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LIS線上教學平台創辦人嚴天浩:生硬知識變身有趣影片 ,讓學生迷上科學

親子天下 標誌 親子天下 2017/10/5
LIS線上教學平台創辦人嚴天浩:生硬知識變身有趣影片 ,讓學生迷上科學 © LIS創辦人嚴天浩(左3)與夥伴錄製影片,用誇張的人物表情,激起孩子們的學習動機。曾千倚攝 LIS線上教學平台創辦人嚴天浩:生硬知識變身有趣影片 ,讓學生迷上科學

新刊熱推│

三創數位生活園區的八樓,在炎熱的酷夏擠進了十多名年輕人,他們駕輕就熟的張開一大塊綠布,用夾子固定在柱子上,再拿出綠色的地墊,搭起簡陋的攝影棚。最後組裝起攝影機、燈具,「喀嚓」一個開關,燈亮了,錄影開始。

「LIS(Learning is Sharing)線上教學平台」創辦人嚴天浩頂著阿拉伯頭巾,手上、頸上圈著手銬,飾演「光學之父」海什木,操著奇怪的阿拉伯腔講中文,面對鏡頭說:「尼羅河怎麼是倒著的?」重現十世紀海什木在獄中發現光的故事。

比起教知識,更關心學習動機

「LIS線上教學平台」主要拍攝科學影片,但是比起教知識,他們更關心學習動機。他們將許多知識轉化成圖像、動畫,讓課本裡生硬的文字變得有趣。舉例來說,生物課的「催化劑」便等同於「媒人」,在兩個曖昧的男女之間通風報信,促成美事一樁。

影片裡的有趣動畫,像是大男生變裝成愛莎公主、用一塊錢做成手機充電器等讓大人傻眼,小孩卻哈哈大笑的細節,「用好東西吸引小朋友」,LIS想要讓學生對於一件事情感到好奇,追問為什麼。他們在 YouTube 的「LIS科學頻道」上有超過一百支影片,近兩萬人訂閱。

LIS的影片在網路上傳開,開始有一些教師研習找他們演講、合作,讓嚴天浩行程滿檔。包括台中市自然社群 Sci-Flipper 的假日研習、夢的N次方全國教師研習、台北市國中理化教師社群,也邀請他們加入備課,還有泛科學、新生命教學自學團,以及之道學習創辦人鄭婉琪的羽白群學等,都有意願談合作。

看似很有規模的小成就,其實一路走來,至今依舊辛苦。談起創業歷程,嚴天浩在大三那年找了一群志同道合的夥伴,利用成大校內一萬元的天使基金,創立「LIS 線上教學平台」。剛開始,他們並不知道怎麼拍片,影片點閱率不到兩百人,就連在 flying V 群眾募資平台上的募資計劃,也僅達成四四.三%。尤其是當他們的影片有趣,但是無法保證「成績進步」也讓許多企業贊助卻步。身為創辦人,嚴天浩曾把自己的薪水給夥伴,自己窮到戶頭裡剩不到一千元,「我時時都在想,半年後的錢在哪裡?要爭取哪些計劃?」

前年,他們正式成立「台灣線上教育發展協會」後,嚴天浩對夥伴有更強的責任感,不願意一起打拼的夥伴像他一樣「無給職」,他平均一天寄五封信給不同的單位談不同的合作計劃,一個月就寄了一百封信,夥伴陳儷文形容他,「除了睡覺都在處理LIS的事。」

經過毛遂自薦,台東書屋的陳爸、永齡基金會願意合作,也提供經費補足資金缺口,去年一年,他們總算有了穩定收入,建立起協會的制度規章,每週固定四天在台東,幫書屋的小孩上「放學後」的自然課,並且協助永齡在新北市、台東縣的三所學校進行課後班。

非正規老師,毅然投入教育

雖然沒有當過正式老師,但是這群一般人眼中的「人生勝利組」,畢業後捨棄科技公司的招募,轉身投入教育。畢業於政治大學中國文學系的夥伴陳儷文,現在是「自然老師」,她放棄考正式老師的機會,想用不一樣的方式教書。回想起第一次到台東教書,「我不敢相信迎面走來那群戴金項鍊的孩子是我的學生。」

家境上的困難,加上學業上的挫折,陳儷文發現這些孩子運用各種方式引人注意,戴金項鍊便是一種。教室內難搞的學生,全到了LIS的教室,他們會自顧自的講話、頂嘴、找人打架、上課大哭,讓初試啼聲的陳儷文幾乎無法招架。

但是陳儷文堅持不用懲罰,她與嚴天浩共同發想教學方式,要用課程吸引學生。先用影片裡的實驗引起學生注意,再跟孩子討論「到底發生什麼事」,帶入課本裡的自然知識,也引導孩子像科學家一樣想事情,最後再讓學生自己操作實驗。影片裡像是火山爆發的「大象牙膏」,將碘化鉀加入雙氧水,產生白色泡沫,最受學生歡迎,讓這群孩子漸漸回到課堂,「只要他們願意再來上LIS的課,我們就成功了,」陳儷文說。

與許多發展成熟的基金會團隊比起來,嚴天浩的團隊顯得青澀,也沒有想像中華麗的成果,但是他們很堅持,「不趁年輕試試看,以後就沒機會了。」

儘管這條道路注定困難,但是LIS不忍再見到孩子放棄學習、自暴自棄,「台灣缺一座可汗學院,」眼神義無反顧的炙熱,嚴天浩一語道破團隊的野心。

延伸閱讀:

更多親子天下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