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財華洞察|閃崩、枷鎖和原罪!仁東控股成2020年A股最強「絞肉機」

FiNET 標誌 FiNET 10/12/2020 財華網
財華洞察|閃崩、枷鎖和原罪!仁東控股成2020年A股最強「絞肉機」 - 圖1 © 財華社 財華洞察|閃崩、枷鎖和原罪!仁東控股成2020年A股最強「絞肉機」 - 圖1

2020年即將過去,仁東控股(002647-CN)趕在年底前成功坐上「A股2020年最強絞肉機」座椅。

11月25日起,仁東控股股價開啓直瀉千里模式。截至12月10日收盤,仁東控股股價遭遇12個跌停板,瞬間崩塌也讓其今年一度漲近300%的股價一夜回到解放前:該12個交易日累計蒸發241.82億元市值,有股賣不出的股民怨聲載道。

根據仁東控股今年三季報數據,三季度末公司累計有13,090戶股東,由此估算,公司股東在11月25日-12月10日人均虧損額高達184.74萬元!

要知道,9年前重慶啤酒(600132-CN)當時也只是9個連續跌停板,在第6個一字跌停板的時候就有一個股民「關燈吃面」了。此次仁東控股的股東們恐怕比當初「關燈吃面」的重慶啤酒股東還慘。

有股民在東方財富網股吧哀歎道:「我,我攤牌了」、「開板的時候扶我一下,謝謝」。此刻,仁東控股股東多麽想自己是一個「從來沒碰過股票的純真少年」,而且還能擁有天真無邪的笑容。

但股票市場很真實,也很殘酷。12月10日收盤,仁東控股仍有187.9萬手股票被封單,金額超過31億。也就是說,一萬多的股民還有31個億的資金想在這家公司股票里逃出來卻被關得死死的。

有故事,也有事故

這家做第三方支付的公司故事比較多,所以崩盤的原因也不止一二種。

2016年前,仁東控股主營業務是漆包線、高精度銅管材和其他銅材的研發、生產和銷售。2016年,公司以14億的價格併購廣東合利金融科技服務有限公司90%股權,由此公司主營業務轉型為第三方支付,同時還提供商業保理、供應鏈管理、融資租賃、互聯網小貸服務。

啓信寶數據顯示,近兩年合利寶因違反支付結算管理規定、違反非金融機構支付服務管理規定和銀行卡收單業務管理規定等原因,數次吃到地方監管罰單。

不過,這對於仁東控股來說不是大事。

實控人戚建萍2016年因公司内控缺位、資金被佔用而退出仁東控股並套現35億元離場後,柚子資管成為公司新的控股股東,而柚子資管實控人是郝江波。資料顯示,郝江波為山西資本財團德禦系的核心人物,其丈夫田文軍為德禦系創始人。

財華洞察|閃崩、枷鎖和原罪!仁東控股成2020年A股最強「絞肉機」 - 圖2 © 財華社 財華洞察|閃崩、枷鎖和原罪!仁東控股成2020年A股最強「絞肉機」 - 圖2

2018年初,仁東控股實控人變更成曾經内蒙古首富的霍慶華家族二代——霍東,郝江波淡出視野。霍東上任後,在一年多的時間里多次增持仁東控股的股票,並以仁東集團為平台收購了垃圾分類頭部企業小黃狗的30%股權,以深化佈局實體產業。

但在2019年,仁東控股面臨較大的資金壓力。為解決仁東控股的資金壓力,霍東通過出讓控制權給海科金集團來換取國資的資金支持。2019年11月15日協議正式生效時,仁東控股控股股東變更為海科金集團,實際控制人變更為北京市海澱區國資委。

海科金集團的國資背景,讓仁東控股股價一路高歌猛進,成就了1年時間的走牛行情。但截至2020年11月14日,海科金對仁東控股的協議已經履行滿一年,霍東方與海澱國資雙方也因此分道揚镳,仁東控股實控權又重回霍東手中。

財華洞察|閃崩、枷鎖和原罪!仁東控股成2020年A股最強「絞肉機」 - 圖3 © 財華社 財華洞察|閃崩、枷鎖和原罪!仁東控股成2020年A股最強「絞肉機」 - 圖3

給股價打雞血的國資「終止託管」後,對於仁東控股的中小股東來說希望落空了,「炒作」完後股價自然經不起支撐,大有搖搖欲墜之感。

而造成公司股價崩盤的另一大原因是公司被戴上「莊家股」的帽子。證券時報此前報道,操盤仁東控股的莊家,目下已被司法部門控制。據說莊家控制著不少賬戶的融資盤以及場外配資盤,在東窗事發後,相關賬戶大舉賣出這才造成了狼狽不堪的現場。

由此是否可以聯想到股東依靠國資入主利好而在最後出貨獲利?

在此次股價崩塌前,仁東控股第五大股東景華(自然人)在今年6月底持有公司2877.76萬股,持股比例為5.16%。但在公司三季報中,景華在前十大股東名單中消失。通達信數據顯示,景華在8月12日時曾通過二級市場賣出了1887.19萬股,以當天43.46元的均價計算,套現8.2億元,宣告清倉走人。

此外,前十大股東中的重慶信三威投資咨詢中心(有限合夥)-潤澤2號私募基金以及自然人王逑在三季度亦清倉仁東控股,三者累計清倉公司2600萬股,佔總股權比例9.4%。而北京仁東信息技術有限公、天津和柚技術有限公司以及崇左中爍企業管理咨詢合夥企業(有限合夥)這三家股東亦在今年三季度減持了仁東控股股份,累計減持數量達999萬股。

換言之,在仁東控股閃崩前,已有6位重要股東提前套現離場。剩下的中小股東們還被蒙在股里,還有新股東被迫當了「接盤俠」,就被突襲的黑天鵝重創,在公司控股權易手幾天後股價的另一面就顯露出來,驚恐的中小股東紛紛出逃。

而在股價12連崩之時,仁東控股在深交所發佈的公告異常頻繁。11月19日,仁東控股收到深交所問詢函,被要求補充披露向海科金集團申請累計30億借款的實際情況、還款情況等。

截至9月底,仁東控股的貨幣資金有15.54億元,流動負債為23億元,其中三個月内即將到期的流動負債就達21.42億元,可見債務壓力之大。公司在回复函中表示:公司流動資金較為緊張,故發生興業銀行3.5億短期貸款本金未能如期償還的情形。

財華洞察|閃崩、枷鎖和原罪!仁東控股成2020年A股最強「絞肉機」 - 圖4 © 財華社 財華洞察|閃崩、枷鎖和原罪!仁東控股成2020年A股最強「絞肉機」 - 圖4

此外,在12月7日及8日,仁東控股連發2條公告,其中7日的公告指其控股股東仁東信息持有的公司股份1490萬股被司法凍結,凍結開始日期為2020年12月03日,凍結結束日期為2023年12月02日,凍結股份佔其持股比例為11.33%。在12月8日,仁東控股公佈公司獨立董事柴曉麗女士由於個人原因遞交的書面辭職報告。

財華洞察|閃崩、枷鎖和原罪!仁東控股成2020年A股最強「絞肉機」 - 圖5 © 財華社 財華洞察|閃崩、枷鎖和原罪!仁東控股成2020年A股最強「絞肉機」 - 圖5

12月9日晚間,深交所公告稱:根據各證券公司報送的融資融券業務數據,截至2020年12月8日收盤後,仁東控股融資餘額和信用賬戶持有市值均達到該股票上市可流通市值的25%。依照《深圳證券交易所融資融券交易實施細則(2019年修訂)》的規定,本所自2020年12月9日起暫停該標的股票融資買入,恢復時間另行通知。

財華洞察|閃崩、枷鎖和原罪!仁東控股成2020年A股最強「絞肉機」 - 圖6 © 財華社 財華洞察|閃崩、枷鎖和原罪!仁東控股成2020年A股最強「絞肉機」 - 圖6

陷入虧損漩渦,股價失去支撐

有網友對仁東控股此次崩盤感慨道:沒有業績支撐的暴漲不要去接盤。

從仁東控股今年的業績表現看,其糟糕的業績確實難以支撐起其連續暴漲的股價,公司今年來股價的上漲更多是遊資的操作,而非基本面支撐。

2016年-2019年,公司業績跌宕起伏,其中2017年產生2.15億的虧損。2018年及2019年在取得十多億的營收情況下,淨利潤也僅有幾千萬元,淨利率極低。

今年前三季,仁東控股累計實現營業收入17.54億元,同比增長89.77%。但淨虧損2192.30萬元,同比下降144.50%,已連續三個報告期虧損。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淨額為1713.26萬元,同比下降83.96%。

2000多萬的虧損,連目前百億元的市值都很難撐得起,更别說閃崩前的300多億市值了。

從業績層面看,仁東控股的股價仍然不存在投資價值,投資者若盲目抄底,一旦股價繼續跌停,投資者連割肉出局的機會都沒有。

更多來自FINET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