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從西方到後西方》貧富不均導致歐美民粹崛起 耶魯教授:美國是全球秩序重構主要障礙

風傳媒 標誌 風傳媒 2018/6/2 林上祚
© Storm Media Group

前行政院長江宜樺創辦的長風基金會,今(2)日邀請多位國際政治學者,探討西方自由主義民主體制,在全球化導致貧富差距日趨懸殊的今天,如何面對民粹力量的挑戰,以及亞洲崛起下的世界秩序重構,相較於北京清華大學哲學系教授貝淡寧(Daniel Bell)主張,中國共產黨集體領導的賢能政治(Political Meritocracy),不同於「一人一票」的西方民主模式,提供了一個另類的有效治理模式,但耶魯大學哲學與國際事務系教授湯瑪斯.伯格(Thomas Pogge)強調,歐美國家民粹的崛起,背後原因是貧富不均,唯有重新建構一個「價值為導向」的全球秩序,才能解決各國貧富差距擴大的問題,不過,伯格也坦言,美國是全球秩序重構的主要障礙。

長風基金會今明兩天,在台北舉辦「『從西方中心到後西方世界』─21世紀新興全球秩序之探索國際研討會」,西方民主的討論重點,圍繞在自由主義民主(liberal democracy)體制,目前所面臨的民粹挑戰,包括英國脫歐、美國總統川普當選,以及義大利國會選舉極右與極左派聯手取得國會多數等現象。後西方世界民主,則是集中在中國模式與其他亞洲國家發展,是否與歐美自由主義民主漸行漸遠等問題。

20180602-長風文教基金會董事長江宜樺2日出席「從西方中心到後西方世界:21世紀新興全球秩序之探索」國際學術研討會。(顏麟宇攝) © Storm Media Group 20180602-長風文教基金會董事長江宜樺2日出席「從西方中心到後西方世界:21世紀新興全球秩序之探索」國際學術研討會。(顏麟宇攝)
長風文教基金會董事長江宜樺(中)2日出席「從西方中心到後西方世界:21世紀新興全球秩序之探索」國際學術研討會。(顏麟宇攝)

以提倡全球正義著稱的湯瑪斯・伯格(Thomas Pogge)認為,以西方價值中心所建構的世界秩序已不能滿足其他國家,西方已失去國際社會的主導力量,必須和其他國家分享世界舞台,他倡導以「價值導向」的世界秩序,取代目前以「權力導向」的全球秩序。

代議民主無法照顧無投票權族群 像是外國人、兒童

伯格認為,西方代議民主制度,是透過代議士的遴選,保護特定族群的利益,然而,代議民主制度無法照顧到「沒有投票權」的族群利益,例如兒童或是外國人,正因為如此,全球秩序的重構必須以「價值」為導向,所有的政策都應該以彰顯言論自由、勞工自由移動等公義價值吻合,國際規則的制定,不該為特定國家利益量身訂做。

20180602-耶魯大學哲學與國際事務系教授湯瑪斯‧伯格(Thomas Pogge)2日出席「從西方中心到後西方世界:21世紀新興全球秩序之探索」國際學術研討會。(顏麟宇攝) © Storm Media Group 20180602-耶魯大學哲學與國際事務系教授湯瑪斯‧伯格(Thomas Pogge)2日出席「從西方中心到後西方世界:21世紀新興全球秩序之探索」國際學術研討會。(顏麟宇攝)
伯格認為,西方代議民主制度,無法照顧到「沒有投票權」的族群利益,例如兒童或是外國人。(顏麟宇攝)

目前全球秩序是二戰後美國等國家所共同建立,它是一個以「權力為導向」的治理結構,但在全球貧富差距日益惡化的今天,伯格認為,美國已經成為全球秩序重建的阻礙,他解釋,民族國家的全球影響力,主要有三個來源,分別是政治、經濟與(文化)軟實力,在1945年以前,全球秩序主要是靠軍事為首的力量維持,美國在二戰後作為全球最大軍事大國,在全球事務上取得相對利益,舉例來說,美國出兵伊拉克當初係以「大規模毀滅性武器」為藉口,但同樣發生大規模種族屠殺的非洲盧安達,美國卻主張聯合國維和部隊進駐。未來,全球秩序若重新建構為「價值導向」的體系,把軍事力量排除,美國的利益就會受到損害。

改革必須「世界一體」 無人可從毀滅性戰爭置身事外

伯格表示,任何形式的經濟不平等,對於推動以「價值為基礎」的全球秩序,都會是很大障礙,而特權在權力架構轉換過程,也會竭盡所能地保護自己利益不受影響,為了降低既得利益者的阻礙,世界各國推動改革過程,除了必須以「世界一體」,沒有人可以從毀滅性戰爭置身事外角度,說服既得利益者,也必須動員一般民眾,讓他們了解風險在哪裡,讓他們學習從長遠角度看待政治議題,不是只看眼前的1、2年。

出版《中國模式:賢能政治與民主的模式》的加拿大籍學者貝淡寧(Daniel Bell),今天則是主張中國共產黨的集體領導,長期以來培育出具備規劃長遠政策的接班人的賢能政治(Political Meritocracy),相對於西方民主透過「一人一票」的代議選舉制度,提供了另外一種發展模式。

貝淡寧:共產黨賢能政治有助培養政治人物長遠視野

貝淡寧表示,「一人一票」的選舉制度,主要的缺陷在於制度本身,無法確保選舉人是否為適格的,其次西方選舉制度僅有「公民」具備投票資格,但不具備公民資格的兒少與外國人,利益無法獲得保障。中國共產黨的賢能政治除了有系統地培養政治接班人,有助於培養政治人物長遠的視野。

20180602-北京清華大學政治與公共行政學系主任貝淡寧(Daniel Bell)2日出席「從西方中心到後西方世界:21世紀新興全球秩序之探索」國際學術研討會。(顏麟宇攝) © Storm Media Group 20180602-北京清華大學政治與公共行政學系主任貝淡寧(Daniel Bell)2日出席「從西方中心到後西方世界:21世紀新興全球秩序之探索」國際學術研討會。(顏麟宇攝)
貝淡寧表示,中國共產黨的賢能政治除了有系統地培養政治接班人,有助於培養政治人物長遠的視野。(顏麟宇攝)

貝淡寧強調,中國共產黨的「賢能政治」,並非毫無瑕疵,最明顯的二項缺失,分別是貪腐與環境污染,然而,相較於西方民主政治,「缺乏學習能力」並不是中國官僚體系的弱點所在,相反地,中國當局過去不斷透過歐美國家的發展經驗學習避免重蹈覆轍。

中國儒教以家庭為核心 與西方價值一致

當然,中國和歐美民主國家一樣,同樣面臨科技進步的挑戰,過去,實踐馬克思主義,目的是讓勞工可以擺脫資本的控制,享受勞動的果實,現在,人工智慧與機器學習,讓機器取代人類從事危險工作,勞工工時縮短後,如何安排休閒將成為重大挑戰,中國所提倡的儒教共產主義,強調以家庭為核心的人倫關係,某種程度上也與西方自由主義價值一致。

貝淡寧表示,「天下」最早是中國所提出的概念,但推動世界大同想法,不代表政治領導人不必考慮到國家利益,但單一國家不能因為追求國家利益,不管其他國家死活,中國治理哲學長期以來強調和平、和而不同,過去西方民主霸權的推動,讓很多國家發展過程被邊緣化,中國的崛起給我們的教訓,是國家發展不必然選擇西方民主模式。

更多來自風傳媒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