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預見】踩上「風火輪」!哪吒汽車有何制勝法寶?

FiNET 標誌 FiNET 15/3/2021 財華網
【預見】踩上「風火輪」!哪吒汽車有何制勝法寶? - 圖1 © 財華社 【預見】踩上「風火輪」!哪吒汽車有何制勝法寶? - 圖1

 造車圈的「良幣驅逐劣幣」效應愈發明顯,有的業績喜人、赴美敲鍾了,有的卻無人問津、終成一堆冢中枯骨。

當年「PPT造車」興起的時候,曾流傳這樣的段子:「少年我看你骨骼清奇,賜你一點 power 和一個 point,為你的造車大業做一點微小的工作。」

【預見】踩上「風火輪」!哪吒汽車有何制勝法寶? - 圖2 © 財華社 【預見】踩上「風火輪」!哪吒汽車有何制勝法寶? - 圖2

這造車PPT本來是給投資圈看的,投資經理們喜歡一邊喝著咖啡,一邊閱讀某家創業者的BP(Business Plan的簡稱),相中了就約過來面談。

【預見】踩上「風火輪」!哪吒汽車有何制勝法寶? - 圖3 © 財華社 【預見】踩上「風火輪」!哪吒汽車有何制勝法寶? - 圖3

勾畫一個宏偉的藍圖,賣一些保護環境的情懷,鮮豔多姿的豪言與謊言交織,那年頭,不乏熱血青年投身造車大軍。

但是,造車難啊,難於上青天!

錢,技術,供應鏈,少一樣都不行,這不是僅靠夢想與咬咬牙就能挺過來的。生與死往往都在一夜之間。

譬如,2019年賽麟汽車在鳥巢花費巨資舉辦發佈會,當時還請大牌明星華晨宇、吳亦凡助陣,賽麟被包裝成了一家擁有全球影響力的「頂級超跑車企」,不料,一年之後,資金鏈條斷裂、公司賬戶被供應商凍結、資產被法院查封、拖欠一千多名員工工資,拖欠上海辦公場地租金,暴斃而終。

【預見】踩上「風火輪」!哪吒汽車有何制勝法寶? - 圖4 © 財華社 【預見】踩上「風火輪」!哪吒汽車有何制勝法寶? - 圖4

一個個倒下的新勢力車企,給員工、股東、供應商、地方政府以及合作夥伴的發展造成了各種損失和不良影響。大家紛紛吐槽,這泡沫也忒大了!

從2015年起,前後有將近50家打著「互聯網+電動」標簽的新興車企投入到汽車行業。如今的幸存者寥寥無幾——蔚來、理想、小鵬、威馬、合眾(哪吒汽車)、新特、國機智駿、領途。

哪吒汽車為什麽能勝出? 

其一,犧牲股權融資輸血

看看那些倒閉的造車新勢力,大部分都是死在資金斷裂這一環節。萬里長徵,還沒走幾步呢,就倒下了,有的已經到了車型發佈的環節了,露臉的機會就這麽沒了。

造車早期資金是重中之重,即便是如今的衛冕之王特斯拉,也曾面臨資金斷裂的難題,馬斯克求蘋果被拒後,甚至都賣掉了自家的豪華别墅。蔚來缺錢的時候,

李斌也是四處籌錢,向雷軍、劉強東等大佬逐個去敲門。

哪吒汽車能夠勝出的關鍵之處是犧牲股權去融資,先活下來最重要。哪吒汽車母

公司合眾新能源一共經歷過六輪融資,目前擁有17個大大小小的股東。

值得注意的是,合眾新能源創始人方運舟僅持股1.44%。而持股合眾新能源最大的兩個股東是南寧民生新能源產業投資合夥企業、宜春市金合股權投資有限公司,這兩者背後是南寧國資委、宜春國資委,性質為公募資金。

特别要指出的是,南寧民生和宜春金合持股合眾新能源的股比分别為35.65%、25.90%,加一起高達61.55%,超過國企股比50%的上限。按照國企的定義,國有資本佔比超過50%即為國企。

國資佔大頭,創始人佔小頭,在幾個新勢力里面都比較少見,合眾新能源頗有些另類。不像蔚來、小鵬、理想,威馬背後有互聯網大佬來助陣,融資比較便利,方運舟出自傳統車企的管理崗位,在資本上存在天然劣勢,為了推動合眾新能源的發展,只能忍痛割愛,釋放股權。

這不僅僅是一種魄力,更是一種智慧。有失就有得。有些造車的創始人把股權拿捏得死死的,也不免錯過不少融資的機會,最終還是敗在缺錢這一環節。

引進國有資本的好處在於可以獲得政府的優質資源,哪吒汽車第一座工廠位於浙江嘉興,後面的建廠則選擇在江西宜春和廣西南寧(兩大股東所在省份),這一點跟蔚來引進安徽如出一轍,蔚來的工廠進入合肥後獲得一定的供應鏈,如魚得水。

另外就是有國有資本的助陣,以後的IPO衝刺環節多少會有些幫助。造車企業十有八九還得靠上市來融資,最近傳言蔚來、小鵬、理想有赴港上市的計劃,歸根結底還是造車太燒錢了。

其二,品牌戰略準確

大部分造車新勢力,從高端車型入手,將自己的品牌調性樹起來,然後再往下探索,哪吒汽車則是截然相反,從「低」往「上」攻,先做大眾市場,擇機再往上發展。

早期的品牌戰略路線,無論是從高到低,還是從低到高,各有利弊。難點是,「高」就應該有個「高」的樣子,「低」就應該有個「低」的樣子。

高端品牌的打造前期就是燒錢比較多,而且車的價位、顔值、性能都得與高端匹配,缺一不可。用戶群體相對少,但是要精準化,因此,同一款的產量不會太多,高端車就是充分發揮稀缺效應,打造貴族氣質。

低端品牌,就是性價比要親民,既要滿足基本的使用性能的要求(比如續航、充電)等,又得儘可能的便宜,同時又要比同行的產品有競爭力,還得覆蓋自己的成本,經典的案例就是五菱宏光了。

看看那些早期破產倒閉的車企,有相當一部分,在品牌塑造方面戰略不清晰,性能、顔值、價位不能有機統一,無法佔領用戶心智。

哪吒汽車一開始瞄準的就是低端品牌,有力地抓住了性價比這一殺手锏。

2018年的首款車型純電SUV哪吒N01,300千米的續航,足以滿足城市出行,0—50km/h加速時間為4.9秒,6-7萬的售價,足夠親民且有競爭力。顔值平平,甚至看上去有些「老實巴交」,華麗的外表對「打工人」來說純屬多餘,實用主義是最重要的。 

再來看第二款量產車哪吒U, 獨到之處在於配備了「透明A柱」, 其基於AR-View係統,配合自主研發的智能軟件算法及外部高清攝像頭,將車外景象顯示在A柱上,實現了A柱透明可視化,消除了視覺盲區。

車内還搭載小You智能機器人,具備疲勞駕駛提醒、全車AI語音控制、智能家居控制、eCall主動救援服務等實時主動交互功能。

此外,哪吒U還配置了生命體徵監測係統以及盲區監測,車道偏離預警、自適應巡航、緊急制動、前碰撞預警等L2+級的自動駕駛功能。

哪吒U的取勝之處在於恰到好處的「科技感」,成功地秀了秀研發實力,深得廣大男同志的好評。

其三,重技術輕營銷

對於一家早期的造車企業來說,技術與營銷是很難兼顧的,因為資金有限。如果試圖兼顧,可能就是兩邊都撈不著,需要精打細算。

回頭看看那些破產倒閉的車企,有相當一部分就是犯了這樣的錯誤,太貪心,太著急,錢花的太快,又沒有亮點來融資,不死才怪。

有的車企早期是重營銷輕技術,等有錢了再在研發方面補課,典型的案例就是蔚來,蔚來舍得花8000萬開一場發佈會,日子再緊,也得勒緊褲腰帶把用戶給哄高興了,用戶開心了,生意自然就有了。

有的車企早期是重技術輕營銷,打鐵還需自身硬,先把内功練好,靠產品來說話。這類企業的創始人往往是理工科出身,比如何小鵬、李想,還有就是哪吒汽車的創始人方運舟。

兩種戰略沒啥可比性,有各自的邏輯,關鍵是適合自己的才重要。

方運舟是實打實的正規軍,學的正是汽車專業,後來申請了清華大學的博士後,師從新能源汽車行業泰鬥級人物歐陽明高。大學畢業後加入奇瑞,2001年開始從事電動汽車方面的研發和試驗,算是老前輩了。

當年,奇瑞的新能源項目成功進入國家「863」計劃。方運舟曾立下汗馬功勞。

2010年,方運舟所在的「清潔能源汽車專項組」正式轉變為「奇瑞新能源汽車技術有限公司」,後來方運舟晉升至奇瑞新能源副總。

在奇瑞的16年所積累的研發、生產、管理等經驗,讓方運舟形成死磕技術的基因。

2021年哪吒汽車將投入20億元用於智能技術研發中心建設,聚焦PIVOT2.0智點係統研發,打造更加智能安全、更加智能娛樂的座艙,全面推進智能化戰略。

在營銷方面,截至2020年12月31日,哪吒汽車直營店也不過是在13個城市佈局,與覆蓋全國121座城市的蔚來、69個城市的小鵬、47個城市的理想相差很大。

但是反過來一想,這麽低的覆蓋率,以2021年2月份的銷量來看,哪吒汽車為2002輛與2223輛的小鵬、2300輛的理想相比,相差無幾,說明「酒好不怕巷子深」,口碑效應已經在發酵。

總之,哪吒汽車已經從叢冢枯骨中爬出,而且還踩上了「風火輪」,陽春三月,又要準備出徵了。

文: 慧澤李

更多來自FINET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