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日本女留學生案抗體檢驗結果出爐!擴大採檢213人,5種抗體檢測方式皆為陰性,查無感染源

華人健康網 標誌 華人健康網 2020/7/8 記者洪毓琪/台北報導

關於日前來台留學,返日後確診引起國人密切關注的日本女留學生案,擴大採檢213名密切接觸者及同校師生後,抗體檢驗結果終於在今(8)日出爐!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張上淳專家諮詢小組召集人表示,綜合5種不同的抗體檢測方式,判定結果為全面陰性,該名日本女留學生並沒有傳染給密切接者及同校師生。且在歷經此案和敦睦艦隊案後,證實抗體檢驗確實存有偽陽性、偽陰性的問題!

日本女留學生案抗體檢驗結果出爐!擴大採檢213人,5種抗體檢測方式皆為陰性,查無感染源 © 由 華人健康網 提供 日本女留學生案抗體檢驗結果出爐!擴大採檢213人,5種抗體檢測方式皆為陰性,查無感染源

該日本女留學生核酸檢驗CT值介於37、38灰色地帶 判陽、判陰確實有爭議

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陳時中指揮官表示,針對日本女留學生返日被檢驗出弱陽性、偽陽性情況一事。指揮中心也有透過外交管道,希望請日方協助重新進行檢驗,但因為日本病例數持續處於相對的高峰,日方可能也沒有這樣的餘力協助再確認。不過,陳時中指揮官指出,但指揮中心也有針對日本女留學生在台期間的接觸者進行血液檢查。

對此,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張上淳專家諮詢小組召集人也進一步說明。其提到,先前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莊人祥發言人也曾和大家報告外,該名日本女留學生核酸檢驗呈現弱陽性。

核酸檢測CT值介於37、38的數值,但一般台灣在認定上通常是數值在35以下判定陽性,35~40之間則是灰色地帶,所以該名日籍女學生的核酸檢測結果,到底要判陽,還是判陰確實是存有一點爭議的。但指揮中心還是尊重日方認為是陽性的結果,進一步對於該名日本女留學生在台期間的相關接觸者進行疫調。

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陳時中指揮官。(圖/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提供) © 由 華人健康網 提供 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陳時中指揮官。(圖/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提供)

日本女留學生案,抗體檢驗擴大採檢213人 分別為123名密切接觸者及90名曾有發燒、呼吸道症狀同校師生

張上淳教授提到,一般例行疫調追蹤,會針對確診日往前推14天,於是便發現該名女學生共有123位密切接觸者,因此第一時間也立即要求這123位密切接觸者進行居家隔離。

不過,因考量如果指揮中心尊重日方判斷,認定該名女學生為陽性,那麼其核酸檢測CT值呈現37、38數值的狀態,就代表她很可能已經進行到感染病程的尾端,也就是已經發病1個月、1個多月,進入忽因忽陽的階段。

所以指揮中心也猜想,該名女學生是否會有其他的接觸者,或其他人傳染給她。於是指揮中心決定不只追蹤其確診前14天的接觸者,更把接觸日期更往前推。但由於該名日本女學生是第一次到台灣、生活非常單純,所以即使往前追溯數天,其相關接觸對象仍僅有上課的同班同學、師長,以及2位同樣由日本來台留學的朋友,也就是仍然是上述123位重複的對象。

張上淳教授補充到,因此指揮中心在評估這些接觸者在6月下旬、7月上旬進行PCR檢測、釐清是否曾感染,檢測出陽性機會極低,進行抗體檢測較有助釐清疫情發展下。

便決定除了針對這123位密切接觸者進行抗體檢測外,同時也要求學校同步從5月到6月20日之間,校內因校安有紀錄發燒、呼吸道症狀的共90名師生(非接觸者),共213人一併安排抽血進行抗體檢驗,釐清他們是否有在更早之前因感染武漢肺炎而發燒、有呼吸道症狀。

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張上淳專家諮詢小組召集人。(圖/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提供) © 由 華人健康網 提供 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張上淳專家諮詢小組召集人。(圖/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提供)

5種抗體檢測方式中,有2種出現偽陽性情形 交叉比對後結果皆為陰性

而指揮中心也分別透過2個實驗室,用了5種不同的抗體檢測方式,其中1種方法是疾管署自己開發,另外4種是市面上廣泛使用、販售,被歐美相關單位驗證為合格,當中也含有宣稱敏感性、特異性接近100%的檢驗試劑,對上述213名師生進行檢測。

結果發現,當中有3種檢驗方式結果看起來,全部213位都是陰性;有1種廠牌的檢驗方法,得到是2位同學是有弱陽性的狀況,可這2位弱陽性的同學,在其他4種方法都是陰性;另外,第4種廠牌,也驗到另外2位弱陽性,且這2位同學在其他檢驗方法也都是陰性。

所以,綜合判斷起來可以發現,有2種廠牌各有2位的同學有弱陽性,故指揮中心認為他們都是偽陽性,因為其他廠牌都是得到陰性的結果。因此,張上淳教授表示,此一事件的抗體檢驗結果,就是這213位受試者他們的抗體檢驗都是陰性的結果。換句話說,就是這名女留學生並沒有傳染給同校師生,或是她的密切接觸者的任何其他人,包括即使疫調中未曾跟她有接觸,但同校曾經發生發燒、呼吸道症狀的90名師生。

日本女留學生查無感染源是偽陽性?張上淳教授:個案不在台灣難進一步檢驗釐清,接觸者都是陰性、未傳染給任何人

張上淳教授也表示,假設這名日本女留學生認定她為陽性,那麼就跟當時台灣國內曾有的不知道感染源的11名本土個案,不確定其感染原為何、追蹤也追不到一樣。不過,上述11名台灣確診本土個案或多或少有傳染給其他人,但該名日本女留學生基本上沒有傳染給任何人。

日本女留學生案抗體檢驗結果出爐!擴大採檢213人,5種抗體檢測方式皆為陰性,查無感染源 © 由 華人健康網 提供 日本女留學生案抗體檢驗結果出爐!擴大採檢213人,5種抗體檢測方式皆為陰性,查無感染源

至於該位日本女留學生是不是偽陽性?張上淳教授指出,指揮中心也無法完全排除,畢竟她不在台灣本地,無法進行更多的追蹤、檢查,無法進一步抽血檢驗她是否後續會產生抗體等。不過,張上淳教授也強調,但不論如何該名日本女留學生究竟是偽陽性或弱陽性,指揮中心都做了完善的疫調,加上抗體檢測,結果發現其接觸者都是陰性,確實沒有將疫情傳出。

張上淳教授:此事件和敦睦艦隊案證實抗體檢驗確實存有偽陽性、偽陰性的問題,結果判讀一定要非常小心

而張上淳教授也分享到,若從此事件對應到敦睦艦隊的抗體檢測,可以發現如果單用一套的抗體檢測方式,很有可能會出現偽陽性的狀況。就以此次日本女留學生的213位接觸者為例,在第3、第4種廠牌,就發現在213名受檢驗者裡,分別各有2人出現偽陽性的情形,相當於1%的偽陽性。

這也證實過去提到的,沒有任何一套檢驗試劑沒有偽陽、偽陰的問題。故以1%的偽陽性狀況,進一步討論到社區要不要更廣泛的抗體篩檢,學界願意去做是好事,但在最後的結果判讀一定要非常小心、慎重。張上淳教授也再度重申,就以這次事件,指揮中心就用了5種試劑進行檢驗,非單一種,所以單用一種方式作檢驗時,判讀結果一定要非常小心!

更多來自華人健康網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