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使用的是較舊的瀏覽器版本。若要獲得最佳 MSN 體驗,請使用支援的版本

文在寅砸近4兆元推行「南韓新政」,能挽救企業出走、年輕人失業?

遠見雜誌 標誌 遠見雜誌 2020/7/17 陳慶德
© 由 遠見雜誌 提供

疫情衝擊下,年輕人失業飆升,加上南韓企業紛紛出走,文在寅總統推出「南韓新政」,大手筆投入3.9兆台幣,真的能解決國內就業和企業轉型困境?

南韓企業竟開始不愛國?!6月初,南韓媒體大報《朝鮮日報》報導,我們台灣人一直視之「愛國」「團結心」強的南韓企業,近年來卻有漸漸離開韓國,放眼海外經營的趨勢。

舉例來說,大家所熟知的韓國四大財團之一、樂天LG,其底下的電子部門,就曾計畫於2020年年底,把原先在當地龜尾的六條電視生產線,移出兩條到印尼工廠發展;甚至,大宇商用車的大宇客車,近日也有計畫把在當地的蔚山工廠,也南進遷移到越南工廠的打算。

而看著這幾間著名的韓國企業紛紛「出逃」,讓人們感受到南韓企業主經營的辛苦之外,也看到不穩定的南韓經濟發展,以及就業方向。

賴永祥攝 © 由 遠見雜誌 提供 賴永祥攝 賴永祥攝

為何許多南韓企業選擇紛紛出走呢?究其主因,就是如同韓媒所指出來的「人力CP值」因素。

根據企業主的回饋指出,現今執政的文在寅政府,強推無理的每週52小時工作制,和急劇上調最低工資等反商政策,導致國內經營環境不斷惡化,讓許多韓商不得不離開南韓當地,轉往人力較為便宜的地區設置工廠發展,其中包含早先的中國大陸,現在則是印尼或越南等地。

而這樣的現象,當然也值得我們台灣政府或民間關切,特別是台灣在半導體產業、科技領域的部分,都與南韓有所相疊,且互相競爭。唯有改變國內就業環境、提升員工薪資,甚至訂出一個長遠的計畫,才能把台灣企業的人才或資金留在國內,茁壯發展。

然而,話說回來,因為這一波的韓商逃離潮,加上新冠病毒(COVID-19,俗稱武漢肺炎)的「後疫情時代」,連帶造成南韓國內失業率飆升。尤其是2020年第二季,南韓年輕人(15~39歲)族群的失業率高達10.3%以上,遠高於全體平均失業率的4.5%以上。

南韓年輕族群失業率

此一險峻現況,也驚動了文在寅政府,更讓文在寅政府於近日(7月14日)發表聲明說,現今政府正在準備推出許多「南韓新政」(K-New Deal),其中包含針對中小企業、失業者,與國內整體經濟市場的紓困方案資金,且短期試圖創造近50萬個工作機會。

這項新政長期的規劃是,在2025年前讓南韓經濟轉型,主要集中在所謂的高科技的醫療、數位與綠色部門(包含綠色環保、綠色智能、綠色產業園區等)發展,預計創造出190萬個工作機會。

為了推行新政,文在寅政府將豪擲人民稅金高達近160兆韓圜(折合新台幣約3.9兆),不可不謂之大手筆。南韓國民儘管質疑其成效,但目前也靜待新政發展效果。

但最引人注意的是,最貼近南韓國民日常「最低時薪」的調漲,恐怕沒讓人民太過滿意了。

台灣媒體或政府向來愛和南韓比較「基本時薪」,不可諱言的是,若不先考慮當地物價,七、八年前南韓狂飆的最低時薪,讓人好不羨慕。

2014年,南韓最低薪資調漲近7.2%、來到5210韓圜,隔年2015年也調漲近7.1%,來到5580韓圜。之後最大的調漲幅度,就是2018年調漲16.4%,一舉將最低時薪突破到7000韓圜大關,來到7530韓圜。2019年也維持10.9%的成長幅度,來到8350韓圜高點。

文在寅大選前曾開出支票,在執政期間與日本相抗衡,2020年要調升國內最低時薪突破1萬韓圜(折合新台幣約263元),但這項政見恐將跳票。

相較過往風光動輒7、8%,抑或雙位數的漲幅,2021年的成長幅度僅剩下1.5%,從2020年最低時薪8590韓圜(折合新台幣約226元)調升至8720韓圜(折合新台幣約229元)。

從最低時薪的成長幅度呈現溜滑梯地大幅萎縮,也讓人擔憂南韓經濟長期發展與政策的穩定性。

看來內外夾擊的韓國企業出走潮,與現今造成國民不甚滿意的最低時薪調漲,不僅成為文在寅「新政」的考慮因素,也將成為對其考驗。

更多來自遠見雜誌的文章

image beaconimage beaconimage beacon