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聚焦:在日技能實習生苦於新冠 工會呼籲支援

共同網 標誌 共同網 4 天前 共同網
© 共同網

  【共同社2月23日電】由於新冠疫情,結束技能實習卻無法回國、持續滯留在日本的外國人超過了3萬人。也有人找不到新工作,動用了賺到的儲蓄。支援者強調“需要能夠靈活工作的機制”。在今年春季勞資談判(春鬥)全面展開的情況下,有人呼籲“希望工會也切實致力於改善外籍勞動者的待遇”。

  來自中國河北省的李菊花(33歲)為學習農業技術來到了日本。她表示料到了難以馬上回國,但沒想到會這樣。去年8月,她結束了在三重縣鈴鹿市的樹木栽種實習。雖然想返鄉,但機票價格漲到了以前數倍的30萬日元(約合人民幣1.8萬元)至40萬日元,航班停飛也接連不斷。

  她棲身於支援外籍實習生的工會組織“岐阜一般勞動組合”在岐阜縣內運營的避難所。雖然有失業保險,但至今在日本賺取的約500萬日元中,約有30萬日元花在了生活費上。

  在留資格已經延長了兩次,但將於2月底到期。她與在中國的丈夫和孩子天天通過通信APP保持聯繫,但每天都很不安,覺得沒想到會遭遇這種事情。

  日本中央政府就實習生設置了能夠轉行的機制等,但來自中國的該工會組織第2外國人支部長甄凱指出:“對於想盡快回國的實習生而言難以適用。中央政府和企業應該思考不拘泥於技能實習框架,讓外國人能夠工作的機制。”

  面臨困難的各種各樣的實習生前往甄凱處求助,其中有被要求對宿舍失竊負責而遭解僱的越南女性、被公司的日本人毆打等遭受暴力的菲律賓男性等。甄凱方面與雇主展開了勞資談判。

  但企業方不同意談判的情況也很多,通過勞動案件審判等解決糾紛則需要較長時間。為了爭取徹底改善,即使向接受實習生派遣的總承包方大企業和中央政府發出呼籲,事態也沒有進展,這是現實。

  今年春鬥中,日本工會總聯合會(聯合)等團體把糾正非正式勞動者、中小企業勞動者的待遇差距作為了主要要求之一。甄凱說:“日本產品有著許多外國人的參與。希望大企業的工會抱著救助相關職場外籍勞動者的意識展開談判。”(完)

更多來自共同網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