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美國近20年來批准首款阿爾茨海默症新藥

BBC News 中文 標誌 BBC News 中文 8/6/2021
全球有3000萬人受阿爾茨海默症困擾。 © Getty Images 全球有3000萬人受阿爾茨海默症困擾。

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批准阿爾茨海默症(Alzheimer's disease;又譯阿茲海默症)新藥阿杜卡奴單抗(aducanumab)投入使用,是自2003年以來首次。

由馬薩諸塞州劍橋市藥企百健(Biogen)研發的阿杜卡奴單抗聲稱能直接對付阿爾茨海默症的根源,做到「治本」。美國FDA批出許可將為其他國家採用此藥提供條件。

按照聯合國世界衛生組織(WHO)定義,阿爾茨海默症是最常見的一種癡呆症(dementia)。目前全球有5000萬名癡呆症患者,其中阿爾茨海默症患者超過3000萬,大多數年齡在65歲以上。

英美兩地相關慈善組織紛紛歡迎新藥獲批的消息。然而,醫學界與科研界對阿杜卡奴單抗的看法仍然南轅北轍,一些研究人員對這款藥物的臨牀研究數據有所懷疑。

美國FDA則強調,審查人員已掌握「實質證據證明阿杜卡奴單抗能減少大腦中的澱粉樣蛋白斑塊(amyloid beta plaques; Aβ plaques)」,局方認為這有望給患者帶來「莫大裨益」。

華文世界對癡呆症(dementia)的不同稱呼

  • 癡呆症(世界衛生組織)
  • 老年癡呆(中國大陸)
  • 認知障礙症(香港)
  • 失智症(澳門、台灣、新加坡)

資料來源:世界衛生組織、中國國家衛生健康委員會、香港醫院管理局、澳門衛生局、新加坡失智症協會

在美國,阿爾茨海默症是第六大致死原因。美國阿滋海默症協會(Alzheimer』s Association)預測,到2050年,全國患者將從目前600萬人增加至1300萬人;英國目前有約50萬名患者。

據中國老年保健協會阿爾茨海默病分會文章與官方新華社等報道,中國目前有1000萬名阿爾茨海默症患者,預計到2050年,將突破4000萬。

受FDA決定鼓舞,百健在美國交易股份價格星期一(6月7日)一度飆升50%,最終收報每股395.85美元,漲幅38.3%。百健研發伙伴——日本衛材公司——在美交易股份星期一漲56%,收報每股116.03美元。

阿杜卡奴單抗臨牀試驗

阿杜卡奴單抗透過對付澱粉樣蛋白來阻止大腦組織遭破壞。 © BBC 阿杜卡奴單抗透過對付澱粉樣蛋白來阻止大腦組織遭破壞。

阿爾茨海默症持續破壞大腦組織,導致患者丟失記憶,並出現迷失方向等情況,有可能導致患者無法自理日常生活。患者情緒也有可能大起大落,甚或出現溝通困難。

百健聲稱其開發的阿杜卡奴單抗能對付在大腦形成異常團塊的蛋白質——澱粉樣蛋白(amyloid)。因為澱粉樣蛋白的出現,腦細胞會被破壞,造成癡呆症狀,例如:

  • 記憶與思考障礙
  • 溝通障礙
  • 感到混亂

2019年3月,阿杜卡奴單抗的晚期全球臨牀試驗突然被叫停。這次試驗涉及3000名病人,透過每月一次點滴注射給患者施藥。但數據分析顯示,新藥在減慢記憶衰退與思考障礙方面並不比安慰劑好。

但同年稍後時間,百健聲稱分析了更多臨牀數據之後認為,只要提高劑量,阿杜卡奴單抗能有效治療阿爾茨海默症,包括能顯著緩延認知能力下降。

百健將以Aduhelm名稱銷售阿杜卡奴單抗,預計每人每年藥費5.6萬美元。

阿爾多·塞雷薩是3000名參與阿杜卡奴單抗臨牀試驗的阿爾茨海默症患者之一。 © BBC 阿爾多·塞雷薩是3000名參與阿杜卡奴單抗臨牀試驗的阿爾茨海默症患者之一。

68歲英國患者阿爾多·塞雷薩(Aldo Ceresa)本來是外科醫生,10年前因為發覺自己無法分辨左右,確診患上阿爾茨海默症,而被迫離職。

他參與了百健的新藥試驗,直到試驗被叫停為止,他已使用阿杜卡奴單抗達兩年。如今他要等待位於倫敦的英國國立神經病學和神經外科醫院(National Hospital for Neurology and Neurosurgery)展開另一款藥物的臨牀試驗,才有機會獲得治療。

塞雷薩相信阿杜卡奴單抗對其病況帶來實質幫助,他的家人也能看到顯著改善。

塞雷薩對BBC記者說:「之前我想到廚房裏取個什麼東西,我都記不住它放在哪裏。現在問題沒那麼大了。」

「我還不至於恢復原有狀態,但總算是在朝著正確方向走。」

https://twitter.com/bbcchinese/status/1327053590813437959

分析:「小心翼翼地慶祝」

BBC醫學編輯弗格斯·沃爾什(Fergus Walsh

© BBC

我們得腳踏實地。

這不是什麼神奇藥物,也不能根治阿爾茨海默症,但這是對付大腦內導致神經元損毀的破壞機制的首個療法。

這是為什麼此時此刻具備標誌性意義。

但無論英國還是美國的科學界都是意見分歧,一些人歡迎新藥獲批,稱之為數以百萬計阿爾茨海默症患者的里程碑時刻,另一些人相信這藥物只能帶來邊際益處(marginal benefits)。

英國關注阿爾茨海默症的慈善團體稱,他們將向政府施壓,盡早決定是否批准新藥,但那可能得再等上一年。

最後,我們對阿杜卡奴單抗的藥費所知不多——也許是每人每年數萬英鎊。即使批准採用,也只有曾接受過專門腦掃描檢查確診的病人才能受益。

註腳眾多,此刻只能非常小心翼翼地慶祝。

醫學界的爭論

參與阿杜卡奴單抗臨牀測試的患者定期接受腦部掃描檢查,以評估藥效。 © BBC 參與阿杜卡奴單抗臨牀測試的患者定期接受腦部掃描檢查,以評估藥效。

英國癡呆症研究所(UK Dementia Research Institute)所長巴特·德斯特魯帕教授(Prof Bart De Strooper)說,阿杜卡奴單抗獲准使用,是尋求阿爾茨海默症療法「極其重要的里程碑」,但他也承認「仍要跨過許多個坎」。

過去10年,超過100種阿爾茨海默症潛在療法以研究失敗告終。

倫敦大學學院(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神經科學教授約翰·哈迪(Prof John Hardy)說:「我們得清楚明白,在最佳情況下,這款藥物只能給經過仔細挑選的病人帶來一點邊際益處。」

美國阿滋海默症藥物研發基金會( Alzheimer's Drug Discovery Foundation, ADDF)首席科學官霍華德·菲利特醫生(Dr Howard Fillit)說:「我認為他們(美國FDA)做了正確的決定。這讓病人能獲取新藥,同時要求藥企持續研究,證明其藥效。」

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醫學院(Johns Hopkins Medicine)藥物安全與藥效中心聯合總監迦勒·亞歷山大教授(Prof Caleb Alexander)是美國FDA諮詢委員,他投票反對阿杜卡奴單抗投入使用。

亞歷山大教授說:「我感到意外和失望。你很難會找到一位科學家相信證據是充分的,哪怕是跟藥廠有關聯的科學家。」

倫敦大學學院老齡精神病學教授羅伯特·霍華德(Prof Robert Howard)甚至形容美國批准採用阿杜卡奴單抗的決定屬「嚴重錯誤」,他批評FDA忽略了臨牀研究數據顯示該新藥沒能拖慢認知功能等退化的事實,可能把「過去10年」有關癡呆症療法的有意義研究毀於一旦。

患者與支援團體的喝彩

澱粉樣蛋白斑塊在腦內積聚會導致神經元遭破壞,造成阿爾茨海默症。 © Science Photo Library 澱粉樣蛋白斑塊在腦內積聚會導致神經元遭破壞,造成阿爾茨海默症。

關注阿爾茨海默症團體對美國當局的決定感到鼓舞。

美國阿滋海默症協會在Twitter上說:「我們謹代表受阿爾茨海默症與各種癡呆症影響的患者慶祝今天的歷史性決定。」

英國阿爾茨海默症協會(Alzheimer's Society UK)認為,新藥給患者帶來了希望,但這只是給開發阿爾茨海默症療法的千里之行踏出第一步。

英國阿爾茨海默症研究會(Alzheimer's Research UK)則表示已去函英國衛生大臣馬特·漢考克(Matt Hancock,夏國賢),要求加快英國審批阿杜卡奴單抗進度。總裁希拉里·埃文斯(Hilary Evans)說:「癡呆症患者與他們的家屬等待這種改變人生的嶄新療法已經等得太久了。」

傳統上,癡呆症療法研究所得財政資助遠低於癌症或心臟病。儘管醫學界對阿杜卡奴單抗意見嚴重分歧,美國當局這次批准採用此藥,有望大力提振癡呆症療法研究。

更多來自BBC News Chinese HK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