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大館新展 城市水墨流動

GCMT 標誌GCMT 28/4/2021
大館藝術主管Tobias Berger。 © 由 GCMT 提供 大館藝術主管Tobias Berger。

也斯的名言:「香港的故事,為甚麼這麼難說?」大抵道中了近年不少本地展覽的核心:欲以豐富的藝術作品來拼湊有關香港的故事,駁雜且紛陳。大館當代美術館最近舉辦的兩個展覽《墨城》與《咫尺之內,開始之前:隨意門及其他足跡》,均以香港為題,以不同的藝術形態探索香港的複雜面貌,其中《墨城》以水墨為喻,深探當代生活的衝擊,展示了香港社會的流動性,也許在當下觀看更能扣連未知的未來環境。

  文:觀青  圖:蔡建新、大館、由藝術家提供

  也斯的名言:「香港的故事,為甚麼這麼難說?」大抵道中了近年不少本地展覽的核心:欲以豐富的藝術作品來拼湊有關香港的故事,駁雜且紛陳。大館當代美術館最近舉辦的兩個展覽《墨城》與《咫尺之內,開始之前:隨意門及其他足跡》,均以香港為題,以不同的藝術形態探索香港的複雜面貌,其中《墨城》以水墨為喻,深探當代生活的衝擊,展示了香港社會的流動性,也許在當下觀看更能扣連未知的未來環境。

《墨城》探索城市的變化與流動。 © 由 GCMT 提供 《墨城》探索城市的變化與流動。

  文:觀青  圖:蔡建新、大館、由藝術家提供

  《墨城》、《咫尺之內,開始之前:隨意門及其他足跡》

石家豪的《Hong Kong Before 1997 & Hong Kong After 1997》(2017年)。 © 由 GCMT 提供 石家豪的《Hong Kong Before 1997 & Hong Kong After 1997》(2017年)。

  日期:即日(4月29日)至8月1日(日)

  時間:星期二至日/11:00am至7:00pm

  地點:大館賽馬會藝方

  網頁:www.TaiKwun.hk

曾灶財(九龍皇帝)的塗鴉書法曾遍及香港,亦成了街頭創作的藝術形式,以及城市的重要風景。圖為《花縣曾蓮塘?》(1999年)及《十九世租曾盆金?》(1999年)。 © 由 GCMT 提供 曾灶財(九龍皇帝)的塗鴉書法曾遍及香港,亦成了街頭創作的藝術形式,以及城市的重要風景。圖為《花縣曾蓮塘?》(1999年)及《十九世租曾盆金?》(1999年)。

  日期:即日(4月29日)至8月1日(日)

  時間:星期二至日/11:00am至7:00pm

  地點:大館賽馬會藝方

  網頁:www.TaiKwun.hk

  曾灶財(九龍皇帝)的塗鴉書法曾遍及香港,亦成了街頭創作的藝術形式,以及城市的重要風景。圖為《花縣曾蓮塘 》(1999年)及《十九世租曾盆金 》(1999年)。

策展人希望《墨城》能與日常生活面貌連結,讓觀眾從中產生共鳴。 © 由 GCMT 提供 策展人希望《墨城》能與日常生活面貌連結,讓觀眾從中產生共鳴。

  石家豪的《Hong Kong Before 1997 & Hong Kong After 1997》(2017年)。

  出生於香港的藝術家徐浩恩,歷經多年於不同城市生活的經驗,以電腦演算程式,創作了一套武打動畫《視窗秘室》。(Kitmin Lee攝)

  《墨城》由唐凱琳及 館藝術主管Tobias Berger策劃,借水墨來審視香港與鄰近地區的變化發展。(Kitmin Lee攝)

  蛙王郭的《會呼吸的生命體》(2021年),依舊以其洋洋灑灑的墨寶,塑造出混合媒介與特定場域的互動裝置。(Kitmin Lee攝)

  《墨城》探索城市的變化與流動。

  大館藝術主管Tobias Berger。

  副刊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