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以前風大點就會從天花板摔下來…」熱血修復師親自設計完美鷹架,台灣古蹟才能重現風華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8/8/8 王彥喬
© 由 Storm Media Group 提供

蔡舜任,台灣首屈一指的古蹟修復大師,在其專業修復上已有了白河大仙寺、八吉境關帝廳、張廖家廟等一系列著名的古蹟修復代表作,修復後又重拾精神的門神,是他畢生所學精華的體現,從他專注談話的眼神與語氣強弱變化中展現的熱情,才知道,原來觸碰畫作只是修復工事的最後一步,觸碰前,具有智慧的系統鷹架搭建,就有許多蔡舜任親力親為的血汗隱身其中,「做什麼事,本來就都不容易」。

鄉野田間,由竹竿、鋼條搭建起來的修復鷹架(稱假設工程),總讓我們習以為常,不會多瞧上兩眼,然而,對於專業的古蹟修復師來說,這般比照蓋房子、修飛機搭建起來的鷹架,不但在安全上堪慮,站上去可觸及廟宇頂樑的機率低,也無法讓數十寒暑培養出來的修復師,安心細描神明的細微神韻與雕花。

蔡舜任對於台灣的這套修復假設工程,相當不能接受。年輕時的他,遍訪義大利、荷蘭等先進國家參與修復世界級古蹟,眼見歐洲、甚至東南亞國家都已使用先進的系統鷹架,台灣卻仍落後數十年,還號稱要「南向」教他們,不禁讓他直搖頭,對台灣修復師的工作環境感到憂心,也為因此能帶來的修復成效抱持懷疑。而當他在國外研究鷹架搭建圓盤素材時,赫然發現,那些系統鷹架的構件,居然不折不扣“made in Taiwan”,但這樣專業的東西,在他的認知中,卻不曾在台灣古蹟修復中被使用過,不論是民間的修復工作室,抑或是由文化部文資局發包的古蹟修復工作。

古蹟修復工作(圖/蔡舜任提供) © 由 Storm Media Group 提供 古蹟修復工作(圖/蔡舜任提供)
(圖/蔡舜任提供)

一個動輒需要2-3年的古蹟文物修復時間,需要完善的設備支援,包含可以進入廟宇頂層雕梁畫棟的狹小空間彩繪,以及在身心都能穩定的環境下工作,但台灣的古蹟修復鷹架,卻仍停留在蓋水泥火柴盒房似的鷹架,一位修復師在專心描摹時,在同一個鷹架上的人從旁邊走過,會搖搖晃晃,風稍微大一點,還會整片鷹架倒塌,摔下來會致人殘廢,鷹架上的線拉來扯去,絆倒傷了人也是常事,在蔡舜任眼中,台灣目前連基本的修復師安全都做不到,更無法給予專業修復師應有的良好工作環境與職業尊嚴。

蔡舜任看不下去,因此,他結合早年在歐洲所學的教堂圓頂修復系統鷹架經驗,在鷹架接合處以C形鋼或圓盤架拼接,與多位結構技師研究、討論、落實後,研發出一款適合台灣廟宇建築結構的一款,安全穩定且廟宇頂層各角落可觸及性都較以往高的修復工作平台,堪稱台灣第一位這樣做的修復工作室,近期還將申請專利。

蔡舜任解釋,這是第一次在台灣出現,能在廟宇的空中來回穿梭彩繪,挑高的建築,要怎麼在第一、二、三、四層平台貫穿、盤繞,修復師們的行走動線如何保留等,還能適應遇到佛像神龕上方木造要修復的時候,不能為了修復把神龕搬離,就必須在上方搭一座橋的需要,讓人可以在神明的上方穩定且長時間的工作,也不傷及古蹟的任何部分,「我對這些材料的東西很喜歡研究,我若覺得不懂,就真的會去研究,包括卡榫、插銷、結合度等,就會知道不同在哪裡」。

「很多地方需要很細緻的描繪,這個工作平台讓細的圖稿都可以在上面完成,代表能夠安全穩定、心態也穩定,細緻度都會比較好,因為從根本的地方腳踏實地,穩定移動,旁邊同時有三四個人在移動時,也不會互相干擾,正常走動都可以」。

最重要的是,人不會受傷才帥!人會受傷就不帥!」蔡舜任霸氣的說,因此,每個平台承重300公斤是基本,方便多人同時上平台,搭建時,還要兼具變化性與適用性,堪稱複雜,有時還得讓修復師吊鋼絲,遇到垂直的柱子上有彩繪圖樣的,也得思考如何搆得著目標,在既有的工作平台上還能架桌子、架椅子,觸及平台到達不了的地方。

他笑說,「因為在廟宇中,一層樓半以下的空間是給人用的,一層半以上是給神明用的,所以雕梁畫棟」,人類要到達,自然不易。

古蹟修復工作(圖/蔡舜任提供) © 由 Storm Media Group 提供 古蹟修復工作(圖/蔡舜任提供)
古蹟修復工作(圖/蔡舜任提供)

不過,要達到這樣為修復工事量身定做的專業鷹架,要價不菲,價格比一般工地鷹架貴上3-5倍,自然用的人少之又少,在蔡舜任眼中,連文化部文資局也並不重視,他就曾遭三位標案委員狐疑地質問,為什麼在鷹架搭建上要花這麼高的費用?最後被以「時局差」、「共體時艱」、「錢不要亂花」等理由拒絕,讓他比委員更狐疑,我們的政府不是要「文化建國、保存文化」嗎,若連修復專業都不能認同與支持,該如何文化建國?保存文化?

所幸,他的熱情並沒有因與公家單位打交道而破滅,持續改良的結果,今年10、11月,就要再改造出工作平台4.0版,會讓圓盤系統架跟工作平台完美結合在一起,觸及更完整,他稱,現在的設計僅能觸及廟宇空間的9成左右,4.0版可觸及95-98%,再輔以椅子或梯子,就能再多觸及2-5%,不停地運用材料科技與經驗轉換成工作中的助力。

而令蔡舜任意外的是,跟工頭、工班討論搭建時,讓他看到百年前偉大的大木匠師怎麼樣在百年前去設計這些廟宇,木頭拼裝的工法、搭建時行走路徑的影子都逐漸浮現,「超棒的!我最喜歡這些東西」,這時的他,眼睛閃閃發光。

他迫不及待地接著解釋這對他的重大意義,「因為我們要修他,所以要對它的建造技法與建造邏輯回溯,回溯要去想像怎麼做出來的,就必須要非常精確的回溯每個步驟,當我開始畫這個圖時,我也就更了解我需要什麼,他當時怎麼蓋、我就怎麼修回去」。

「所以我做這個超漂亮超開心的!我們就看到大木匠師陳應彬百年前怎麼走,看到所有的層次、顏色、怎麼搭上去的,影子、動線」,他說,一般人根本想像不到是怎麼搭建的,以為只是搭竹竿鷹架就興建起來的廟宇,過往能夠製造出這麼奇特的空間與這麼龐大的量體,一定有他的方法與經驗在,眼神依舊保持訪談開始前的清晰透徹,最重要的是「熱情」。

近期,蔡舜任所帶領的工作室還研發出適合在冬冷夏熱的廟宇中長時間工作的制服,從透氣耐磨布料到新潮款式設計,蔡舜任無役不與,他要一次次證明,古蹟修復就是專業、就是一絲不苟,就是要「帥」!

責任編輯/潘渝霈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