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立陶宛的一月:蘇聯解體的開始

dw.com 標誌 dw.com 2021/1/13 Konstantin Eggert

30年前,蘇聯軍隊佔領了維爾紐斯電視塔。克裡姆林宮希望借此拯救蘇聯,然而事實上,這一流血事件加速了蘇聯解體。德國之聲記者Konstantin Eggert訪問了當年事件的見證者。

1991年1月13日在立陶宛,蘇聯軍人正在逮捕一名示威者 © Vitaly Armand/AFP 1991年1月13日在立陶宛,蘇聯軍人正在逮捕一名示威者

(德國之聲中文網)"我從大廳地板上撿起一件外套和一條圍巾。當我把圍巾戴在脖子上時,我驚訝地發現是濕的,便又脫了下來,圍巾沾滿了鮮血",講到這一幕時,鮑伊澤特(Nijolė Baužytė)的聲音至今仍在顫抖。她談到了維爾紐斯1991年1月12日至13日的那個夜晚,如今也被稱作"維爾紐斯流血星期日"。

鮑伊澤特回憶說,她當時想要不惜一切代價通知立陶宛議會以及議會主席蘭茨貝吉斯(Vytautas Landsbergis),告知他們蘇聯士兵佔領了廣播中心的情況。

與此同時,整個立陶宛都看到了從演播室傳來的這些影像:當時,布切利特(Eglė Bučelytė)正在主持節目,主要是介紹與維爾紐斯居民相關的新聞--坦克和裝甲車正在駛向哪裡,哪裡聽到了槍聲,哪裡需要醫療幫助、志願者等等。突然,一名蘇聯士兵沖進演播室,將鏡頭轉向牆壁,然而播送持續了一段事件,很快全世界都看到了這些影像。

1991年1月11-13日,蘇軍在維爾紐斯佔領行政大樓和通訊中心 © Igor/RIA Nowosti/dpa/picture alliance 1991年1月11-13日,蘇軍在維爾紐斯佔領行政大樓和通訊中心

戈爾巴喬夫的最後通牒

鮑伊澤特、布切利特以及其他立陶宛電視台的工作人員是這場歷史事件的見證人,在這場事件中,日薄西山的蘇聯政權試圖用武力阻止蘇聯解體。

當時的蘇共總書記戈爾巴喬夫試圖在蘇聯推進"改革與開放"(Perestroika und Glasnost),但這恰恰暴露了蘇聯社會主義制度的所有問題與矛盾,並引發了強烈的獨立運動風潮,特別是在波羅的海三國(愛沙尼亞、拉脫維亞和立陶宛)。因蘇聯和納粹德國秘密簽訂的《蘇德互不侵犯條約》,該三國1940年被納入蘇聯加盟共和國。

1990年,蘭茨貝吉斯領導的民族組織"薩尤季斯"(Sajudis)在立陶宛議會選舉中勝出,其目標是脫離莫斯科獨立。當年3月11日,立陶宛宣布脫離蘇聯獨立,是15個蘇聯加盟共和國中最先宣布獨立的。對此,莫斯科對立陶宛進行了10個月的燃料封鎖,試圖讓其放棄獨立,並愈加以武力相脅。

"不能與平民作戰"

1991年1月11日,蘇軍開始在立陶宛佔領行政大樓和通訊中心。立陶宛議會主席蘭茨貝吉斯呼籲人們走上街頭,保護議會大樓、廣播中心、電視塔和通訊中心。

在維爾紐斯,民眾走上街頭,組成人盾守衛電視塔 © Belga/imago images 在維爾紐斯,民眾走上街頭,組成人盾守衛電視塔

當時,蘇聯軍官塔爾哈諾夫(Vladimir Tarkhanov)是蘇聯軍隊中唯一公開譴責克裡姆林宮軍事行動的人。他回憶說:"我要求士兵們不要離開軍營。我對他們說,我們宣誓捍衛的是國家安全,而不是與平民作戰。我當時不是以軍方負責人的身份這樣講,而是以一名俄羅斯軍人的個人身份。"

莫斯科也很清楚,不能僅依靠駐立陶宛的部隊。因此,來自俄羅斯普斯科夫的傘兵和蘇聯國家安全委員會(也稱"克格勃",KGB)的特種部隊被調至維爾紐斯。他們的任務是阻止立陶宛領導層通過電視和廣播向民眾傳達信息。佔領維爾紐斯的電視塔和市中心的廣播中心是第一步,此後計劃對議會進行強攻,並逮捕立陶宛領導人。

然而一切並沒有按照蘇聯的計劃進行。在1月12日晚間,成千上萬人聚集在廣播中心、電視塔等公共設施前,圍成人盾守衛。

"我第一次看到有人被殺"

當時,丹麥記者羅斯(Flemming Rose)在一家維爾紐斯高層酒店的最頂層跟蹤、記錄了這一事件。羅斯對德國之聲說,他在電視塔那裡看到很多人,"很多人處於恐懼中,有些人在哭,因為他們意識到(蘇聯)部隊已突破了封鎖、佔領了電視塔。這是我第一次看到有人被殺,是被傘兵射殺的。"

與此同時,鮑伊澤特成功離開了廣播中心大樓。這裡沒有人喪生,但有人受傷。她來到了議會大樓門前,但進不去。手持棍棒和獵槍的志願者正在守衛大樓,不允許任何人進入。她回憶說:"我跑到了旁邊的音樂學院,那裡有電話。我把手放到褲子兜裡,好神奇!我發現兜裡有一張紙,上面寫著蘭茨貝吉斯的電話號碼。

鮑伊澤特給這位立陶宛議會主席打了電話,告訴他有關廣播中心的佔領情況。更重要的是告訴他,有一名蘇聯軍人喪生。鮑伊澤特說,"我認為,他(蘇聯軍人)是被其同伴誤殺的。後來蘇聯官媒報道稱,這名軍官被廣播中心捍衛者殺死,但大樓裡根本沒有人開槍。我看到士兵們在大樓裡引爆多個煙霧彈,以造成這裡曾經發生戰鬥的假象……廣播中心裡沒人有武器,我發誓!"

蘇聯解體的前兆

莫斯科沒有預計到這樣悲劇的轉折。最終,克裡姆林宮沒有發出強攻立陶宛議會的命令。這讓立陶宛免於大規模流血事件。同時,蘇聯領導人的所作所為受到國際社會譴責,時任俄聯邦最高蘇維埃主席葉利欽在當天飛往愛沙尼亞的塔林。

在塔林,葉利欽會見了宣布脫離蘇聯的波羅的海三國的領導人,向他們保證將全力支持。

如今,維爾紐斯的電視塔前豎立著紀念碑 © DW/W. Janczys 如今,維爾紐斯的電視塔前豎立著紀念碑

在維爾紐斯,人們為在保衛電視塔時喪生的14人舉行了盛大葬禮,很多人還對那一天記憶猶新。人們記得,那位名叫洛蕾塔(Loreta Asanavičiūtė)的姑娘穿著白色的裙子,躺在棺材裡,就好像要准備參加聖餐或者婚禮一樣,她是14人中唯一的女性。記者羅斯回憶說:"來了成千上萬人。在那一刻我明白了,立陶宛是無法被征服的。"

在這期間,蘇聯軍官塔爾哈諾夫接到了很多電話。因為蘇聯電視台的新聞節目說,在立陶宛沒有拒絕執行命令的軍官;這是立陶宛人編出來的。塔爾哈諾夫說:"我的親人和朋友立即打電話給我,問我是否還活著,一切還好嗎。然後,我要求在立陶宛議會上發言,我被邀請過去,走到講台前,展示了我的身份證件,展示了我是真實存在的。"

那之後,塔爾哈諾夫又被邀請到總參謀部,要求他對著媒體否認之前所說的話,而他拒絕這樣做。他最終被蘇聯軍方開除,而在1991年12月25日,他曾宣誓效忠的蘇聯也正式宣告終結。

事件後續

在立陶宛,有針對一月事件的兩起訴訟。其中一起訴訟在2019年告終,包括前蘇聯國防部長亞佐夫(Dmitry Yasov)和蘇聯駐維爾紐斯駐軍司令烏肖普奇克(Vladimir Ushoptchik)在內的67人被判犯有戰爭罪和反人類罪,被判處不同刑期的監禁。當然,他們都缺席。

作為證人的戈爾巴喬夫也沒有出庭。實際上,只有退休上校梅爾(Jurij Mel)因為2014年在立陶宛的私人旅行中被捕,並且被判入獄。

當年立陶宛獨立運動的領導人蘭茨貝吉斯在接受德國之聲電話采訪時說,"這個法律訴訟不僅對立陶宛具有象征意義,它是為數不多的成功譴責共產主義本身及其意識形態和實踐的訴訟。這或許能為俄羅斯人提供未來參考。"

前蘇聯軍官塔爾哈諾夫(圖)獲得了立陶宛的一個重要獎項,他和妻子留在了立陶宛 © Natalia Frolowa 前蘇聯軍官塔爾哈諾夫(圖)獲得了立陶宛的一個重要獎項,他和妻子留在了立陶宛

塔爾哈諾夫獲得了立陶宛共和國的一個重要獎項。他和妻子留在了立陶宛,住在維爾紐斯附近的東正教社區,他在該社區擔任主日學校的負責人。

記者羅斯成為了歐洲著名的新聞工作者和言論自由運動人士。作為丹麥《日德蘭郵報》的負責人之一,他2005年決定印刷先知穆罕默德的漫畫。極端主義基地組織在他缺席的情況下判處他死刑。

鮑伊澤特現在已經退休了,住在維爾紐斯。她保留了廣播中心員工在開始和結束工作時的簽名冊,裡面也包含著那個對她而言可怕而難忘的夜晚。她說, "在我的記憶中,我一次又一次回想著那一夜。"

© 2020年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作者: Konstantin Eggert

更多來自提供商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