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全台最香的高山部落!月桃美白、金盞花抗老,那羅部落用香草鋪一條歸鄉之路

上下游新聞市集 標誌 上下游新聞市集 2020/11/30 上下游記者 楊語芸

從新竹內灣往山區前進,過了青蛙石步道後,請搖下車窗,大口呼吸,感受與都市截然不同的空氣。日光在田間碎步挪移,一吋吋蹭著金盞月桃百里飄香;源自大霸尖山的那羅溪水,澆灌天竺玫瑰迷迭甜香;蝴蝶撲翅,誘得柚子檸檬薄荷傳香。在香草空氣引路下,不需要導航 APP告知,你便知道自己已經到了香草部落── 一個名為那羅的地方。

回顧所來徑,轉型休閒觀光卻黯然葬花的辛酸史

那羅部落擁有一片香草的天空,居功厥偉的人是吳秀梅。

早在近三十年前,原民會為了幫助原民部落發展休閒農業,選定新竹尖石鄉的那羅部落種植香草,規劃為休閒園區。透過農委會和新社種苗場的協助,原本種稻種菜的農田,出現了繁花盛開、香味撲鼻的景象。當時的想法是讓都會人前來原鄉部落,摸摸花、聞聞草,利用香草休閒園區的名號,讓部落華麗轉身。

前往原民部落賞花,聽起來是場浪漫的約會,部落許多農民都投入種植,大家一起下田、一起歡唱《茉莉花》。可是一位遊客收50、100元入園費的經營模式根本行不通,園區一年支出700多萬,卻只賺得70幾萬元,幾個農戶分一分,收入比種稻時還要辛酸。而且觀光熱潮一過,園區再無賞花人,農民們辛酸葬花,徒惹了一身香。

吳秀梅就在這時來到九成九是泰雅族民的那羅部落,她看到農民把香草全砍了,心痛大喊:「那些都是黃金哪!」

那羅成為香草部落,吳秀梅是第一功臣。(攝影/楊語芸) © 由 上下游新聞市集 提供 那羅成為香草部落,吳秀梅是第一功臣。(攝影/楊語芸)

芳療師變身農夫,找出鮮花吐香的生理時間

吳秀梅或可稱為台灣芳療的祖師奶,她在加拿大西岸芳療學院取得芳療師證照,且是該學院在亞洲區的總講師,台灣許多芳療種籽教師都是她的學生。不僅身懷絕技,她還曾造訪世界各地的精油提煉廠,深知精油的產業脈絡。看到那羅用好山好水種出的黃金,被農人當成垃圾,她自認可以幫得上忙,即便家人反對,她仍「拋家棄子」,一意孤行。

不過吳秀梅捲起袖子前忘了考慮,她熟悉的是精油生產,而不是香草種植,而且她非常害怕昆蟲,第一次跟著農民下田種植時,她被蟲子嚇得丟出鋤頭,差點砍了同伴的腿。另外,也是親手製作精油後,吳秀梅才知道花香有「氣制」與「體制」兩種,作物也有不同的生理時鐘。

她花了許多時間萃取茉莉香味,卻始終不成功,後來才明白,以台灣的緯度,茉莉花會在下午六點半吐香。「那真的就像爆米花一樣,花朵一個個ㄅㄛ ㄅㄛ ㄅㄛ地,將醞釀在氣室中的香味吐出。」所以六點半至七點半是黃金採收時間,採收後就要立刻進入蒸餾、冷凝的程序。

相對來說,玫瑰、玉蘭花屬於體制香,它們會慢慢釋放香味,這樣的花採收後得先經過萎凋,才能進入蒸餾、冷凝,得到珍貴的純露。

那羅部落種的金盞花,有抗老化的功能的金盞花純露極易吸收,許多消費者愛不釋手。(攝影/楊語芸) © 由 上下游新聞市集 提供 那羅部落種的金盞花,有抗老化的功能的金盞花純露極易吸收,許多消費者愛不釋手。(攝影/楊語芸)

達人發揮「煉金術」,捨精油、取純露

吳秀梅一邊在田裡學著當農夫,一邊在實驗室中與萃取技術奮戰,她的認真終於感動許多部落農民,願意跟著她再作一次香草大夢。

農民種花種草,吳秀梅則負責開發產品。然而曾有長達五年的時間,吳秀梅一直猶豫產品的走向。她自己的專長是精油,而且精油的價格高,對農民最有利,然而考慮到市場競爭力後,她反而舉棋不定。以薰衣草為例,法國以大面積種植、機械化採收,一公斤的薰衣草收購價不到台幣20元,台灣地產如何與國外進口抗衡?

最後,吳秀梅捨精油、取純露。「以金盞花為例,8公斤的花可以取3公升的純露,卻只有1.2毫升的精油。」因為純露太過廉價,國外廠商根本棄之不顧,這給了台灣芳療產業一線生機。

花草經過蒸餾冷凝後,僅有浮在純露上的薄薄一層精油。(攝影/楊語芸) © 由 上下游新聞市集 提供 花草經過蒸餾冷凝後,僅有浮在純露上的薄薄一層精油。(攝影/楊語芸)

拿到國際訂單,契作計畫種植,產銷班、合作社皆可分紅

決定了產品的走向,貴人也跟著現身。美容達人牛爾首先推廣玉蘭花純露,為那羅香草品牌打開知名度;肯園 (Aveda) 一年幾百萬的訂單,幫那羅站穩腳步。「我最驕傲的是,我們沒有一個業務員,但靠著口碑,卻有來自國際的訂單。」吳秀梅指著身後的鳳梨鼠尾草說:「這些都已經『名草有主』了,我們是跟著訂單來與農民契作,絕不種無謂的作物。」

目前,那羅香草產銷班共有6甲多的土地,因為經營機制得宜,產銷班農夫和合作社員工除了應有的工資和薪酬外,每年年底還可以分紅。

更重要的是,香草植物鮮有蟲害,不需要農藥;蒸餾後的殘渣就是最好的堆肥,那羅因為種植香草,大地變得純淨自然,農民個個笑靨逐開,因為他們坐擁「最香的黃金」。

© 由 上下游新聞市集 提供 © 由 上下游新聞市集 提供 © 由 上下游新聞市集 提供
那羅部落迎接大霧尖山的淨水和聖潔空氣,養育香草還諸大地。(攝影/楊語芸)

四十多種純露各具功效,將香草寫入泰雅族歷史

許多人認為「香草植物」是西方產品,但是吳秀梅說,其實《本草綱目》中就有水仙、薄荷等多達二十八種香草和香花,它們在食品調味、美容保養、精油薰香、粹煉製藥等中華文化中有著一定的份量,端午節必備的艾草與香茅即為一例;《紅樓夢》中賈寶玉被打得開花的屁股,就是靠木樨露(桂花露)來消炎,也是一例。

因此,吳秀梅發揮自己的香草知識,羅列出每種香草、香花的功效,以及彼此互搭的配方,目前共推出四十多種純露。消費者可依照自己的需求,進行調理。例如野薑花鎮靜安神、玉蘭花可行氣止咳、薄荷消炎提神、肖楠可改善眼周乾燥皮膚、金盞花內服外用皆可抗老化。純露可以稀釋飲用,也能夠直接當作化妝水,那羅香草還製作面膜、洗手乳、清潔液等產品,愛美的朋友應該通通帶回家。

另外,吳秀梅也提到,那羅即將經營「香草廚房」,因此部落中也種了許多可以入菜的天竺葵、美女櫻、琉璃苣。最後,吳秀梅表示,自己在那羅經營了廿三年,在歷史長河中雖然只是涓滴之流,但她相信「香草」已經可以寫進泰雅族的歷史裡了。香草天空下,泰雅族人要讓百花爭艷、百草爭茗的景象,百世傳香。

看到月桃就想到家,「那山月桃工坊」築一個創業夢

同樣是那羅部落,有人遍愛弱水三千,也有人只取一瓢飲。

那山月桃工坊由一群退休教師及警察領軍,那山(nahuy) 在泰雅族語的意思是「家」。就像台灣各地常見的景象一樣,月桃曾經長滿那羅的河谷與山嶺,從海拔幾百公尺到一千公尺都有它的身影。看到月桃,就想到家。

總幹事邱新發從國中主任退休後回到部落,一直在尋找部落產業的契機。當時東海大學景觀系教授王玲鈴剛從沖繩旅遊回來,她發現當地將月桃作為美容保養品的產業十分興盛,許多產品供不應求。由於沖繩與台灣氣候相近,加上月桃本來也是台灣常見的植物,她因而建議那羅可以發展這個產業。

邱新發與部落長老討論後,咸認此路可行。雖然那羅已經有香草產銷班,但他們的香草多為進口後馴化的品種,像是薰衣草、洋甘菊等等,工坊主攻台灣在地作物月桃,除了可以區隔出市場外,月桃「全身是寶」的特性,也讓他們深感「大有可為」。月桃的抓地力強,可以防止土石流;葉片碩長、花朵嬌美,姿態賞心悅目;而且它在料理、編織、芳療上都有利用的價值,用它來築一個創業夢,夢境都是香的。

那羅部落以月桃築一個創業夢(圖片提供/那山月桃文化促進協會) © 由 上下游新聞市集 提供 那羅部落以月桃築一個創業夢(圖片提供/那山月桃文化促進協會)

蒸餾技術半年才突破,目前產品線完整

「沖繩做得很好,台灣一定也發展得起來。」單單憑這句話,邱新發找了15個農戶,用了7甲多農地,大面積栽植月桃。因為大家都是農人,月桃又是一種易繁殖、好照顧的植物,而且昆蟲大多不喜歡它的香氣,因此豐收不是問題。

問題出在蒸餾師父不曾蒸餾過月桃,用盡各種方法,就是求不到一滴精油。「那時我壓力好大,十五個農家的生計,都揹在我身上。」邱新發坦言,那時真的覺得自己做了一個冒險的決定,自己撩下去就算了,還拖著部落一起下水,「如果真的失敗,不知道要怎麼面對大家?」他說。

還好老天疼惜,經過半年的努力,置換不同的機器、調整蒸餾技法後,月桃終於肯「恩賜」5ml精油。「大家激動的表情,我到現在還記得很清楚。」邱新發說。

目前,那山月桃工坊的蒸餾技術已臻成熟,100公斤的月桃花可以蒸餾出100ml的精油,40公斤的月桃葉可以蒸出25ml,他們再用這些精油與純露為原料,製作出整套的護膚產品,從潔顏、潤膚、保濕到護唇膏、手工皂一應俱全,今年還因應武漢肺炎推出月桃乾洗手液,頗受市場好評。

月桃是部落最熟悉的原生植物,用來發展產業對那羅部落別具意義(楊翠喜提供) © 由 上下游新聞市集 提供 月桃是部落最熟悉的原生植物,用來發展產業對那羅部落別具意義(楊翠喜提供)

在美容功效上,月桃可以減緩膠原蛋白裂解、降低黑色素沈澱、有效修護亮白肌膚,而且它的多酚含量很高,也蘊藏豐富的活性物質。根據中興大學森林系教授曾彥學與王升陽的研究,長期使用月桃純露可以美白肌膚、恢復彈性和緊緻,同時強化肌膚的防禦力。

有了專家背書,月桃工坊的產品除了透過臉書販售外,也在積極尋找合作的通路。其實除了美容功效外,月桃還可以抗憂鬱、抑制癌細胞、抗菌吸汗,好處訴不盡、道不完。「一開始是為了部落的生存,但現在我們真的以推出這些產品為榮。」邱新發感性地說。

月桃小旅行收穫滿滿,部落等待產業興盛,孩子回家

楊翠喜日前甫接任月桃工坊專案經理一職,自她加入後,在原有的產品推廣外,另開闢月桃小旅行的活動。在中興大學森林系的協助下,工坊闢建了一條「月桃步道」,讓遊客一次看盡十八種台灣月桃。另外,還有月桃餐可以享用,月桃蒸魚、月桃奶酪都是工坊自己研發的美味料理,有興趣的遊客還可以DIY月桃護唇膏或手工皂,有的吃、有的看、有的拿,誠然為一趟知性與感性皆飽滿的旅行。

「小時候沒有零食吃,我們都是吸月桃的花心(月露)當糖果。」楊翠喜說,遊客不約而同提到,踏進月桃工坊就聞到孩提時熟悉的味道。將平凡無奇的植物變成精緻且高端的產品,她很高興自己在過程中能夠盡一份心力。

邱新發則認為,月桃是一塊璞玉,台灣社會應該一起擦拭出它的光輝。「最希望把這個產業做起來以後,孩子們會願意回到部落來。」他說,看到月桃就想到家,只要顧好月桃,家人就會回家。

邱新發(右)與楊翠喜帶領族人,以月桃築創業夢和回家路。(攝影/楊語芸) © 由 上下游新聞市集 提供 邱新發(右)與楊翠喜帶領族人,以月桃築創業夢和回家路。(攝影/楊語芸)  

延伸閱讀:

下一個抗癌新星,月桃!無毒卻能抑制癌細胞,抗抑鬱鎮痛,抗菌吸汗還能美白!

The post 全台最香的高山部落!月桃美白、金盞花抗老,那羅部落用香草鋪一條歸鄉之路 appeared first on 上下游News&Market.

更多來自上下游新聞的文章

上下游新聞市集
上下游新聞市集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