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LGBT迫害全球升級!亞塞拜然逮捕凌虐逾80名同志 埃及強迫同志接受直腸檢查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10/28
© 由 風傳媒 提供

'

第15屆台灣同志遊行28日即將在凱道集結出發,希望能更進一步消除民眾對性少數族群的歧視與誤解,並爭取LGBT族群權益。在許多風氣保守的國家,政府恣意追捕迫害性少數族群,將有同性戀「嫌疑」的人登記在冊,甚至逮捕支持LGBT族群的人。

《華盛頓郵報》(The Washington Post)報導,毗鄰中國的中亞國家塔吉克(Tajikistan)內政部公布了一份同性戀名單,上頭列載的319名男性和48名女性,全都受到塔吉克聯邦檢察官「道德肅清」而「證實」為同性戀者,這些被登記在案同性戀者可能面臨更嚴重的歧視與迫害。「肅清」行動等同於大規模圍捕和監禁,在過去數個月裡,中亞國家亞塞拜然(Azerbaijan)、俄羅斯聯邦「車臣共和國」(Chechnya)、埃及、印尼和東非國家坦尚尼亞都發生類似事件,政府大剌剌地搜捕有同性戀「嫌疑」的人,公開羞辱甚至刑求他們。

政府利用人民型塑反同氛圍

更令人憂心的是,接連發生的同性戀迫害行動模式非常相似。國際人權倡議組織「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LGBT權益研究員奈特(Kyle Knight)指出,這一連串迫害行動有諸多相同點,足夠使人相信,塔吉克政府是借鏡亞塞拜然的掃蕩同性戀事件,然後制定對付同性戀者的方法。這些迫害大多由宗教領袖或政府官員首先發聲,公開譴責「偏差的性行為」,由於同性戀在一些國家仍屬禁忌,LGBT族群都轉往地下活動,民眾沒有機會接觸他們,因而容易被公眾人物的煽動言論影響,對LGBT族群抱持負面觀感。奈特說:「指責特定族群散布疾病,或者宣稱他們是罪人都很簡單,只要利用民眾的無知,就很容易塑造歧視。」

一旦歧視性少數族群的風氣形成,群眾的敵意和憤怒就會轉移到他們身上。儘管塔吉克、亞塞拜然等國家並沒有將同性戀列為違法行為,但也沒有制定任何反歧視法來保護性少數族群,如果政府領袖想要立法保障LGBT族群權益,就會需要花費額外心力,斡旋於保守派之間。事實上,大多政府領袖選擇輕鬆的路,加入譴責LGBT族群的行列,甚至呼籲將同性戀入罪化。另外,在這些國家裡,猥褻和性產業相關法律通常都不利於性少數族群。

9月中旬以來,亞塞拜然首都巴庫(Baku)有逾80人遭逮捕,他們都被懷疑是同性戀者。新聞網站「歐亞新聞網」(EurasiaNet)報導,亞塞拜然內政部發言人聲稱這起大規模搜捕是出於人民意願。他說:「我們之所以進行搜捕,是因為接獲許多首都居民的要求。人們抱怨『這種人』在我們身邊走動、走在我們的街上且坐在我們的咖啡廳裡。」聯合國(UN)和「人權觀察」也關切這起逮捕事件,一些被害者表示,他們遭到毆打和電擊,被迫剃鬍子和受到其他形式的羞辱,只有認罪才能被釋放。

同性性交被處鞭刑 揮彩虹旗也被捕

印尼亞齊一對同志被「捉姦在床」而遭受公開鞭刑處分(AP) © 由 風傳媒 提供 印尼亞齊一對同志被「捉姦在床」而遭受公開鞭刑處分(AP)
印尼亞齊兩名同志性交時當場被逮,因而遭受公開鞭刑處分。(美聯社)

莫斯科、開羅和印尼首都雅加達(Jakarta)近期都出現相同模式的LGBT族群迫害。雅加達的法律扶助機構(Community Legal Aid Institute)執行長瑞奇(Ricky Gunawan)表示,一直以來,警方都鎖定性少數族群,但2016年開始,由於許多高官指控LGBT族群不道德且造成國家威脅,情況更加惡化。印尼國防部長雷亞庫都(Ryamizard Ryacudu)就曾說:「現在LGBT族群爭取更多自由,這是個十足的威脅。」5月印尼亞齊特區(Aceh)兩名男同志性交時當場被逮,根據伊斯蘭教法,兩人都被判處公開鞭刑,逮捕和處刑期間都備受羞辱,而印尼總統佐科威(Joko "Jokowi" Widodo)未曾對這起事件發表任何意見。

「埃及人權倡議組織」(Egyptian Initiative for Personal Rights)指出,17日埃及至少有20人因為支持LGBT族群或被懷疑是同志,而被判處6個月至6年不等的徒刑,一些人權團體表示,有些人遭到毒打並被迫接受直腸檢查。這20人中,有人在演唱會上揮舞彩虹旗遭逮捕,有人在臉書(Facebook)上發布貼文支持LGBT族群被抓,其餘人則是同志約會App或同志聊天室的使用者,被警方循線逮捕。埃及同志權益運動者穆罕默德(Mohamed)表示,彩虹旗事件激怒保守民眾,「這給政府和安全部門機會去逮捕那些人」。穆罕默德考量自身安全,要求《華郵》不公開他的姓氏,他說:「政府在告訴民眾:『我們是保守派,我們擁抱我們的傳統與習俗』。」

車臣共和國4月傳出政府設立「男同性戀集中營」,至少上百人(多為年輕男性)被誘騙或搜捕,而後被關進監獄,每日遭受獄卒和其他囚犯辱罵、痛毆等虐待,或者被迫承認自己是同性戀,甚至受到處決。車臣總統卡德洛夫(Ramzan Kadyrov)則強烈否認大規模迫害男同性戀,更說車臣沒有同志,所謂的迫害根本不存在。拉普諾夫(Maxim Lapunov)曾被關押在男同性戀集中營,這周他向俄羅斯聯邦偵查委員會(Investigative Committee of Russia)提起告訴指控政府迫害同志。俄羅斯聯邦偵查委員會先前曾否認車臣發生同性戀迫害。

車臣男同志連出櫃都不敢,仍遭到政府大規模迫害。(美聯社) © 由 風傳媒 提供 車臣男同志連出櫃都不敢,仍遭到政府大規模迫害。(美聯社)
車臣男同志連出櫃都不敢,仍遭到政府大規模迫害。(美聯社)

面對大眾的歧視和政府的迫害,LGBT族群要不尋求外國庇護,或者離群索居、與性少數族群切斷聯繫,以免受到牽連。人權觀察的LGBT權益研究員奈特指出,塔吉克鄰國吉爾吉斯和東歐內陸國摩爾多瓦(Moldova)等國家也漸漸發展出歧視性少數族群的氛圍,隨時有可能發生類似的搜捕與迫害。

雖然面對重重迫害,但同志族群還是有一絲希望。奈特表示,這些迫害同志的國家也會顧忌國際社會的批判,最顯著的例子就是針對車臣的聲討。他說,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mir Putin)和車臣總統卡德洛夫都無法忍受同性戀,但他們不得不正視國際社會的譴責聲音,甚至開了會討論這件事,例如普京會顧忌身為世界盃(FIFA World Cup)主辦國的形象,不希望手上沾有同志的血。兩人開會後,針對性少數族群的圍捕事件確實減少了。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