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德語媒體:西方會成為中國的奴隸嗎?

dw.com 標誌 dw.com 2019/9/10 文山 (摘編)

默克爾總理訪華時,是否沒能足夠強硬地抨擊中國的人權以及經貿政策?這一話題依舊在吸引德語報刊的高度關注。《時代周報》認為,西方在香港問題上無能為力。《世界報》擔心,如果現在放任中國強大,不久後全世界都要被迫接受中國規則。

在深圳集結的武警部隊裝甲車輛 © Reuters/T. Peter 在深圳集結的武警部隊裝甲車輛

(德國之聲中文網)

《時代周報》

網站周二以"中國不會接受指手畫腳"為題,刊登了由該報退休總編索默爾撰寫的專欄評論。文章悲觀地指出,一方面,西方不能對香港坐視不理;但另一方面,西方除了表示關注,其實也幫不上什麼忙,尤其是中國真的決定動武時。

作者問道,面對中國慢慢蠶食香港的自由權利,西方究竟還能做什麼?

"敦促遵守香港《基本法》,這是正確的。但是,我們不應該過於理想化地看待《基本法》的內容。英國並沒有給香港留下西敏制民主,而只是在殖民地體系下推行了少量的民主化舉措。當時的香港沒有普選,大部分官員都是委任,而非選舉產生。現在的不同之處,也僅僅在於,進行委任的人发生了變更。而且,英國人也點頭同意了的《基本法》,賦予了北京中央政府實質性干涉的權力,全國人大常委會還可以宣布香港特區的法律失效。根據《基本法》第39條,還規定可以通過立法手段對香港民眾的自由權利進行限制。而香港特區的選舉模式,也應'根據實際情況'而規定。"

"從施密特到默克爾,這幾十年來,沒有任何一位德國總理公開地抨擊中國人權。但是,這些德國總理又都在閉門會談中為人權人士发聲、努力促成他們獲釋。德國各屆總理沒能促成中國改變人權政策,北京的政權依然不容忍異見人士。北京的'中國特色人權发展道路'基於這樣一種認知:經濟发展是最重要的人權標准,8億人脫貧就是人權事業的傑出成就。中國還認為,在人權和民主議題上,西方沒有獨家主導的權力。對於北京的這種觀點,西方國家不論怎樣教導,也無法改變。"

"如果把道德理念作為德國貿易政策、乃至德國外交政策的唯一基准,那麼我們的經濟就會被毀滅,外交上也會遭到孤立。現在,媒體界很多人都在要求采取強硬姿態。《圖片報》就在問:'難道一旦涉及到生意,就可以罔顧人權?'《商報》也認為:'血腥的中國國家主席用鐵腕統治,西方對此不能沉默。'基民盟的政治人物默爾茨(Friedrich Merz)指出,'似乎所有人都懼怕來自北京的反應'。可是,我們究竟應該怎麼做呢?難道斷絕和中國的經貿往來嗎?難道應該出台沒用的制裁措施嗎?難道應該拒絕中國的'一帶一路'規劃嗎?甚至難道應該如某些香港示威者所希望的那樣,訴諸北約嗎?"

"誠然,我們不能置之不理。但是,除了關注,我們也不能做更多的事情。以為我們的大型企業能夠迫使北京回心轉意,這種幻想未免太幼稚。更加強硬地捍衛我們的經濟利益和政治利益,這是一方面;但是如果要发動一場新冷戰,又會是完全另外一番局面。這是一個令人痛苦、但又無可辯駁的事實:西方沒有人願意大規模介入香港問題,即便在最惡劣的情況下也是如此。"

Provided by Deutsche Welle © picture alliance/dpa Provided by Deutsche Welle

《世界報》

以"僅靠閃爍其辭無法馴服中國"為題,刊发了由該報評論主筆舒斯特(Jacques Schuster)撰寫的社論。文章認為,德國必須更加清醒、公開、強硬地對待中國無所顧忌的經濟行徑,否則,北京遲早會給全世界制訂規則。作者抨擊默克爾總理以及德國經濟代表團幾天前在中國訪問時,沒有對北京的專制進行足夠強硬的批評;而中國模式,長遠來看會威脅西方的體制。

"2001年,在美國以及歐洲的推動下,中國加入了世貿組織。當時的歐美希望,能夠通過向中國開放西方市場,來讓中國獲利,從而促使這個成長中的巨人也能夠公正地按照WTO的規定向西方開放市場。歐美當時的期盼就是'以貿易促轉變'。"

"但是,這種事情一點都沒有发生。迄今,北京無視WTO的各項重要原則。中國人無恥地掠奪知識產權,限制市場准入,用國家干預、大量補貼的方式來扭曲市場。盡管如此,德國依舊在夢想著'戰略伙伴關系'。直到今天,德國還對當年面向東歐的'以接近促轉變'政策深信不疑。"

"現在,中國正越來越強大。要是不能及時束縛這個狂人,那麼我們距離北京迫使WTO以及全世界接受其規則的那一天也就不遠了。美國人正在努力束縛中國,不過其方式卻是欠缺考慮、相當隨意的。"

文章批評德國政府在高舉多邊主義大旗、抨擊美國單邊行徑的同時,卻因忌憚經濟利益而不敢大聲抨擊中國大肆破壞WTO多邊主義原則的行徑。作者認為,德國應當和歐盟各國一道,在WTO向中國发起訴訟。"如果北京屆時依舊無視自由貿易的規則,那麼就應當讓中國退出世貿組織。如果國際社會的最高目標僅僅時維持表面上的平靜,那麼,國際體系的命運就會依賴於最肆無忌憚的那個成員。更誇張地說:奴隸們自己也參與締造了暴政。"

摘編自其他媒體的內容,不代表德國之聲的立場或觀點

作者: 文山 (摘編)

More from Deutsche Welle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