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賣一顆腎賺多少錢?一部國片直擊黑市器官交易現場,道出為了活命什麼都可賣的悲哀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7/10/6 潘渝霈
© 由 Storm Media Group 提供

'

「人都走了,留一副心肝做什麼?」《盜命師》

「你願意死後把器官捐出來嗎?」在華人世界裡「死留全屍」的觀念還是很重,雖然近年觀念有比較普及,據《聯合新聞網》報導,器官捐贈移植登錄中心去年5月統計,全台有近7成的民眾願意器捐,但真正「簽下去」的只有 12.5%。據器官捐贈移植登錄中心統計顯示,今年仍有超過9200人在等待器官移植,但是目前只有200多人實際捐出器官,可見能夠等到的只是幸運的少數,有更多人在漫長的等待中不敵病魔而倒下。其中缺最大的是腎臟,人數突破7000人,第二名的肝臟也有1200多人。

今年入圍韓國釜山影展「亞洲之窗」的國片《盜命師》,透過恐怖懸疑的氣氛,述說了一段等待器官移植的揪心過程。

賽鴿組頭肉仁的妹妹百惠長年為腎病所苦,已經到了需要換腎的地步了,卻遲遲等不到一顆腎,在心焦之際還是只能不斷地祈禱。終於,能夠配對的腎臟出現了,但竟然是料想不到的人選,使肉仁陷入天人交戰…

《盜命師》劇照_肉仁(喜翔飾演).jpg © 由 Storm Media Group 提供 《盜命師》劇照_肉仁(喜翔飾演).jpg
賽鴿組頭肉仁(喜翔飾)為了妹妹的腎臟奔波多年,最後結果卻令人難以抉擇。(圖/榖得電影提供)

把人體變商品,值多少錢?

苦等一顆健康器官的人太多,捐的人太少。想要捐器官即使生前有簽署,最後如果家屬仍堅決反對,捐贈卡也只能作廢。除了傳統觀念根深蒂固,面對親人過世的不捨,要在逝去的親人身上挖出器官,就像刨掉自己的肉一樣痛,更何況在那個悲慟的當下要做出這樣的決定,或許本來就不容易。但是,西班牙卻採取不同的做法,在器官捐贈上使用「預設默許」制,也就是生前沒有特別去登記「拒絕捐贈」,死後就一律把器官捐出來,再加上教育觀念的普及健全的移植系統,使捐贈率領先全球。

但在世界上大多數的地區,器官捐贈仍是十分稀有,有不少人在等不到器官的情況下,為了保住一命循非法途徑,到中國或是泰國等地來一趟「器官移植之旅」,或是從黑市買來路不明的器官。人體器官到底能賣多少錢呢?美國記者史考特‧卡尼在著作《人體交易》中提到在印度的觀察:

我的體重接近兩百磅…身高六呎二,所以有很長的股骨和脛骨,以及牢固的結締組織。我的兩顆腎臟功能正常,心臟也以每分鐘八十七下的速度穩定跳動著。從上述因素算來,我大約價值二十五萬美元。

電影《盜命師》中對黑市器官交易「掏心掏肺」的過程也有深刻描繪,鋼管女郎金芭比(陳庭妮飾)積欠大量賭債的男友小生仔意外車禍身亡,現場的禮儀師竟然當場與她談起器官交易,金芭比為還債只好要把死去男友的器官賣掉,一顆腎賣30萬,心臟賣70萬,賣掉的錢不僅還完債還有賺。

《盜命師》劇照_金芭比(陳庭妮飾演).jpg © 由 Storm Media Group 提供 《盜命師》劇照_金芭比(陳庭妮飾演).jpg
「因為我打扮成這樣,你就覺得我什麼都可以賣啊!」但最後還是為了還債而妥協。(圖/榖得電影提供)

為小生仔動刀的是一個被醫學院退學的高材生麻六甲(王陽明飾),他在金芭比面前把男友的身體切開,接著把心臟、腎臟一個個血淋淋地取出來,麻六甲一邊手術一邊觀察這個女子,竟然冷靜地看著自己的男友被開腸剖肚,眼睛都不眨一下…也許金芭比為了清償債務,面對這些已經不算什麼了吧!

走非法途徑換器官,成了唯一活路

除了死後器捐,活體捐贈也不是不行,但現行法律規定,肝、腎臟的活體捐贈要五等親以內,而且親屬中也不見得有人能配對成功,屍體捐贈又難等,使得到海外買腎成了唯一活路。網路上常有網友戲稱要賣腎來買iPhone,但這事卻是真實發生的,在《人體交易》中寫道,印度有個「腎臟村」,為了生活,村民通通都賣了一顆腎,衣服掀起來,每個人後腰際都有一道手術傷疤,駭人聽聞,又令人感到無比哀傷。

賽鴿組頭肉仁大仔得知可以提供妹妹腎臟的人是自己一直視如己出的教會女孩貓仔,並透過關係找上麻六甲,但他不願做活體移植,意思就是要救妹妹百惠,貓仔只有死路一條…

「百惠要的是腎臟,我要的是麻六甲」

《盜命師》劇照_陽開明(廖峻飾演).jpg © 由 Storm Media Group 提供 《盜命師》劇照_陽開明(廖峻飾演).jpg
老刑事陽開明(廖峻),究竟能不能在退休前逮到麻六甲呢?(圖/榖得電影提供)

與麻六甲纏鬥十幾年的老刑警陽開明,想要在退休前將他逮捕歸案,於是他軟硬兼施、威逼利誘賽鴿組頭肉仁交出能夠配對腎臟的女孩貓仔,一場以人命設局誘捕麻六甲的行動就此展開。而麻六甲也決定在這次的交易後金盆洗手,器官販子與老刑事的最終決戰,將劇情帶向高潮,結局也令人意想不到。

導演李啓源在試片會時透露:這部電影將呈現「人際關係的崩解與重生」。把器官移植到另一個人身上,是人體的「零件」更換,還是2個生命體的重新組合呢?

本文部分內容經授權取自麥田出版《人體交易:探尋全球器官掮客、骨頭小偷、血液農夫和兒童販子的蹤跡》

責任編輯/潘渝霈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