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傷肝三害﹕乙肝丙肝酒

28/6/2014
© www.mingpao.com

左起鄭志文醫生、潘冬平教授(葉思雅攝)

© www.mingpao.com

(葉思雅攝)

© www.mingpao.com

【明報專訊】香港約有百分之八人口是乙型肝炎帶菌者,每四個乙肝帶菌者就有一人會演變成肝硬化或肝癌。肝臟有很多重要血管,一條都不能少,一個肝癌手術動輒十數小時,對醫生是技術、體力、專注力的考驗,香港大學肝膽胰外科主任潘冬平教授專向難度挑戰。

■鄭﹕鄭志文醫生、潘﹕潘冬平教授

乙肝癌變風險高100倍

乙型肝炎帶菌者患肝癌的風險比常人高100倍。在香港,肝癌排常見癌症第四位,死亡率則高踞第三位。

鄭﹕潘教授,我有個六十歲的男病人,乙肝帶菌者,在最近的定期檢查中發現AFP(甲胎蛋白)超標,超聲波顯示肝邊有個微細的陰影,要如何跟進?

潘﹕他是乙肝帶菌者,加上超聲波照到陰影,好大可能是肝癌,需要電腦掃描進一步確診。

鄭﹕以前要用針刺入胸膛來抽組織檢查,現在不這麼做了?

潘﹕沒錯,因為針刺其中一個風險是會令細胞散開,而電腦掃描準確率已達到九成。

如果腫瘤在五厘米以下,屬第一期,有定期檢查的人,才有機會在第一期發現腫瘤。治療方面,最常做是手術切除;也可選擇熱燒熔,即將針刺入肝臟腫瘤,然後用微波、射頻或聚焦超聲波把癌細胞殺死。多數病例可以在體外直接將針刺入肝臟進行,但如果腫瘤接近胃、腸、十二指腸等器官,就需要用微創方法,利用腹腔鏡和儀器將胃、腸撥開。如果病人以前做過手術,內臟器官有黏連,就需要用傳統的開腹。

另外,如果病人已出現嚴重肝硬化,無法進行手術切除或熱燒熔,就需要肝移植,肝癌是唯一可以透過移植方法治療的實體腫瘤。

鄭﹕香港有數十萬乙型肝炎帶菌者,每年有多少人患上肝癌?

潘﹕數目很多,每年約有1800到1900個肝癌新症,當中八成是乙型肝炎引起的,有小部分是丙型肝炎,還有因酒精引起肝硬化演變而成。肝癌成因很清楚,是一個可以預防的癌症。

肝多血管 手術困難

鄭﹕治療肝癌有沒有技術上的困難?手術需要多長時間?

潘﹕肝癌手術比較複雜,因為肝臟有很多血管,心臟每一分鐘泵出的血,有五分之一都在肝部,所以肝切除的風險之一就是失血。肝切除手術耗時亦較長,做一個半肝切除,最少也需要四至五個小時。

鄭﹕做大手術,很多病人第一時間都會考慮錢的問題。政府醫院做手術不用錢,但其他治療的花費大概是多少?

潘﹕早期肝癌能夠做手術,在政府醫院不需特別負擔;但多數病人發現時已處於中晚期,即腫瘤大於5厘米,有的甚至大如足球,或已擴散至血管。這些病人就要進行非手術治療,例如經動脈治療,將化療藥,甚至同位素,直接打入腫瘤內殺死腫瘤;如病情到晚期,腫瘤已經擴散到其他器官,可用標靶藥,但這些都不在醫管局資助範圍內。所以定期檢查,及早確診,治療費用很便宜,到了中晚期,花費便動輒數十萬。

成立基金會資助病人

鄭﹕面對這樣的情形,病人財力沒法支撐,有慈善團體可以提供援助嗎?

潘﹕政府的關愛基金今年八月開始把肝癌納入資助範圍,但審批非常嚴格,要看家庭總資產,很多病人都不符合資格。所以最近我和一群志同道合的醫生,成立了肝癌基金會,其中一個目的便是籌錢幫助病人;另外,亦希望透過宣傳教育,提醒乙肝帶菌者做定期檢查,及早診斷出早期肝癌。

鄭﹕肝癌基金會籌備到什麼階段?

潘﹕第一次搞慈善團體,發現原來很複雜。開始時要準備很多文件向稅局申請,基金已經開始了一些活動、講座,也籌了一筆錢資助病人買藥,同時又向藥廠施壓,要求他們為基金會的病人提供較便宜的價格。

病人加入基金會不需要付費,月入六萬元以下,無論是在公院或私院治療,藥費都可以減半,標靶藥藥費由每月

38,000元變成19,000元。以月入六萬以下為準則,希望照顧到中產階層。

乙肝帶菌者應定期檢查

鄭﹕八成肝癌都是由乙型肝炎引起的,那麼乙型肝炎帶菌者應注意什麼呢?

潘﹕乙肝帶菌者最重要是定期檢查,建議最少一年,最好每六個月一次。現在做檢查非常容易,只要抽血檢測乙型肝炎的DNA水平,便可得知乙肝病毒是否活躍。雖然暫時沒辦法清除,但有藥物可以控制。研究顯示,藥物可以減低肝硬化和肝癌的風險。

肝臟有很多血管,心臟每一分鐘泵出的血,有五分之一都在肝部,所以肝切除的風險之一就是失血。

★鄭志文醫生

醫學會會董,家庭醫生。現擔任醫學會會訊主編,訪問同業,又化身索女Lai Eve寫食經;同時在《明報》撰寫專欄。縱使已「周身刀」,仍然愛搞新意思,搞不清醫生是正職還是副業。

★潘冬平教授

香港大學醫學院肝膽胰外科主任、香港肝癌基金會主席兼創辦人。從小到大都是尖子,中學時代綽號「潘sir」,皆因數學天分媲美老師,醫學院選科,也愛挑戰高難度的肝膽胰外科。

■有片睇

想現場直擊家庭醫生睇醫生,可登入http://www.mingpaohealth.com/doc.htm

肝膽胰相照 手術複雜

保護血管難度高

鄭﹕肝膽胰外科,名字很有針對性,這個科實際上包括什麼?

潘﹕膽囊在肝下方,通過膽管和肝連接,膽管又和胰臟管相連,肝膽胰三個器官是連在一起的。肝膽胰外科主要看癌症,不僅是肝癌,也有膽管癌、膽囊癌、胰腺癌。

肝病除癌症外,也有良性疾病,例如﹕肝化膿、肝水囊、良性腫瘤,或由寄生蟲引發的肝結石,例如中華肝吸蟲,這類病例以往在香港少,但現在內地新移民多,亦開始增加。

膽方面較為常見的是膽囊結石,結石走入膽管便引起阻塞,導致黃疸或膽管發炎。

胰臟方面,胰腺炎也要我們處理,大部分胰腺炎毋須做手術,但由於有小部分會轉變為壞死性胰腺,需要外科醫生判斷何時需要做手術。

鄭﹕肝膽胰的手術相當複雜,風險也不小,一個手術平均需時多久,有什麼需要注意的?

潘﹕肝膽胰這一區血管多,而且都是不可犧牲的,所以手術中要保護血管。一個手術平均需要五至六小時,超過十小時也是等閒事。我前天就做了一個肝癌手術,早上八點開始,做到晚上十一、十二點。因為病人的腫瘤黏着周圍的器官、橫膈膜和血管,我們要慢慢逐一分開,令手術變得複雜。

胰腺的切除也很複雜。因為胰腺連着十二指腸,還有兩條迴流整個腹腔的血管,如何保護這兩條血管也需要花很多時間。所以肝膽胰外科差不多是外科裏最辛苦的了。

港大肝膽胰外科蜚聲國際

鄭﹕你當初為什麼要選最辛苦的一科呢?

潘﹕肝膽胰外科當年是我們爭相加入的學科,因為港大肝臟科出名,移植出名。我選擇肝膽胰外科還有另一個原因,因為我一早立志在大學做教學和研究,香港的肝膽胰外科蜚聲全球,從王源美教授到范上達教授,代代相傳,我覺得既然要做研究,當然要選一個頂尖的區域。

不過現時年輕人的思想跟我們已大不相同,大部分學生畢業後選科,主要會考慮搵錢,或選沒那麼辛苦的科目。現在的尖子少選外科,更別說肝膽胰,近兩年港大醫學院訓練出來的學生,都沒有人選擇入肝膽胰外科。

鄭﹕做10小時的手術,中途需要休息嗎?

潘﹕當然會有生理需要,要去洗手間,就會停一停。這些大手術,通常都有三個醫生,如果真的餓了,可以請其他兩個醫生幫手,做一些簡單的部分,大家輪流出去吃個杯麵。

鄭﹕除了預先安排好的手術,也會有急症,例如﹕肝癌病人突然肝出血,或無法預知的換肝手術。

潘﹕這也是很多醫生不願選擇這科的原因。因為急症多,肝癌病人出現肝出血風險高,幾小時就可能失救,平時做都要五六小時,流着血做就更加困難。又例如膽石跌入膽管引起膽管炎,也可能在24小時內就出現致命的感染,因為細菌很快走入血液。這些急症需要即時返醫院處理,有時候更是三更半夜,整晚都要靠在手術枱旁,有些醫生因此覺得生活不穩定,便不想選這個科目。

難忘趕回醫院「救亡」

鄭﹕一個手術,要考驗技術、體力、專注力,哪個手術印象最深刻?

潘﹕最難忘的就是手術中出現併發症。記得有一次,有個同事早上開始做胰腺切除,晚上10點多致電給我,說不小心切斷了供應小腸血液的血管,那條血管一切斷,腸會壞死,病人會死亡。放下電話趕回醫院,也要十數分鐘,當刻真的是爭分奪秒,因為小腸已經沒有血液供應,需要在很短時間內決定怎麼修補。雖然意外並非由你導致,但作為senior,尤其在公立醫院裏,當然要由你負責。

手術過程一直非常緊張,只要稍稍出錯,落針稍為偏差,病人就可能失救,幸好病人最終沒事,所以十分難忘。我現在教junior,都以此案例作為反面教材,提醒他們做手術時一定要小心。

綽號潘sir 高考狀元

鄭志文醫生今日以黑框眼鏡加運動外套,化身成中學生,向潘sir致敬。

「從中學到大學,我都只叫他潘sir。」原來鄭同學與潘sir相識超過三十年,兩人是中學同窗,更同是4A高考狀元,一起考入港大醫學院。

點解叫潘sir?

潘sir解話﹕「初中時,有位教學年資長的阿sir,同學覺得有問題問他也是『嘥氣』,我數學方面有些天分,於是同學都來問我,不知道誰人開始說﹕『他是潘sir』,之後個個都叫我潘sir。」

會考做漏一頁失狀元

鄭同學又玩踢爆,說潘sir從中一到中七,年年考第一,會考卻「失手」,只得8A1B,令一眾老師同學大跌眼鏡。

「我不是資優,但十分勤力,而且又好勝,一定要第一,跌落第二名就不開心。」潘sir說,中五會考,老師同學都估計他是9A狀元,誰知考中文科時,臨交卷才發現做漏一頁,但已經來不及,結果中文拿了B,錯失了會考狀元,傷心了一整個暑假。

缺乏運動少群體生活

「現在回想起來,很可笑,很孩子氣,也覺得自己錯過了很多東西,有些後悔。」潘sir說,從小缺乏運動,上大學後才開始學打網球,網球是他唯一運動,但一年前因打網球扭傷了膝蓋,所以不敢再打。

還有工作方面的影響,潘sir反省,小時候經常自己一人拚命讀書,群體生活不多,錯過了學習領袖才能的機會,現在做了肝膽胰外科主管,發現自己在管理人事方面,做得不大好。

話雖如此,潘sir要爭第一的性格仍然改不掉,「我試過學高爾夫球,開始時練得不錯,但始終練習時間不多,慢慢開始被其他人拋離,感覺非常無癮,所以就退出了」。

(明報製圖)

(明報製圖)

知多啲﹕肚腩反映 脂肪肝風險

憑色味 辨肝醬

一山不能藏二虎,兩位狀元相遇,鄭醫生向潘sir下戰書,準備了甘香豐腴的鵝肝醬,但同時攙雜雞肝醬及豬肝醬,要潘sir目測品味,分辨出三種肝醬。

肝專家先申報「利益」﹕「人的肝我見得多,人的脂肪肝我也可以看得出;老實說,除了鵝肝,雞肝、豬肝我很少吃。」以為今次會考起潘sir?

不。當端上碟子,潘sir一看顏色,再逐一試味,就擺出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第一種像鵝肝,顏色黃,因為脂肪多,而且口感很軟,像平時吃的鵝肝;第三種味道和鵝肝相似,應該是雞肝,因雞鵝同屬家禽,味道相似不出奇;第二種色深味淡,可能是豬肝」。

「厲害厲害,潘sir果然是潘sir」,連一向招積的鄭醫生都「甘拜下風」。

鵝肝之所以美味,正是因為脂肪多,鵝肝其實是嚴重的脂肪肝,鵝被過度餵養,熱量在肝部轉化為脂肪。

三分一成人患脂肪肝

從鵝的脂肪肝談到人的脂肪肝。近年香港人患的脂肪肝數目有上升趨勢,從以前的五分之一成年人上升到三分之一,脂肪肝可演變成慢性肝炎、肝硬化,甚至肝癌,不容輕視。

「脂肪肝比較脆,像豆腐一樣,做手術切除時特別容易出血,所以我們也不喜歡脂肪肝。」潘sir說。

鄭同學又發問﹕「除了照超聲波,可否從外表判斷自己有沒有脂肪肝?」

「肚腩愈大,風險愈高。根據研究,男性腰圍超過33吋,女性超過29吋,患脂肪肝的風險高5倍。」潘sir笑言自己腰圍33吋,正好「擲界」,所以剛剛試肝醬也是淺嘗即止。

不過,出現脂肪肝不等於世界末日,因為脂肪肝可以逆轉,從生活習慣入手,控制飲食、多做運動,「不單要少食肥膩東西,飲食勿過量,食太多飯、粉、麵一樣會造成卡路里過剩,而飲酒亦易導致脂肪肝,糖尿病人士更要額外注意飲食」。

鄭醫生最開心,「我腰圍只得30吋,不用怕,可以多吃幾件」。

文﹕鄭寶華、曾明
編輯﹕梁小玲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