣需要仰仗美國提供軍事上的安全保障,十分清楚,故在外交上與美國密切合作,韓戰爆發時,蔣中正主動向美方表達,願意從台灣撥出兵力,支援韓戰,但是蔣中正的好意,遭到美方冷淡的回應,國務院認為蔣中正只管派兵打仗,所有後勤支援仍然仰賴美方。艾森豪總統任,雙方關係稍微改善,尤其對於金馬外島的安全,艾森豪同意美軍可視情況開火,美方也逐步交運台灣噴射戰鬥機。

時任副總統的尼克森來台訪問,誰行政院長陳誠(左一)、國防部長周志柔(前排左三)、外交部長葉公超(陳誠後方)等陪同下,接受國軍列隊歡迎。(行政院珍貴史料展官網) © 由 風傳媒 提供 時任副總統的尼克森來台訪問,誰行政院長陳誠(左一)、國防部長周志柔(前排左三)、外交部長葉公超(陳誠後方)等陪同下,接受國軍列隊歡迎。(行政院珍貴史料展官網)
尼克森任副總統時,亦曾數度來台訪問。圖為尼克森在當時的行政院長陳誠(左一)、國防部長周志柔(前排左三)、外交部長葉公超(陳誠後方)等陪同下,接受國軍列隊歡迎。(行政院珍貴史料展官網)

但在甘迺迪總統1961年就任後,雙方關係又走下坡,一方面台灣懷疑美國要推動兩個中國,另一方面甘迺迪反對蔣中正反攻大陸,被台灣視為是阻止中國統一,雙方嫌隙加大,甘迺迪在1963年11月遇刺後,台灣居然沒有派人赴美弔唁,美方大表不滿。

台灣當時為何沒有派特使赴美弔唁呢?當時的副總統陳誠在日記說,是因為時間來不及。陳誠的說法,難免有些推託,但是甘迺迪派來台灣的美國大使柯克,對待國府的態度很不好,陳誠都在日記抱怨柯克態度不佳,蔣中正也不喜歡柯克,這些不滿自然都會牽連到年輕的甘迺迪身上。1975年蔣中正病逝後,美國對於派特使來台弔唁,一度降低層級,後來還是在美國內部政治壓力下,改派副總統洛克斐勒來台。

台灣從1960年代開始受到北京在國際社會攻勢強勁,幾無招架餘地,1971年又被迫退出聯合國,自此,台灣所能倚靠的國際盟友,也僅剩下美國,對於美國的支持與援助,是台灣感到最矛盾的朋友。由於尼克森曾在艾森豪總統任內訪問台灣,住在蔣中正的士林官邸,國府未雨綢繆,在尼克森上任後,提出租借四艘潛艦與採購幽靈式戰機的要求,都遭到美方拒絕,不過,這時台灣早已意識到軍事反攻大陸的困難,以及美方的反對態度,國軍的建軍主軸,已經從準備反攻大陸,轉換為防衛台灣。

尼克森訪問大陸的計畫,是在1971年美國白宮國家安全顧問季辛吉密訪大陸後公開,尼克森的大陸行,讓台灣國府當局憂心忡忡,擔心美國減弱對台灣的支持,事前曾有外交部長周書楷飛到美國,與季辛吉會面,了解尼克森訪問大陸,是否可能傷害台灣的利益,尼克森離開大陸後,駐美大使沈劍虹又去找季辛吉,表達台北的許多關切,可見台北方面顧慮之深。尤其從1960年代後期開始,美國對台軍援與經濟援助都逐漸減少,施行多年的第七艦隊台海巡弋也取消,台灣當局不免顧慮美國對台安全承諾是否生變,美國與大陸發展更深一層關係,可能會傷害台灣利益。

尼克森在1969年就任總統後,開始思考如何與中共展開接觸與談判,國務院最後想到以取消第七艦隊巡弋台海,藉以向中共表達善意,爭取雙方恢復波蘭華沙談判。當季辛吉密訪大陸,與大陸方面談妥尼克森訪問大陸的相關細節後,沒有幾個月的時間,美軍駐台的幽靈式戰機也撤出台灣。國府奮鬥多年的聯合國席次,也是在1971年10月被迫退出聯合國,整個情勢是往快速地大陸方面傾斜,國府前景堪慮。

1972年2月12日,台北大街小巷忙著過農曆新年,可是台灣的情勢不樂觀。賴名湯的日記有這樣的內容,下午5時30分,協防司令包柏格告訴他,美方高級首長為了越南局勢,準備將台南的幽靈式戰機轉移到那邊去,他告訴包柏格,不妥當,不但他反對,他相信他的政府和總統,也一定會反對,希望將他的看法,反應到華府去。賴名湯還用可笑,形容美國撤走幽靈式戰機的決定。

2月16日農曆新年初二,台北歡喜迎春節,對國際政治情勢有所掌握的人,對這瞬息萬變的情況感到很無奈,賴名湯日記寫著,早上8時30分,蔣經國來家談問題,美國人總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當然,為了免人誤會,只好叫空軍2月21日(當天尼克森專機訪問大陸的日期)上半天停飛,其實是沒有必要的。2月17日,包柏格告訴賴名湯,幽靈式戰機2月16日下午已經飛走了,但是地勤維修人員還在,賴名湯告訴包柏格,人與人,國與國,互信最為重要。美國人顧慮多,對別人總不相信。

美國撤出台灣幽靈式戰機的理由,與取消軍艦巡弋台海的理由是一樣的,都是為了向北京傳遞善意訊息,但美方擔心情況隨時可能有變,所以是撤走戰機,但是地勤人員仍然留在原地,等待情勢明朗後再做決定。為了尼克森訪問大陸,台灣就要停止戰鬥機飛行訓練半天,台灣眼看著自己唯一的國際盟友跑去與最大的敵人會面,還要被這位盟友懷疑是否會搗亂,破壞會面,進而限制軍事訓練,面對美方蠻橫的態度,國府官員的心情,真是五味雜陳。

1969年9月23日,尼克森決定:美軍艦艇在臺灣海峽的例行性巡邏,改為「不定期巡邏」。美國先透露給毛澤東,卻拖到11月初才正式通知蔣介石,引發蔣介石抨擊。圖為美軍第七艦隊旗艦「藍嶺號」。(取自維基百科) © 由 風傳媒 提供 1969年9月23日,尼克森決定:美軍艦艇在臺灣海峽的例行性巡邏,改為「不定期巡邏」。美國先透露給毛澤東,卻拖到11月初才正式通知蔣介石,引發蔣介石抨擊。圖為美軍第七艦隊旗艦「藍嶺號」。(取自維基百科)
1969年9月23日,尼克森決定:美軍艦艇在臺灣海峽的例行性巡邏,改為「不定期巡邏」。美國先透露給毛澤東,卻拖到11月初才正式通知蔣介石,引發蔣介石抨擊。圖為美軍第七艦隊旗艦「藍嶺號」。(取自維基百科)

2月26日,尼克森大陸訪問行程接近尾聲,上海公報即將登場,賴名湯日記在這一天留下一場會議的發言,蔣經國把各總司令找去開會,談尼克森訪問大陸後我們應有的態度與做法,蔣經國覺得美國不可靠,我們過去太客氣了,很遺憾。雖然如此,我們還不能放棄與他們的關係。蔣經國一席話,道盡了中華民國與美國打交道的辛酸,經常受到這位朋友欺負,還不能與這位朋友絕交。賴名湯在2月反省錄寫著,被美國出賣,今後如何生存,實在是一大問題。

尼克森訪問大陸,對台灣造成的衝擊,真是不小,台灣有識者無不想能夠思尋到自立求生之道。賴名湯3 月2日日記寫下,他與外交部長周書楷有一個秘密的談話,大家都想如何來創造一個政治性的原子彈,轉變現在不利的局勢,只要肯做,總是有辦法的,我們一定要求變,絕不可等待,越等待,越對我們不利。

美國總統尼克森與中國總理周恩來,1972年(Wikipedia / Public Domain) © 由 風傳媒 提供 美國總統尼克森與中國總理周恩來,1972年(Wikipedia / Public Domain)
美國總統尼克森與中國總理周恩來,1972年(Wikipedia / Public Domain)

一切都要仰賴美國的台灣,面對美國改變外交主軸,有一種無力回天的窘困,尤其是那些掌握權力的人,更是感到不能扭轉乾坤的挫折,賴名湯下令空軍停飛,更是難堪不已。1971年4月,台灣其實早已認清美國在與蘇聯爭霸的過程當中,必然會打中國牌的策略。根據國務院解密檔案在4月17日有一份備忘錄引用美國輸出入銀行總裁柯恩斯與蔣經國私下談話的紀錄,美國駐華大使馬康衛在官邸晚宴後,蔣經國談到台灣對美國與大陸發展關係的看法,蔣經國說,對於美國採取的有利中共的行動,我們必須公開反對。但我們希望尼克森總統理解,我們瞭解採取這種行動的必要。蔣經國同時要求美方把他的話傳達給尼克森。

蔣經國明知情況不利台灣,卻只能公開表達義正詞嚴的立場,私下卻仍然要維持對美關係的和諧,在美國大使官邸這樣對外隱密的地方,表達他某些內心的想法,希望美方諒解國府的困難,以免引起白宮不滿,充分展示出台灣外交軟弱的無奈,當蔣經國向美方坦承台北當局必須區分公開與私下兩種論調,一方面,這是對台灣民眾的一種欺騙,另一方面又是對美國示弱,台灣在這個雙邊關係當中,毫無討價還價的籌碼。

美國沒有如尼克森所預想的,在1976年與中共建交,與台北斷絕外交關係,又再延後了兩年,並不是台北的外交策略奏效,純粹只是美國因水門案後的內政紛擾與運氣,從1969年到1979年的十年間,台灣當局只能眼睜睜的看著美國向大陸轉彎,努力爭取美國供售先進武器,在美國國會廣結善緣,擴大與美國民間往來,以備將來不時之需,迎接終將到來的困難局面。

*本文原刊《閤評網》,授權轉載。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