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WTO外交》美國抵制導致法官難產,小國對抗大國失利器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11/2
© 由 風傳媒 提供

'

記者尹俞歡/瑞士報導

世界貿易組織(WTO)是全球最大的多邊經貿組織,WTO下設的上訴法院(Appellate Body, AB)更是全球最主要的貿易爭端解決機制。即便各國改以雙邊或多邊貿易協定為談判重點,仍難以撼動WTO在國際經貿戰場所扮演的重要性。然而,近期卻傳出WTO上訴法院法官人選因美國抵制而難產,外媒更預估,若美國持續抵制,最快2018年WTO上訴法院將因人數不夠而癱瘓。

WTO是台灣目前以正式會員身分加入的國際組織,也目前全球最大的多邊貿易組織,目前共有164個會員。加入WTO的國家,必須給其他會員最惠國待遇、透過談判開放市場、約束對特定產業的補貼等,以實踐WTO成立所欲創造的自由、公平的國際貿易環境。

會員國越多 共識越難達成

然而,隨著WTO的會員越來越多,會員之間的差異性變大、加上只要有一國反對就無法生效的共識決機制,也讓WTO越來越難簽定共同的市場開放協定。2001年多哈回合談判原本希望針對農業訂出統一的關稅協定,最後卻因各成員國無法達成共識,於2008年正式宣告破局,至今也尚未討論新一輪的市場開放協定。

世界貿易組織(WTO)是全球最大的多邊經貿組織,WTO下設的上訴法院(Appellate Body, AB)更是全球最主要的貿易爭端解決機制。(取自WTO官網) © 由 風傳媒 提供 世界貿易組織(WTO)是全球最大的多邊經貿組織,WTO下設的上訴法院(Appellate Body, AB)更是全球最主要的貿易爭端解決機制。(取自WTO官網)
世界貿易組織(WTO)是全球最大的多邊經貿組織,WTO下設的上訴法院(Appellate Body, AB)更是全球最主要的貿易爭端解決機制。(取自WTO官網)

而各國考量全球性的關稅協定談判困難,也紛紛改以區域型的多邊貿易協定、或雙邊貿易協定為談判主軸。根據國發會2014年5月的統計,全球已有379個自由貿易協定(FTA)和經濟合作協定(ECA)生效,如今則預估有超過700個。

朱敬一:班會功能不彰,小圈圈越來越多

簽定大規模關稅協定越來越難,也令許多人質疑WTO當初成立時開放市場的功能,已被叢生的區域及多邊貿易協定取代。「WTO就像班會,區域貿易協定是小圈圈,」台灣駐WTO代表朱敬一形容,當班會功能不彰、無法約到全班一起看電影,大家自然比較傾向透過小圈圈取得直接、快速的利益;反之當「小圈圈」越來越多,班會自然益發功能不彰。

駐WTO代表朱敬一。(尹俞歡攝) © 由 風傳媒 提供 駐WTO代表朱敬一。(尹俞歡攝)
台灣駐WTO代表朱敬一(右)形容,當班會功能不彰、無法約到全班一起看電影,大家自然比較傾向透過小圈圈取得直接、快速的利益。(尹俞歡攝)

經濟學者凱爾.巴格韋爾(Kyle Bagwell)與羅伯特.史特格(Robert Staiger)則認為,儘管開放市場的多邊功能逐步被「小圈圈」取代,WTO的司法裁決功能卻仍在國際經貿場域中扮演重要角色。為了確保市場公平競爭,WTO在成立時設制爭端解決機構,各國若遭遇其他市場的不公平待遇,即可向這個具準司法性質的爭端調解機制提出控訴。而爭端解決機制分初審及複審兩級,當複審機制(也就是AB)判決定讞,敗訴會員就必須修改不合理的貿易規範,否則勝訴方將可自行採取貿易報復行為。

中立第三方準司法機制 小國對抗大國最佳利器

WTO由中立第三方組成的準司法機制,由於不會因國力或經濟體大小而有所偏好,自然也成為小國對抗大國的最佳利器。朱敬一比喻,當台灣和歐盟有貿易糾紛時,若單靠談判,小國的籌碼並不多,很難扳回劣勢;但若台灣在WTO上訴法院中勝訴,就有立場採取救濟措施,歐盟也會遵循。

此外,許多區域或雙邊貿易協定中並沒有仲裁機制,若一方的權利受到侵害,只能透過談判解決;相較之下WTO則有中立機制裁決各種貿易行為是否侵害另一方權利。且由於每個多邊及區域貿易協定都要向WTO註冊,若有協定影響簽約國以外的國家,該國也可以向WTO的司法機構控告這項條文。

WTO上訴法院 美國抵制搖搖欲墜

然而,扮演全球貿易仲裁角色的WTO上訴法院,近日卻傳出因受美國抵制而搖搖欲墜。總共由7名法官組成的上訴法院,到今年12月會因3人任期屆滿而缺位,需由所有WTO會員同意選任新任法官。但根據包括彭博社(Bloomberg)在內的外媒報導,美國持續抵制新任法官人選,導致法官難產。

由於上訴法院每審理一件案件,會需要3名法官,當12月開始法官人數只剩4人,審理案件的速度勢必會變慢。外媒更預估,若美國持續表示反對、卻又提不出合適人選,WTO上訴法院最快將在2018年末進入癱瘓狀態。

美國對外宣稱抵制法官人選的理由,是因上訴法院在過去審理案件中做出「超越司法權限」(judicial overreach)的裁決;且前任法官Ricardo Ramirez-Hernandez在任期滿後仍對特定案件做出裁決,讓上訴法院運作受到質疑。在法官人選問題之外,美國WTO代表也提議要改以共識決來解決貿易爭端。這也代表每件貿易糾紛在判決出爐後,需要經過所有會員同意、才能對被控國進行裁罰。

美國所提的動議,幾乎形同推翻23年前烏拉圭回合的難得談判成果。WTO過去雖然以共識決處理貿易爭端,但1980年代由於部分國家頻繁否定特定貿易案件的裁決,導致裁罰效果不彰,WTO也因此在1994年將改制為負面共識制,唯有在所有會員都不同意一項判決結果時,才能不予通過該判決。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