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35歲那年,她決定投筆從政...「德國媽媽」梅克爾如何成為自由世界舵手?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9/20
© 由 風傳媒 提供

'

11月的寒冬,安格拉和兩位女友剛洗完三溫暖,發現街上瀰漫著一股躁動,她們從人群議論中得知,阻隔兩德的柏林圍牆已經開放……

1989年11月9日,柏林圍牆倒塌,兩德邁向統一之路。僅3個月後,東德物理學家安格拉‧梅克爾(Angela Merkel)就放棄學術工作,加入蓬勃發展的新興政黨。27年來,梅克爾的敏銳直覺引導她一路成為德國第一位女總理,與生俱來的嚴謹、沈靜,則伴隨她避開一次又一次的政治災難,最終化身德國、歐洲乃自「西方自由世界」最重要的掌舵手。

梅克爾從政近35年來,從不起眼的東德女孩變成可靠得人心的「德國媽媽」。(美聯社) © 由 風傳媒 提供 梅克爾從政近35年來,從不起眼的東德女孩變成可靠得人心的「德國媽媽」。(美聯社)
梅克爾從政近35年來,從不起眼的東德女孩變成可靠得人心的「德國媽媽」。(美聯社)

1954年7月17日,梅克爾出生於前西德的漢堡,當時的名字為安格拉・卡斯納(Angela Dorothea Kasner),一家人很快便跟著擔任牧師的父親搬至東德滕普林(Templin),她在那裡度過36年的前半生。

身為家中長女,父親又是嚴正清明的牧師,安格拉自幼向學,總是名列前茅,大學以優異成績進入萊比錫大學攻讀物理,1986年取得物理學博士學位,並進入原東德科學院物理研究中心從事學術工作。她還精通俄語,1974年曾獲選參加莫斯科交流團,在那裡認識了烏里希・梅克爾(Ulrich Merkel),23歲時兩人成婚,從此成為安格拉・梅克爾。

她的第一段婚姻生活情景如何?為何至今還保留前夫姓氏?梅克爾從未認真談過這些,只透露自己當時「因為大家都結婚,所以也想結婚」。無論如何,這一段婚姻只維持4年多,而且1982年梅克爾離開時相當決絕,幾乎是一夜搬離兩人住處。

但這也許已經透露出端倪——往後的人生裡,梅克爾多次展現出決斷的勇氣,踏上從政之路、與政治導師斷絕關係、廢核與歐元危機等,每一次在時代的轉折點,梅克爾都是幾乎不吭一聲就轉變為另一個人,而且總是能準確無誤、毫無罣礙地踏上符合趨勢的道路。

脫離婚姻後,梅克爾在攻讀博士期間認識了第二任丈夫饒爾(Joachim Sauer),饒爾是她的指導教授,也是極為出色的量子化學家。和梅克爾一樣,饒爾不喜張揚,極少跟著梅克爾出席活動,連2005年梅克爾就任總理也缺席,為數不多的公開場合上也不苟言笑,他的妻子統治德國,他卻只接受關於學術研究的採訪問題。

梅克爾與她的丈夫饒爾。(美聯社) © 由 風傳媒 提供 梅克爾與她的丈夫饒爾。(美聯社)
梅克爾與她的丈夫饒爾。(美聯社)

扶搖至上的政治之路

1990年,梅克爾加入的「民主覺醒黨」(Democratic Awakening)與基督教民主聯盟(CDU,基民盟)合併,穩重又不屬於任何派系的她,迅速被西德總理柯爾(Helmut Kohl)相中,1991年12月,梅克爾已在國會宣誓就職為婦女與青少年部部長,柯爾甚至暱稱她「小姑娘」(das Mädchen)。對喜好比例代表制的柯爾而言,梅克爾兼具來自東德、新教徒、女性三種身份,顯然是兩德統一階段最好的融合代表之一。

受到柯爾庇護,梅克爾陸續擔任要職,環境部長、基民盟總書記和副主席等,接受一波又一波的政治洗禮。梅克爾雖然生性害羞,不擅面對媒體,但她認真又謹慎,很快就在政壇如魚得水。

1998年,柯爾第五次參選,卻因德國統一後經濟發展遲緩而大敗,基民盟又爆出政治獻金醜聞,柯爾僅能逃過牢獄之災,聲望重挫不起,他的得意門生梅克爾,竟也站出來要求他辭去黨主席,帶領德國走過分裂與統一的柯爾只好黯然下台。2000年4月,梅克爾就以9成支持率當選黨主席,成為這個保守黨派史上第一位女黨魁,此時的她加入基民盟僅僅10年。

梅克爾與她的政治啟蒙導師柯爾。(美聯社) © 由 風傳媒 提供 梅克爾與她的政治啟蒙導師柯爾。(美聯社)
梅克爾與她的政治啟蒙導師柯爾。(美聯社)

沈穩務實、亦懂包裝

頂著質樸短髮、一身西裝的梅克爾,曾被媒體譏為「東德灰老鼠」。但也許正是東德共產社會的成長經歷,她練就許多政治人物一生都做不到的本領,總是謹慎發言,不流露好惡,任何對她私人的揣測或質疑,只會換來更多沈默。務實而理智,審慎思量後作出最好的決定,就是她一貫的作風。 2005年基民盟擊敗執政的社民黨(SPD),梅克爾因此當上德國第一位女總理時,媒體對她還是幾乎一無所知。

這樣的梅克爾,多次顯現出堅決貫徹的一面,2006年梅克爾會見達賴喇麻,影響中德關係,但她仍堅持為人權發聲。2008年全球金融海嘯,梅克爾一肩扛起挽救歐元計劃,嚴厲要求希臘撙節,但也堅定指出「歐元失敗,整個歐洲都會失敗」(Euro fails, Europe fails),同意貸款予希臘,化解一度即將崩潰的危機。

德國總理梅克爾。(美聯社) © 由 風傳媒 提供 德國總理梅克爾。(美聯社)
德國總理梅克爾。(美聯社)

另一方面,梅克爾從不倉促做決定,也不貿然下定論,她曾自陳會在腦海裡把所有應對方案想過一遍,一一思考其可行性與各界的反應,但她絕不會張揚自己的理念,發言上更是出了名的模棱兩可,德國民眾甚至發明新的動詞「merkeln」用來形容「支吾其詞」的樣子,為的就是正反雙方都不得罪的妥協之道。

梅克爾謹守中庸,從不強調意識形態,相較於讓選民更愛她,也許更在乎如何讓反對者「不討厭她」,梅克爾從不攻擊對手,以空泛讚美對手等方式減少被攻擊的機會,政治術語上稱為「不對稱遣散」(asymmetric demobilisation)。

「丞相大人」真機靈?

說梅克爾冷靜自持,她的靈巧卻往往在最爭議的議題上浮現,和踏入政界的選擇一樣,她總能第一個嗅到風向,在完美時機點來個180度大轉變,博得黨外人士的歡迎。例如2011年3月11日,日本發生大地震和一連串核災事變,曾大力擁護核能、允許老舊核電廠延役的梅克爾,竟在5月30日果斷關閉8座核電廠,還立刻開始推動「非核家園」計劃,把計劃底線提前14年至2022年。

對於LGBTQ議題梅克爾也謹慎為之,身為虔誠教徒,梅克爾並不支持同性婚姻,不過她不曾強硬表態,只是顧左右而言他。隨著德國社會對婚姻平權和LGBTQ權益的關注越來越高,執政夥伴社民黨也宣布支持同性婚姻後,梅克爾順勢暗示其黨員「可按良心投票」,4天之後,德國國會下議院就以壓倒性投票通過,為同性婚姻敞開大門,又賺得一個漂亮政績。

平凡可靠 從劣勢變優勢

如此12年下來,媒體給梅克爾起了個外號「德國媽媽」(Mutti),她的精明、能幹、值得信任,不對不了解的訊息貿然行動,都像極了一位稱職母親,但她面對自己不贊同的但廣受民眾支持的事,又如慈愛母親一般從善如流。

梅克爾的中庸平凡也在生活中隨處可見,她騎自行車上班,下班還會順便去超市買菜。她喜歡與丈夫一起做菜,互相品評甜點與濃湯,也喜歡重複去同一個地方旅遊,低調住在四星旅館。梅克爾喜愛歌劇和足球,她和丈夫一起聆聽華格納的歌劇表演,而在德國國家隊重大比賽上,她一定跟閣員出席觀賽,還在進球時不顧形象振臂歡呼。「鄰家大嬸」是梅克爾甫上任時常被媒體嘲笑的特質,現在,卻已是寡言的她最重要的形象特徵。

2012年歐冠盃足球賽,德國在決賽4:2擊敗希臘,梅克爾振臂歡呼。(美聯社) © 由 風傳媒 提供 2012年歐冠盃足球賽,德國在決賽4:2擊敗希臘,梅克爾振臂歡呼。(美聯社)
2012年歐冠盃足球賽,德國在決賽4:2擊敗希臘,梅克爾振臂歡呼。(美聯社)

梅克爾總是穿著西裝外套,顏色似乎能反映她的情緒。(美聯社) © 由 風傳媒 提供 梅克爾總是穿著西裝外套,顏色似乎能反映她的情緒。(美聯社)
梅克爾總是穿著款式相似的西裝外套,似乎只有顏色能反映情緒。(美聯社)

內政外交險象環生 

政壇永遠危機四伏,2015年梅克爾決定對難民敞開大門,民怨四起,基民盟在地方選舉慘敗,外界都猜想,這難道是梅克爾的政治終點?兩年後的今日,她卻仍穩穩領先民調,難民危機因各國管制而緩解,德國經濟也處於近10年來最佳狀態。她最有名的招牌手勢則是拘謹自持的「梅克爾菱形」,則持續出現在國際場合,宣揚民主多元的德國精神,並在川普當選美國總統後,進一步開始承擔起自由世界的領頭責任。

眼下,德國與歐洲的危機只是緩解,荷蘭、法國和德國都免於選出極右派領袖,但民粹勢力仍在延燒,全球與區域衝突從未減緩,美國從盟友變成不可靠的挑釁者,中國卻日益強大形成威脅,梅克爾的煩惱,即是全世界的煩惱,他的角色又比過去12年更為重要,這個四年,她也能安然度過嗎?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