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狄鶯救子》孫案關鍵在「意圖 」 少這兩字差很多!

中時電子報 標誌 中時電子報 2018/4/16 中視 龔邦華

孫安佐幾天前多了一項新的罪名,這個新的罪名在警方訴狀上是 Poss Instrument w/Int。 然後上面有一個代號, 用這個代號去查, 會發現孫安佐被指控犯了統稱擁有犯罪工具的這個大項目下的a 項。

A 項原文是這樣 「A person commits a misdemeanor of the first degree if he possesses any instrument of crime with intent to employ it criminally」。( 如果有「意圖」犯罪者擁有任何犯罪工具是犯了一級輕罪)。 有的媒體報導孫安佐被控擁有犯罪工具, 而未見「意圖」兩字,就有誤導之嫌。

因為如果一個完全不知道這個案子的人,如果只看到某人被控持有犯罪工具,會以為這個人已經犯了一個案子,而不是「意圖」犯案。所以,孫安佐整個案件, 最關鍵的就是 「意圖 」兩字。

因為並沒有真正的犯案。 目前對孫案的兩項指控罪名都有with intent (意圖)的字眼。

第一項是犯下了意圖恐攻他人的恐怖威脅, 第二個是擁有意圖犯案的犯罪工具。所以此案檢方若真要定罪,必須要有證據去證明孫安佐的確有上述兩項的「意圖」。

Innocent till proven guilty(任何人在被證明有罪之前是清白的),這是美國刑事法一個普遍的指導原則。而為了證明有罪,檢方必須要Proof beyond reasonable doubt (證明無可置疑)。

沒錯,孫安佐的確開了個要掃射學校的玩笑,如果檢方不認為是玩笑,要怎麼去證明它?

沒錯,他的確擁有槍枝以及彈藥,如果檢方控告孫安佐有要執行的意圖,那要怎麼去證明它?

因為他可能真的只是開玩笑而已,他自製槍枝與蒐集彈藥也可能真的只是個軍事迷而已,上述都是合理的事實推斷,不是嗎?

如果檢方沒有辦法排除這些合理的事實推斷,那麼這兩項罪名其實都無法成立。

這也是為什麼當初孫安佐的律師拉托伊森堅持要證明孫安佐的清白,沒有考慮過認罪協商。而認罪也不代表一定有罪,只是不想要走公審一途。因為在美國,公審也不保證可以還他清白。

明明孫安佐自白書上有只是開玩笑的口供。但是美國媒體現在很多都沒有報這一點。也因為如此,還沒有被證明有心犯案的孫安佐被渲染成好像有意犯案的程度。這是因為美國社會在學校槍擊案陰影下不太願去考慮他玩笑的成分。

這已經是對他的一種既存偏見。在美國檢方未證明孫安佐「意圖」前,國人也應以合理的事實推斷來看待孫案。

更多來自中時電子報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