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Territory Studios:這家工作室設計了《銀翼殺手2049》裡的人機界面

T客邦 標誌 T客邦 2017/11/6 ifanr

倫敦設計工作室 Territory Studios 曾為《復仇者聯盟》、《攻殼機動隊》、《星際異攻隊》等電影製作過特效。最近,Territory 與導演 Denis Villeneuve 合作,設計了《銀翼殺手2049》裡的所有人機界面。

「我們試圖做出一些不同的東西, 」 工作室創意總監 Andrew Popplestone 對 Fastcodesign 網站說,「通常,在許多展現未來的電影中,電腦界面常常是可以互換的。」

從《銀翼殺手》到《銀翼殺手2049》,電影裡的世界發生了巨變。在經歷過技術末日後,所有資料都被清除,或者已經損壞了。這是 Territory 設計的起點。設計團隊對未來的設想是,技術不再擁有任何人都能接觸的唯一版本。不同人接觸的螢幕與操控界面是不一樣的;有些人能夠接觸到更好、更新的科技。

blade runner 1 © 由 T客邦 提供 blade runner 1

「我們思考的不僅僅是科技的面貌,而且是科技的功能性以及其運作方式,」Popplestone 說,「這很困難,因為我們對這一代技術的所有認識就是技術末日。我們必須思考的是,如果技術由其他東西驅動,比如化學或更加有機的東西,一切會是什麼樣子。在幾週時間裡,我們想出了一些概念,然後展示給 Dennis(導演)。他喜歡我們的想法,即一切東西都包含人性化的元素,從而創造出了不完美與可接觸性。我們開始定義不同的場景,比如洛杉磯警局和 Wallace 公司,並且創造出與電影匹配的風格。在 Wallace 公司,你可以看到高級技術,而外面的世界則是反烏托邦式的,充斥著老舊的技術。」

創意總監 Peter Eszenyi 表示,電影裡面的界面並非後期添加的。Dennis Villeneuve 和產品設計師 Dennis Gassner 很關注電影佈景的細節,並且堅持讓演員在實體場景中表演。Territory 設計的界面顯示在真實螢幕上,讓演員真正沉浸到科技之中。

blade runner 2 © 由 T客邦 提供 blade runner 2

《銀翼殺手2049》展現了一個被遺棄的世界。一切好的、積極的、理想化的東西已經消失,能逃離的人都已經逃離。「在這個世界裡,他們能創造出與人類一模一樣的複製人,」Popplestone 說,「這是超級先進的技術,但是,所有人都用著相對低級的技術。他們創造出了了不起的東西,但這些東西只能由少數人享用。」

因此,在電影世界裡,大公司能製作出摩天大樓一般高的全景廣告;廣告商能在市場上播放清晰、多彩、高解析度的畫面,但其他人只能用著老舊的 CRT 螢幕,或者被遺棄的元件。

在現實中,Territory 工作室也開發遊戲、VR 體驗,做圖形設計。當談到現實世界與電影的界限時,Eszenyi 表示,Territory 所做的事情就像是技術人員一樣。他們的動機不同的,一個是為虛擬世界製造物品,另一個則是為現實世界製造物品。但從歷史上看,兩者常常會殊路同歸。

「一切都要歸於對未來可能性的想像,」Eszenyi 說,「未來學家、電影導演和科技公司都在想像未來的樣子,提出問題,做出回答……不同之處在於,電影常常更早地到達未來。」

 
  • 本文授權轉載自:ifanr
加入T客邦Facebook粉絲團

更多來自 T客邦 的內容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