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心內話】弟弟,你好嗎?

鏡週刊 標誌 鏡週刊 2022/8/17 鏡週刊

© 由 鏡週刊 提供

我們(台中)大里七將軍廟很靈驗,日本時代有人不見牛、羊,去那邊問,都找得到。但我每次拜拜求神,問小弟能找得回來嗎?怎麼求,就是求無聖杯。我家中排行老四,上面兩個哥哥一個姊姊,小弟民國46年(1957年)9月3日出世,那時候我還未滿兩歲。小弟出生沒多久,我破病,那陣子我爸在大雪山打零工,家裡沒大人,我媽顧不得產後坐月子,出門幫我抓藥。9月風真透,我媽吹風感冒,得到「月內風」,整個人死死昏昏過去。

那時候,有一對孫姓外省夫妻跟人家約好了,要來我們村莊領養小孩,但資訊不發達,他們從新竹到大里,才發現那個小孩還沒出生,知道我們家的情況,想領養我弟弟。媽媽想爸爸不在,自己生病,家裡窮,也不知道小孩養不養得活,就讓他們把弟弟抱走,小孩沒取名,也沒入戶口。媽媽把小孩送走就後悔了,到臨終都還會掛念,但我們家太窮,不知道要去哪裡找人,也沒錢找。

林玉珍小弟出生不久即送新竹孫姓夫妻,林玉珍輾轉得知孫家搬至台東,其後音訊全無,她與小弟的聯繫只剩這張照片。(林玉珍提供) © 由 鏡週刊 提供 林玉珍小弟出生不久即送新竹孫姓夫妻,林玉珍輾轉得知孫家搬至台東,其後音訊全無,她與小弟的聯繫只剩這張照片。(林玉珍提供)

我國小畢業去紡織廠當女工,每天工作12個小時,1年才休過年5天,每天呼吸紡織廠棉絮毛碎,幾年下來得鼻竇炎,轉去鞋廠工作。我24歲嫁人,嫁的老公沒責任,我一個人當看護、賣肉圓把兩個小孩養大。老公死後,我的日子卡好過,我去小學當志工,去長青班學電子琴、學英文,我很認真學KK音標,ENGLISH很不錯,會唱的英文歌有十幾首,最喜歡的歌是《My Heart Will Go On》,算彌補小時候沒讀書的遺憾。我也報名水電班,會自己換燈泡、換水塔浮球。女兒嫁人,兒子在外縣市,我一個人住,要學會自己照顧自己。

我這一世人算歹命,要晟養兩個小孩,這幾年退休了,經濟狀況許可,才有能力找弟弟。孫先生、孫太太到台中領養小孩,是誰介紹的?靠著他們寄來一張小弟週歲照片,一家一家問,從大里問到竹南,知道他們搬去台東,線索就中斷了。我66歲了,這些人都是舊人舊事,等於大海撈針。

【點擊看完整全文】

更多鏡週刊報導

【心內話】19個再次愛上你的理由

【心內話】找到爸爸之後

【心內話】男人的背叛 女人的重生

更多 鏡週刊 內容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