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瑞典和芬蘭放棄中立走向北約的前前後後

BBC News 中文 標誌 BBC News 中文 2022/6/30
瑞典和芬蘭近年來增加了軍費開支 © Swedish Armed Forces 瑞典和芬蘭近年來增加了軍費開支

俄羅斯入侵烏克蘭的戰爭仍在繼續。最近在西班牙舉行的一次北約成員國峰會上,北約各國在承諾加大對烏克蘭支持的同時,正式邀請瑞典和芬蘭加盟。

對於這兩個冷戰時期都長期保持中立和不參與軍事聯盟的國家來說,申請加入北約是巨大轉變。在馬德里峰會上,土耳其也改變了以往反對兩國加入北約的立場,為瑞典和芬蘭成為北約成員國掃清最後障礙。

以防止北約東擴為藉口入侵烏克蘭的俄羅斯對瑞典和芬蘭啟動加入北約程序表示強烈反對。歐美諸多分析人士都先後指出,普京入侵烏克蘭至少從戰略層面來說已經失敗,因為如果防止北約東擴是戰略目的,那麼如今烏克蘭戰爭尚未結束,但北約擴大卻已經成為定局;而且正是俄羅斯在烏克蘭的戰爭促使瑞典和芬蘭國內對加入北約的支持率急劇上升。

瑞典芬蘭加入北約有何考量?

瑞典首相安德松(左)和芬蘭總理馬林(右)宣佈了申請加入北約的決定 © EPA 瑞典首相安德松(左)和芬蘭總理馬林(右)宣佈了申請加入北約的決定

俄羅斯領導人普京對烏克蘭的入侵行動打破了北歐長期以來的穩定感,使瑞典和芬蘭頓失安全感。

芬蘭前總理斯圖布(Alexander Stubb)甚至表示,2月24日俄羅斯軍隊入侵烏克蘭那一刻起,芬蘭加入北約就已經是「定局」。

對許多芬蘭人來說,烏克蘭被入侵帶來了一種多年以來揮之不去的似曾相似感。蘇聯曾在1939年底入侵芬蘭。在三個多月的時間裏,芬蘭軍隊儘管寡不敵眾但仍然殊死抵抗。最終芬蘭雖然免去了被佔領的命運,卻被迫放棄了十分之一的國土。

赫爾辛基大學政治學者薩卡(Iro Sarkka)說,觀看烏克蘭戰爭的發展就像重溫這段歷史。她說,芬蘭人看著他們與俄羅斯1340公里的邊界在想:「這是不是也會發生在我們身上啊?」

而瑞典近年來也感覺到了危險在逼近。俄羅斯軍機侵犯領空的報道數次出現在新聞報道中。

2014年,一艘俄羅斯潛艇擱淺在斯德哥爾摩群島淺水區的報道,讓瑞典人感到心驚。

2016年,瑞典軍隊時隔20年後重新回到波羅的海上的哥特蘭島。這個島雖小,但卻有極為重要的戰略價值·。

瑞典芬蘭加入北約前後有多大不同?

在某些方面,瑞典和芬蘭有沒有正式北約成員國資格並沒有什麼不同。

瑞典和芬蘭於1994年成為北約的正式伙伴,從那以後兩國一直都為北約做出重要貢獻。自冷戰結束以來,兩國數次參加過北約執行的任務。

但是,成為北約成員國將使瑞典芬蘭首次有了北約中擁核大國美國、法國和英國的安全保證。根據北約的第5條規定,對任何一個成員國的攻擊就是對所有成員國的攻擊。

歷史學家邁南德(Henrik Meinander)說,自蘇聯解體以來,芬蘭人已經採取一連串小步驟,在心理上做好了加入北約的凖備。

© BBC

1992年,赫爾辛基購買了64架美國戰鬥機。三年後,芬蘭與瑞典一起加入了歐盟。此後每一屆芬蘭政府都審查所謂的「北約」選項。芬蘭總人口550萬,戰時兵力為28萬,總共有90萬預備役軍人。

瑞典在20世紀90年代曾走過一條不同的道路,不僅縮小了軍隊規模,還把軍隊重點從防衛本國領土轉向世界各地的維和任務。

1940年芬蘭向蘇聯割讓了東部卡累利阿省 © Hulton Archive 1940年芬蘭向蘇聯割讓了東部卡累利阿省

但2014年,俄羅斯從烏克蘭奪取併吞併克里米亞後,瑞典的情況發生了變化。瑞典恢復了徵兵制,並增加了國防開支。

2018年,瑞典每個家庭都收到了題為「如果危機或戰爭來臨」的軍隊手冊。這是自1991年以來瑞典軍方首次發出這樣的手冊。

北約要求成員國將國防開支定為不少於國內生產總值GDP的2%,芬蘭已經達標,瑞典也指定了達標的計劃。

加入北約有什麼風險?

俄羅斯總統普京認為,北約擴張是對俄羅斯國家安全的直接威脅,因此瑞典和芬蘭加入北約將被視為一種挑釁。

俄羅斯外交部說,已經警告過瑞典和芬蘭加入北約的「後果」。普京的親密盟友、前總統梅德韋傑夫警告說,瑞典芬蘭加入北約可能促使莫斯科在波蘭和立陶宛之間的飛地加裏寧格勒部署核武器。

歷史學家斯圖布並不否認存在這些潛在的危險,但他認為,眼前對瑞典和芬蘭而言,更加迫在眉睫的現實風險是俄羅斯的網絡攻擊、虛假信息宣傳和時不時發生的領空被俄軍戰機侵犯。

北約會使瑞典和芬蘭更安全嗎?

在瑞典有相當數量的小部分人認為加入北約並不會使國家更為安全。

瑞典和平與仲裁協會(the Swedish Peace and Arbitration Society)的黛博拉·所羅門(Deborah Solomon)認為,北約的核威懾加劇了緊張局勢,並有可能與俄羅斯進行軍備競賽。她說,這使追求和平的努力變得複雜,也使瑞典的安全受到影響。

另一個擔心是,加入北約後,瑞典將失去其在全球核裁軍努力中的主導作用。瑞典許多對北約持懷疑態度的人回顧了20世紀60年代至80年代的時期,當時瑞典利用其中立身份將自己定位為國際調解人。

© BBC

所羅門女士說,瑞典加入北約就等於放棄了這個夢想。

至於芬蘭,它保持的中立與瑞典非常不同。1948年4月,芬蘭曾與蘇聯簽訂《友好合作互助條約》。這被看作是芬蘭為了生存和保持國家獨立所採取的務實做法。

歷史學家邁南德說,如果說瑞典的中立關係到這個國家的身份和意識形態,那麼芬蘭保持中立則是為了生存。

他說,瑞典之所以還有討論是否加入北約的空間,部分原因是它把芬蘭和波羅的海地區視為「緩衝區"。

蘇聯解體後,芬蘭放棄了其中立地位,向西方看齊,努力擺脫蘇聯勢力範圍的影響。

赫爾辛基大學政治學者伊羅·薩卡(Iro Sarkka)表示,在20世紀90年代初,芬蘭剛剛擺脫中立狀態,當時加入北約被認為是步子邁得太大。

但時過境遷,人們對危險來自何方的看法已經發生了變化。現在,大多數芬蘭人說他們已經凖備好加入北約。

土耳其從中獲利

瑞典和芬蘭提交加入北約的申請,曾有一個「攔路虎」——土耳其。根據北約規程,新增任何成員國都必須得到所有30個成員國的同意。

土耳其反對瑞典和芬蘭加入北約的理由是,這兩個國家長期以來一直公開支持庫爾德工人黨,允許其在境內搞分裂土耳其的活動,並多次拒絶土耳其引渡相關人員的要求。

在本次馬德里北約峰會上,經過數小時的會談,瑞典、芬蘭和土耳其的外交部長簽署了一項聯合安全公約,以解決土耳其的關切。

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說,瑞典已同意加強對土耳其引渡疑似武裝分子請求的工作。他補充說,瑞典和芬蘭還將取消對向土耳其出售武器的限制。

更多來自BBC News Chinese TW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